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3章 燕家五虎
    第3章燕家五虎

    “跶……”

    一条官道上,一个大约三十人左右的商队,在缓缓地行走。最前面一人骑着一匹黑色的高头大马,长得虎背熊腰,一身黑色劲装,外披一件黑色雪袍,背上背着一把长剑。

    他就是燕震天,这是寒天城外七城燕家的商队,他们去黄龙古镇做了一些交易,满载着货物和金银向寒天城赶。

    “停——”

    燕震天忽然喊了一声,商队马上停了下来。

    “噌……”所有人立即抽出了兵刃,都是一柄柄的长剑。立刻,一股凛厉的杀气冲天而起。

    “二哥,出什么事了,有盗贼吗?”两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武者催马来到燕震天马前。这两人是燕震天的两个弟弟,燕震南和燕震远。

    “附近有一股杀气。”燕震天没有回头,双眼如鹰一般扫视道路的两边。

    这一段是危险路段,路南是一片荒山,常有妖兽出没。不过这到不用太担心,这里的妖兽大多都是一级或二级凶兽,由于离星辰剑派很近,山中高级一点的妖兽早已经被星辰剑派弟子猎杀干净了,七级以上凶兽的兽核在任何一个宗派都可以置换很多功劳点,就是拿到附近镇上去交易,也很值钱,更不要说玄兽了。而一二级的凶兽则没有多大价值。路的北边是一片松林,在呼啸的冷风中瑟瑟作响,显得阴森可怕。

    “二哥,你也太紧张了吧。”燕震南笑了笑说,“这里离星辰剑派这么近,又有大赵帝国的巡逻队经常巡逻,什么人吃了熊心豹胆,敢在这里当劫匪呀。”

    燕震天一想也对,于是笑了笑,正要命令继续赶路,忽然又感觉到一股杀气袭来,而且比刚才更清晰也更凛冽。

    “准备战斗,有劫匪。”燕震天大喊一声,立刻抽出背上的长剑。

    这一次燕震南和燕震远也感觉到了,迅速拔剑在手。其余的人也已经齐齐地抽出了长剑,这种情况对他们来说再平常不过了,在这样的时代,商队过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

    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传来,远处的官道上出现了一个马队,片刻之后,便来到了燕家商队面前。众人一看,都松了一口气。只见他们打着一面“赵”字旗,而且都穿着整齐的盔甲,显然是大赵帝国的巡逻队。

    燕震天示意商队停在路边,给大赵帝国巡逻队让开大道。

    巡逻队停在商队面前,为首的军官骑的是一匹白色龙血宝马,手里拿着一杆亮银枪,穿一身银白色盔甲,双目如电,扫视在场的每一个人。看向谁的时候,谁就会感觉一股强大的压力笼罩全身。连燕震天都感觉自己的双手好像被捆住一般,根本无法动弹,更不要说举剑了。燕震天看出,此人的修为应该在通窍境三重或者四重。

    “赵亮,大赵帝国的镇北将军。”燕震天忽然想起来了,他就是寒天城的城主,看来这不是普通的巡逻队呀。燕震天这才发现,这一队人马共有十九人,每一匹马都是上好的龙血宝马,每个人修为都在通窍境以上,这哪能是巡逻队呀,这是将军府的铁卫,威震整个寒天城的铁血十八鹰。怪不得有这么大的杀气,不要说赵亮了,就这十八人当中的任何一位,在寒天城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赵将军,小的是寒天城燕家商队,刚从黄龙古镇回来。”

    赵亮扫视完所有人后,看了看燕震天,又环视了一下商队,向铁血十八鹰一招手,“走!”

