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4章 约战钟秀
    第4章约战钟秀

    阴风谷冰洞。

    燕飞运气之后感觉身轻如燕而双臂力量浑厚,他一提气,猛然向洞外轰出一拳。

    “轰隆隆……”一声巨响,一座小山似的冰丘一下子化为乌有。

    突破了,气武境四重。尽管这种突然对于前世的他为说,简直可以忽略掉,但现在燕飞仍然非常兴奋,因为今世的他,十岁进冰山剑宗时是气武境三重,整整六年过去了,现在终于突破到气武境四重了,而且他知道,他的筋脉现在醒了,那可是强大的天龙赤血啊,没有人比他会更清楚这种精血会强大到什么程度。心中一阵狂喜之后,他马上冷静下了,千年的时光,早已经将他磨练地宠辱不惊了。

    燕飞又一次来到水坑边,一吸气,蓝色的水缓缓地流到嘴里,清爽无比,全身的血液在沸腾。感觉自己喝饱了,燕飞停了下来,气沉丹田,然后运气到各个穴窍。

    这时,忽然有一股诡异的气体从洞里飘了出来。是灵气,天地灵气!没想到这里不光有白龙阴血,还会有天地灵气,要知道整个水龙州的真气都很稀薄,灵气就更少了。燕飞顺着灵气,小心冀冀地住洞里走去。气武境四重修为,使他的眼力也比以前增强了很多,洞里已经能看清楚了。里面越来越大,不时出现一些人和野兽的白骨,阴森恐怖。“还是当年大战的痕迹呀!”燕飞提着青云剑,运气丹田,缓缓向前。

    是灵石!上品灵石!

    上品灵石,不要说在水龙州了,就是在整个五行大陆也极其罕见。只有上品灵石才能自行释放出天地灵气,而灵气如果释放完,灵石也就变成一块普通顽石了。灵石自动释放灵气,说明这块灵石离开天然灵脉深处已经几百年了。

    “必须赶快吸收。”燕飞将灵石放在掌心,双掌相对,缓缓用力。灵石中蕴藏的灵气,如开闸的水一般,顺着掌心直冲全身各处血脉,沉寂的天龙赤血一下子兴奋起来。但被灵气牢牢地压住,化作无穷的力量,充斥到身体的各个部位。这种感觉让燕飞浑身清爽无比,也兴奋无比。

    一个时辰后,燕飞感觉掌心再也没有灵气的传送,松开手,发现灵石已经化成一块核桃大小的黑色顽石了。

    燕飞提气丹田,然后运气到全身,天龙赤血化作无穷的力量,随着自己的意念而动,感觉随时都可以发挥出去毁灭眼前的一切。

    燕飞将真气运转一个周天,然后灌于双掌,猛然向外击出。

    “嘭……”一声巨响,只见无数的冰球汇成一条冰龙,顷刻之间又化为粉尘。

    一千斤的力量,洞里的一切看得那样清楚,气武境五重,又突破了!

    眼力的增强和力量的增大使他明白自己又突破了。在气武境阶段的突破,对于现在的燕飞来说,只是修炼的基础,他的目标是通窍境、通灵境、地仙境,然后到天仙境,然后更高,傲世天龙,武修之路永无止境。

    燕飞收起剑,一纵身,飞出了山洞。他抬头望了望高处,这里是一个四周封闭的山谷,他就是从上面跌落下来的。燕飞一纵身,跳了出去,闪电般的速度依然没有停下来,直接出了冰洞进入阴风谷。冰洞的吸力对他来说已经不存在了,因为他现在不仅仅是气武境五重的修为,更重要的是觉醒了天龙赤血,强大无比的天龙赤血可以为他所用了。

    “千里冰封。”燕飞大喝一声,青云剑旋转刺出,周围的冰刀、冰剑、冰球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阴风谷中只有剑影和那层层的杀气。

    燕飞在谷中反复地使出冰山剑法,惊奇地发现自己的力量源源不断,还且还是越来越强,出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杀气也越来越重。

    “这里的确是历练的好地方!”燕飞一直练了两个时辰,直到感觉自己的剑不能再快一点了,杀气也不能再重一点了,才停下来。而这两个时辰的历练,却已经让他从气武境五重初级上升到了气武境五重大成境界。

    燕飞收起剑,静静地站在谷中,任冰刀、冰剑、冰球砸在自己身上,本身的钢筋铁骨再加上修为的提升,这些冰刀、冰剑、冰球对他已经没有丝毫的伤害了。

    这时,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许多记忆,他想起了父亲燕震阳交给他青云剑时说的话,振兴燕家,杀回故居。几位叔父看到他领悟剑法之快时的欣喜,他去冰山剑宗时堂弟堂妹的羡慕与期盼。记得当时六岁的堂妹燕月儿拉着他的衣服,满眼是泪地说:“飞哥哥,你一定要练好功夫,父亲说只有你将来能保护我们一家人。”他当时在心中就发誓,一定要做强者,要做水龙州的第一武者,要做五行大陆的第一武者。正是因为这个信念,让他在无数次被别人羞辱,无数次被称作“第一废才”、“燕废”,他都没有放弃。忍辱负重,只为了变强。然而因为牛金要抢母亲的遗物,打不过牛金,却用性命做赌注,硬接了三拳,要不是龙啸天的魂魄入体,现在早已经死了。“牛金,我绝不饶你!”

    “矣,这个人怎么一动不动呀?”

