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死天龙 > 第2章 白龙阴血
    第2章 白龙阴血

    龙啸天心中又是一阵兴奋,比刚得知自己重生时还有兴奋。原天燕飞的体内继承了龙啸天的精血——天龙赤血。

    “有了天龙赤血,即使我现在只是一个气武境三重修为的燕飞,但我仍然是那个不死天龙,一千多年前青冥天域的傲世天龙!”前世的他,就是因为拥有这种强大的血脉天龙赤血,才被称为傲世天龙,不死天龙,那么现在成为燕飞的他,一样也相信自己。“既然重生在燕飞身上,那么我就做这个燕飞,让所有轻视我的人都要仰视我。”

    想罢,燕飞一运气,突然感到钻心的疼,血管似乎要爆裂,他赶紧平复了气息。“是纯真的天龙赤血,没有和白龙阴血结合。”燕飞现在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这具身体被称为废材,为什么十六岁了还是气武境三重的修为。没有白龙阴血,天龙赤血就是毒药呀,不能运气通窍,更不能服用丹药,修为会永远停留在气武境。燕飞体内的天龙赤血是燕家传承下来的,也就是说,是一千多年前,龙啸天死的时候传承下来的,这一千多年来,燕家人永远忍受着不能运气通窍呀。一个人的修为不能突破到通窍境,那这个人会被称为废材,可要是一个家族所有人都不能运气通窍,将会是怎样的情况呀。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中,燕家要忍受怎样的痛苦呀?既然我来了,那就一定要让燕家崛起,燕飞心中发誓。他又仔细地将玉坠放在胸口,再一次接受燕飞的记忆。

    赵胜住在燕飞隔壁,比燕飞晚三年进剑宗外门,是气武境三重的修为,和燕飞一样,三年来修为没有长进。他们俩成了别人讽刺挖苦的对象,不过他们毫不在意,或者说他们已经习惯了,不过他们俩却是最亲密的朋友。

    “一定要想办法帮赵胜突破。”这三年来,他们俩一块儿干杂物,一块儿在生死台下抬尸体,一块儿照顾受伤弟子,也一块儿挨别人的打骂。可他们俩互相信任,赵胜佩服燕飞对剑的悟性,而燕飞很佩服赵胜那一身蛮牛般的力气。

    “赵胜说的没错,我果然是天才!”燕飞突然笑了,原来这个燕飞对武技的领悟能力极高,尤其是剑法,如果不看功力,只看剑法,在冰山剑宗外门,没有人比得过燕飞,但是没有功力,没有力量,剑法都是空的。“必须马上找到白龙阴血。”

    想罢,燕飞站起身来,拿上床边的一柄剑,“不错,天级上品宝器,青云剑。”要知道,一个修为只是气武境三重的武者,拥有这样的一柄剑,已经是非常奢侈的了。在五行大陆,兵器分为地级,天级,灵级,神级,仙级五个等级,每个等级又分上、中、下三品。普通武者的兵器都是地级,能有一个天级下品就很不错了。在水龙州,炼器师太少了,所以天级以上的宝器不可能有人卖掉,它就是武者的命。

    燕家找了一千多年没有找到白龙阴血,但燕飞知道,只要找到他当年和三大宗门高手同归于尽的地方,就能找到,因为他将全身的精血化成剑气,全部攻击了对手,天龙赤血都能千年传承,那白凌霜的白龙阴血,就一定在这个地方可以找到。

    冰山剑宗外门弟子居住的地方叫外馆舍。外馆舍以武技阁为中心向外围一层一层扩散。第一层是五个挑战台和一个生死台,是冰山剑宗所有弟子比拼决战的地方。宗门每年举行一次外门排名大比,主要是考察新弟子的实力和潜力。不过,这个没有多少弟子关注,外门的排名除了前三十之外,其他的都无关紧要,而且每年都会变,大家真正关注的是每三年举行一次宗门大比,通过这次大比给外门和内门的弟子重新排名。外门的前三十进入内门,而内门的后五名也将被淘汰出内门。挑战台上只能是点到为止,可以伤但不能致残致死,而生死台则是弟子之间了却恩怨、生死决战的场所。各凭本事,听天由命,但必须是双方都同意签字。如果一方不接受挑战则不能强迫对方上生死台。但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五行大陆,级别相差不大的没有人会拒绝,这是武修者的尊严。