    “跶……”十九骑飞驰而去,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众人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燕震天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脊背被汗水打湿,冷风一吹,不自觉地哆嗦了几下。而其它人更是觉得浑身发软,几乎要瘫倒在地了。

    五行大陆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燕震天的修为现在是气武境九重巅峰,而燕震南与燕震远分别是气武境八重与七重修为,其余众人都是气武境六重修为,与赵亮通窍境三重相比,简直是天上与地下的差别,赵亮弹指间就能将他们三十多人灭杀。

    众人刚松一中气,突然几声狰狞的冷笑声传来。

    “哼……”紧接着,从南边松林中飞出三道人影。说是人影,其实和鬼影差不多,一身黑衣,脸色苍白无血,双眼通红,浑身散发的是一股邪气,阴森无比,要是在晚上,这分明就是鬼。

    “跶、跶、跶……”燕家三兄弟的马显然受不了这种恐怖气息,退后数步。燕震天立即明白过来,刚才他感觉到的杀气,正是这三个人身上的。因为赵亮等人身上的杀气,更多的是一种威慑力,而这三个人身上的杀气,则充满了邪气,与他最初感觉到的那种气息相同。

    燕震天跳下马一挥手,所有的人都下马持剑在手。尽管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对手的强大,但作为一名武者,明知冲上去是送死,也要亮剑出鞘,可以被对手打败、杀死,但不能被对手吓倒。这里的每个人常年在外护送货物,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死,对他们来说并不可怕。

    “嘿……”为首的黑衣人怪笑一声,“就你们几个土鸡瓦狗之辈,还想跟我司徒尚过招,配吗?”

    “哈、哈、哈、哈、”其余两个黑衣人也都狂笑起来。

    “乖乖地留下货物快滚,否则,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司徒尚不屑地说。显然,他们也不想打斗。当然,司徒尚绝不是担心燕震天一伙,在他看来,燕震天一伙虽有三十多人,但没有一个是通窍境的,人再多,也只有给他们三人杀的份。他所顾忌的是刚刚离开的镇北将军赵亮。要不是燕震天一伙扰乱了赵亮和铁血十八鹰的视线,恐怕他们的藏身之处就会被发现。按理说燕震天一伙应该是救了他们,但司徒尚等三人却不会有恩报恩,只会唯利是图。在以武为尊的五行大陆,实力决定一切。

    燕震天行走江湖多年,迅速对三人做出了判断,司徒尚通窍境一重初期,而另外两人则是刚刚踏入到气武境九重境。三人最多相当于铁血十八鹰中的任意一位,燕震天微微放下了心。

    “一会儿动手,我对付司徒尚,你们一人带六个护卫,用七星剑阵困住其余两人,剩下二十人做好警戒,随时准备援手。”燕震天不动声色地向两个弟弟布置完,然后大声喝道,“司徒尚,少说废话,想要我们的东西,那就留下你的狗命。”话音未落,长剑划出一道弧线,闪电般直刺司徒尚前胸。这是燕家家传武技七星剑法的第一式一点飞星。

    司徒尚手里突然出现一柄长刀,运气刀身,一招裂石斩,大喝一声“断!”照着剑光劈去。在司徒尚想来,刀剑一碰,剑肯定是非断即飞,气武境九重和通窍境一重相比,表面看是只差一个境界,实际上却有天地之差呀。

    然而,却没有发出刀剑相撞的声音,剑光竟突然消失不见,司徒尚一愣,猛然感觉后背一股冷风袭来。他急忙向旁边一纵,长剑贴着腋窝划过,刺破了司徒尚的衣服,这是第二式飞星传恨。

    这两招转瞬之间完成,与此同时,燕震南和燕震远已经将另外两人困在剑阵中,虽然不能将其斩杀,但两个黑衣人要想出来却不那么容易,因为旁边还有二十个护卫在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支援各个点。