    燕飞猛地惊醒过来,不禁打了个冷颤。来人离自己这么近了,自己竟然没有感觉到,这对一个武者来说,简直是致命的。“以后绝对不允许出现这种情况。”燕飞警告自己。不过他的身体仍然没有动,但天龙赤血已经在体内沸腾了。

    阴风谷中进来了四个人,都是冰山剑宗的外门弟子。说话的是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个子不高,显得有些瘦弱,更像一位文士。

    “钟师弟,那不是我们外门的第一废才燕飞吗?哈……”

    最先进来的那个像文士的外门弟子叫钟秀,气武境六重修为。不要看他人和名字都很清秀,可他的剑却一点也不温柔,狠辣无比,人称夺命书生。而说话的叫邓展,十七岁,已经达到气武境八重修为,与叶浩然排名外门前十,是公认的能通过半年后的宗门测试进入内门的实力派弟子。

    燕飞冷冷地看了二人一眼,两人突然心中一寒,就像被冰刀刺了一下,一股无名怒火在二人心中油然而生,在外门中谁敢对他们这样?这不是找死吗?一个夺命书生钟秀就已经让人退避三舍了,何况还有邓展在一起。两股杀气同时逼向燕飞,虽然阴风谷中不准杀人,但以钟秀的性恪,恐怕一出手就要废掉燕飞的修为。用这种眼光看自己,废掉你已经是很轻了。

    燕飞身上的天龙赤血感受到了对方的杀气,一下子战意盎然,浑身充满了力量,满身杀气倾泻而出,迎向了钟秀、邓展二人,谷中立刻被杀气充盈,满是死亡的味道。

    另外两人肖玲儿和杨鸣脸色大变,努力用气平复了心情,急忙上前解劝。“邓师兄,钟师弟,宗门不允许在谷中比拼,我们还是快去历练吧。”

    “是啊,”肖玲儿也赶紧说,“邓师兄不是说要超越叶浩然师兄一百里往返一柱香时间的成绩吗?”

    邓展看了看肖玲儿和杨鸣,又看了看燕飞,“小子,你运气好,这次看在两位师弟师妹的份上,放你一马。希望下次不要让我生气,否则,你死定了。”说完,一纵身,便消失在阴风谷深处。

    “你的运气也不错!”燕飞也是傲气十足地说。

    “外门第一废才,哦,应该是冰山剑宗第一废才。”钟秀阴阳怪气地说,“这么多年,修为没有突破,脾气倒是见长了。”

    “是不是废才不是嘴说了算。”燕飞望着钟秀,平静地说。

    “那是什么说了算?”钟秀一惊,心道,“今天这废才被阴风谷的冰伤了脑袋吧,怎么一直找死呀?”

    “剑!”燕飞剑字一出口,一股杀气又从身上射出,这次三人都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半年后外门大比,我在生死台等你!”说完,燕飞根本不理会三人,飘然出了阴风谷,因为他还不想在这里杀人而违反冰山剑宗的门规。

    “我一定到,让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废才,明白狂妄的代价是什么!”钟秀咬牙切齿地说完,纵身向谷中飞去。

    “看来又有一个弟子要死在钟秀的剑下了,真是一个夺命书生呀!”肖玲儿茫然地说,俊俏的脸上满是落寞的表情。可能是女孩子的原因吧,尽管也崇尚武力,但对杀人却比较反感,尤其是夺命书生的杀人方式,或断人筋脉,或断人手足,尽是折磨致死,太血腥,也太残酷,仿佛已经看到了半年后的恐怖场面。

    “师姐,我看未必吧。”杨鸣淡淡地说,“这个燕飞真是废才吗?我倒觉得他不简单。”

    “他不就一直是气武境三重修为吗?这么多年了都没有突破。”肖玲儿和杨鸣与燕飞年龄相仿,但却都已经是气武境六重修为了。“而且听说在昨天,还被牛金打成了重伤。”

    “可刚才他释放杀气时明明已经是气武境五重的修为了,尽管一闪即逝,但绝不会有错。而且,一点儿也不比钟秀弱。”杨鸣说,“就这一点,牛金根本做不到,你看他像有伤的样子吗?”

    “对呀,”肖玲儿也似乎想起了刚才的一幕。

    杨鸣接着说:“燕飞进入外门七年,可曾与别人比拼过?钟秀三年来在比拼中一共杀了四位同门,废了七位同门,都是修为比自己高的,人人皆知,难道燕飞能不知道?知道了还要去送死?”杨鸣顿了顿继续,“我有一种感觉,半年后,外门将没有夺命书生了,同时将会是燕飞的一飞冲天之时。”

    “是吗?”肖玲儿有些不解地问。

    “难道不是吗?”杨鸣反问道,“不管是他能隐忍多年还是能隐匿修为,那都是不简单呀。还有,他的眼神,那是一种无比自信和高傲的眼神,这种眼神我只从父亲那里看到过。”

    “哦。”肖玲儿轻舒了一口气。她惊叹于杨鸣的分析与见解,这个平时不多说话,感觉有点冷的师弟,竟有如此细心的观察和独到的见解。而且这种见解她感觉自己明明不信,却又无法反驳。盛名之下岂有虚士?也许燕飞真的不简单,可气武境五重又怎样?能是钟秀的对手吗?她自己都没有信心接下钟秀的三剑,燕飞行吗?今天邓展和钟秀没有杀燕飞,不是因为怕自己和杨鸣,而是因为他们俩人的父亲是内门长老,而且在执法堂。半年时间,燕飞就能杀了钟秀,肖玲儿觉得怎么都不可能。

    “你怎么啦?”肖玲儿发现杨鸣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任冰刀、冰剑、冰球击打自己。“小心受伤。”这四个字说得很轻,说完肖玲儿脸上微红忽然有一丝尴尬的感觉,那是少女羞涩的表情,一闪即逝,杨鸣没有觉察到。

    “我在体验燕飞刚才的情形。”杨鸣依旧非常认真地说,“很疼,虽然没有出血,但我不能坚持下去,燕飞比我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