    挑战台的外围是一间间独立的房子,而且每间都配有大小不等的院落,可以进行修炼功法武技,当然,住的都是每年外门大比都能排名到前三十的弟子。这里是外门天才的聚集地,被外门弟子称作精英阁。最大的一个院子里住着外门排名第一的张天威,他已经是连续两年排名外门第一了。

    精英阁的外面也是一间间独立的房子,但没有了院子。在往外房子就变小了。燕飞住在最外层,第五层,房子非常小,只能住个人。

    燕飞顺着外馆舍慢慢地走,感受天地真气。“真气太少了,根本无法和我的天龙山比。”他一边走,一边回想当年的那一战,不知不觉地一股怒火油然而生,而他面色冷俊,寒杀之气笼罩着全身。有几个弟子看到燕飞,本想再取笑几句,可突然发现燕飞和往日有些不同,浑身的杀气让人感到不寒而栗,赶紧远远地躲开。燕飞却没有丝毫感觉,继续向前走。

    忽然,他感到体内的天龙赤血一阵骚动不安,狂躁无比。“霜儿?”他惊叫一声,不过立刻明白过来,“是白龙阴血!”这种感觉太熟悉了,白龙阴血是他身体的一部分,这里,就是一千多年前那场大战的最后战场,尽管大战的痕迹早已不在了,但这种感觉还是那样清晰,他的一缕魂念一千多年来一直在这里飘荡。

    “阴风谷,白龙阴血就在阴风谷中。”

    阴风谷,鸟兽绝迹的地方,但也是冰山剑宗外门弟子基本功历练的场所。这里一年四季阴风刺骨,冰雪漫天。

    “正好去历练一番,看一看现在这具身体的武技可何。”想罢,燕飞便毫不犹豫纵身进了阴风谷。

    “呼……”刺骨的寒风,仿佛要灭杀一切生灵。铺天盖地而来的大雪,里面夹着无数的冰刀、冰剑、冰球,砸在陡峭的石壁上,溅出一团团火花。

    燕飞手中的青云剑如灵蛇吐芯,上下翻飞,身法更是灵活,转眼之间飞向四面八方,一口剑挑飞了所有砸向他的冰刀、冰剑、冰球,青云剑和冰刀、冰剑、冰球碰撞形成一圈一圈的火花,如焰火一般绚烂。燕飞对此非常满意。

    突然,谷中飞入一条黑色身影,如闪电般掠过燕飞头顶,速度之快根本无法看清是如何挥剑的,唯独看见黑影上方所有的冰刀、冰剑、冰球都化成一缕缕白烟,枭枭地升向天空。

    “哈哈,燕废师弟,你的剑太慢了,也没有一点儿功力,即使刺到别人身上,也是给人别人挠痒痒。你还是回家去吧,冰山剑宗的内门是永远也不会给你打开的,哈哈哈……”

    “叶浩然!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所有轻视我的人都仰视我。”燕飞没有理会黑衣人,只是在心里狠狠的说,因为他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燕飞了。

    黑衣人叶浩然和燕飞都是寒天城人。

    寒天城是水龙州大赵帝国最大的一座城。建城前只是一个小村子,叫寒天村。大赵启盛十四年(大约三百多年前),为了防备大齐帝国的入侵修建了这座城。当时,只是一座小城,而燕家和叶家是寒天城最大的两家。

    三百多年前,寒天城来了一位武者,叫凌长风,人称绝影剑客,据说当时只一剑就击败了将军府的四位高手。他发现寒天城北边的冰山上有深厚的天地元气,便在冰山修炼,最后更是不愿离开,在冰山上创建了冰山剑宗。在三十年一届的宗派大比中,凌长风以破天一剑力挫水龙州其它三大宗派魔刀门,绝情阁和星辰剑派,一举成名。于是,水龙州的许多家族都举家北上,移居寒天城,甚至五行大陆其它州也有家族搬来,寒天城经过了七次扩建,成为水龙州第一大城。五行大陆以武为尊,每一次扩建,都是武力的对决。强者留在中心,弱者只能搬到外城。每一次新城城主的产生,都是无数武者鲜血和生命铸就。