    司徒尚出了一身冷汗,两眼是不可思异的表情,他这才明白,对手是一个剑术高手,能够越级挑战,甚至能够越级斩杀。快和诡异是七星剑法的精髓,燕震天要的就是对手措手不及,一招抢先是招招抢先,同时他也明白,如果让司徒尚攻出来,这种修为上的差距,恐怕三招之内自己就得毙命,所以,一定要快。司徒尚刚想出刀攻击,燕震天的剑又到了,而且司徒尚发现是两把长剑分刺左右两肩,根本分不清哪一剑是实,哪一剑是虚。司徒尚只好横刀向外,打算不管虚实,全部封出。

    “噗……”只听见兵器入肉的声音,司徒尚猛然发现,刺向左右两肩的剑都是虚影,而真正的剑却是刺向腹部,这是七星剑法的第三式流星赶月。

    “噗……”司徒尚还没来的及叫出声来,燕震天又一剑刺入他的心脏,流星赶月真是一剑快过一剑,一剑狠过一剑呀。这是一式三剑!

    “你……敢……杀……我……”

    司徒尚嘴角挤出这四个字后,所有的表情都静止了,数不清的不信与不甘的表情凝固在更加苍白的面庞上。

    司徒尚一死,其余的二十名护卫呼啦一声加入战团,两名黑衣人立即险象环生。

    燕震天已经没有力气看了,瘫倒在地上。刚与司徒尚的大战,乘对方轻敌之机连续施展杀招,拼尽了全力,用最快的速度让对方毫无还手之力。但自己也因为力竭而内脏受损,若是最后一招没有杀死对手,后果不敢想象,因为二十名护卫根本不是司徒尚的对手。越级斩杀,其实是危险万分,想一想还是让他后怕。

    “啊……”“啊……”两声惨叫,预示着战斗结束了,众人都兴奋不已,燕震天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看来修为不高,纵然有天级上品武技,战力还是有限呀。”燕震天在思索。

    寒天城燕家。

    家主燕震阳正在在演武台上给燕家弟子演示祖传武技七星剑法。

    “一点飞星。”燕震阳大喝一声,手中赤阳剑如一条火蛇直窜十丈开外,突然身后剑光一闪,“飞星传恨。”随着一声喊,剑气将地面斩出一条一尺深两丈长的沟壑。“流星赶月”、“繁星满天”、“星光灿烂”,后面的三式,在场的人基本都看不清楚出剑的方向与角度,只看到眼前是剑网一片,感觉到一阵阵恐怖的杀气袭来。

    “大哥的剑法又精进了许多,是我们燕家之大幸呀。”燕震天大笑着说。他在燕家是身材最高大,武力也仅次于家主燕震阳。

    “二弟,你现在练到了第几式呀?”

    “前三式,第四式繁星满天能看清运剑轨迹,就是速度达不到。第五式我一点也看不清楚呀,哈哈。”燕震天笑了笑说,“七星剑法确实厉害,一些霄小之辈在我剑下连一式都接不了呀。”

    “不可自满,二弟,当知天外有天呀。”燕震阳严肃地说,“我们的修为还是太低了。”

    “大哥,也不能涨他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上次那个通窍境一重的大盗,不是也被二哥三招给杀了吗?”老三燕震南不满地说,“修为高我们就怕他了吗?我们燕家五虎怕过谁呀!”同时望了望燕震远和燕震山。

    燕震远和燕震山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因为他们俩的修为没法和二哥三哥比,更不要说大哥了。其余的子侄辈都是一脸的兴奋与渴望,想着何时自己也能像家主一样将七星剑法练到这种威力。

    燕震阳如今是气武境九重巅峰修为,对剑法的悟性非常高,能够越级挑战。通窍境一重的武者,一般都不是他的对手,与通窍境二重的武者可以一战,和通窍境三重的武者相遇时,也能全身而退。按说这种武力当属逆天,相当妖孽了,但燕震阳却很苦恼,因为他不能突破到通窍境,永远不能!不是他修炼不刻苦,也不是他资质不够高,而是他们燕家独特的血脉——天龙赤血!

    凡是和燕家有血缘关系的人,都遗传有一种特殊的血脉——天龙赤血。这种血脉非常强大,强大到一旦激发起来,任何人都不能控制。而要进入通窍境,就必须要最大限度地激活血脉,并要能够控制血脉,让真元之气打通筋脉充盈全身窍穴。燕家曾今有一位妖孽级天才少年,试图打通筋脉,进入通窍境,却落得筋脉尽断而亡。因此,燕家武者不管怎样努力,只能将真元之气沉于丹田,而无法取得更大的进展。一千多年来,燕家从未出现过一位通窍境以上的武者,他们只能将祖传的七星剑法练到炉火纯青,而在修为上却没有寸进,即使像燕震阳这样的天才高手,也不能进入通窍境。尽管可以越级挑战,但终有止境,再怎么苦练,若是遇到通窍境四重以上的武者,无论你有多么逆天,也只有被杀一种结果。

    “三弟呀,你二哥上次杀那个大盗,与对手的轻敌有很大关系。即使这样,那也只是通窍境一重的,要是碰上通窍境二重、三重或更高的呢?天下的高手何其多也。我们兄弟五人只能在这外七城被称为五虎,往内就已经不是我们的天下了。这寒天城外一城的叶家,随便来一个长老,就能顷刻将我们灭杀,更不用说这五行大陆的高手了。一定要苦练,切不可有丝毫骄傲的情绪呀。”燕震阳阴沉着脸,尽管语气很柔和,但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浓浓杀气。

    “谨尊家主号令。”大家齐声说。

    燕震天也没有和往常一样去辨解,燕震阳意外之下却又感觉很欣慰。“一场恶战,看来让老二的收获很大呀。”

    的确,经过和司徒尚一战,打掉了他以前所有的骄傲。外七城无敌,气武境无敌,越级挑战,这些往日的优势都没了。燕震天第一次感觉到,修为高武者的厉害,通窍境一重,就那样可怕了,以前真是一叶障目,不见森林呀,不是他没有遇见高手,而是真正的高手不屑与自己打斗。而外一城城叶家,那绝对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叶家家主叶成风据说已经突破到通灵境了,现在想来,恐怕他一口气就能把整个外七城给灭掉呀。而通窍境五重以上的武者。叶家就有十人之多,且有两位武者,已经达到通窍境九重。另外还有一位与水龙十尊齐名的太上长老有三百多岁,应该已经到通灵境九重巅峰了,长年云游在外。因此,叶家在寒天城才是长久不衰。

    而在寒天城外二城到外六城之间,也有无数的大家和高手存在。寒天城从外一城到外七城就是按武力的强弱排列的。燕家五虎在外七城也绝对是强者的存在,因为通窍境的高手,一般不会注意到这个低级的地方,但燕家却不满足现状,燕家家族几百年来传承的目标,就是要让家族能一层一层地进去,直到外一城,重返故居。

    “不知道飞儿怎么样了?”燕震阳想起了儿子燕飞。妻子死的早,儿子又吃了那么多的苦,一直以来,他都觉得愧对妻子和儿子。他绝对相信,儿子燕飞是个武修奇才,他竟然将七星剑法领悟了五式,但剑法而论,已经和他不相上下了。

    可是让他这痛苦的是这样的一个天才,却错生在了他们燕家,成了一个天残体。修为无法提高,再精的武技也是有限。不敢激活血脉,空有天材地宝而不能服用,只能气沉于丹田缓慢地提升功力,提高修为,这样,几年才能提升一重。而且他还发现,燕飞自从进入气武境三重后真气就像沉睡了一样,现在快十七岁了,还在气武境三重,按说,就是凭着**的功力,也应该提升一至两重了呀。燕震阳偷偷地看过几回儿子,他知道燕飞的处境,想起冰山剑宗第一废材的称号,他心里也痛苦无比,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位天才呀!

    这该死的天龙赤血!

    对于它,燕家只有屈辱、愤怒和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