    叶家每一辈中都有天才武者,这个叶浩然,虽然只有十五岁,却已经是气武境八重巅峰的修为了。三百多年来,叶家一直在寒天城的中心,这在寒天城是独一无二的。而燕家却恰恰相反,每一代中都没有出色的武者,七次扩建七次搬家,每一次都被挤到最外一层,从无例外,成为寒天城一朵奇葩,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嘲笑的对象。

    “燕家传承天龙赤血,付出的太多了,我一定要将失去的东西都夺回来。”

    叶浩然早已消失在阴风谷中,而且刚刚将一块冰球故意击打到燕飞身上,巨大的力量震得燕飞连退五步,吐了一口污血。

    “叶浩然,你等着,用不了多久,我会让你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气武境八重的修为,可以进入阴风谷一百里进行历练。叶浩然每天都在阴风谷中历练一柱香的时间,也就是说,一柱香时间,叶浩然可以在阴风谷中往返二百里,这个速度,在气武境绝无仅有。因为,那不是跑步,越往里面,冰刀、冰剑、冰球的攻击越凌厉,而且还有阴风、漩涡等等,危险性越大。气武境九重巅峰的修为,在一柱香时间内,往返二百里也不轻松,叶浩然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虽然现在还在外门,但据说早已被内定为冰山剑宗重点培养对象。不过在今天燕飞的眼里,这些都很平常。尽管他现在做不到,但他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做到的。

    气武境三重的修为,可以进入阴风谷中十里,但以前的燕飞,却只能勉强进入谷中五里,还需要两柱香的时间,所以被称为外门中第一废才,于是,燕飞的名字也就被喊成了燕废。

    “我一定要进去。”望着阴风谷深处,燕飞狠狠地说,因为白龙阴血就在里面。

    燕飞又一次挥动青云剑,舞起了冰雪剑法。

    “千里冰封。”燕飞大喝一声,身体迅速旋转,一道剑网直插天空。

    “狂风暴雪。”身体飞向四面,剑网中心开花。

    “漫天飞雪。”一口气劈出十剑,以剑为刀,只见漫天都是剑影。

    燕飞收住身,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这套冰雪剑法只有三式,是每个冰山剑宗弟子的必修。每一式在用剑时都是许多剑,不同的修为挥出的剑数不同,当然,最重要的是每一剑的剑势不同。其实,燕飞对剑的领悟能力极强,比如,漫天飞雪一式,他已经能挥出十剑了,这在气武境是没有人能超过的,叶浩然才能挥出六剑。只不过燕飞修为太低,出剑再多也伤不了修为高的人,所以根本没有人注意他出剑的速度的数量。

    “哈哈,燕废,你还没有走到十里呀!我劝你还是回家去吧,别再给宗门丢脸了。”

    声音由远至近,又由近至远,叶浩然已经飞出了阴风谷。

    燕飞静静地站着,任凭冰刀、冰剑、冰球打在他身上。衣服已经被刺破,血还没有流出来就冻住了。但他的内心变却无比刚毅。

    半柱香之后,燕飞猛地一提气,一纵身,向谷中窜去。

    六里,冰刀劈得浑身疼痛难忍……

    七里,冰剑刺得钻心地疼……

    八里,冰球震得心肺欲碎……

    九里,坚强地信念在支撑着……

    十里,终于十里了……

    燕飞咬着牙,一遍又一遍地使出漫天飞雪。

    十里了,燕飞稍微调整了一下呼吸,猛然一提气,又向前纵去。宗门一再告戒,修为不到,若强行进入阴风谷更深处,将会有生命危险,但燕飞,已经顾不了那些了,他必须要进去。

    十一里,十二里,十三里。燕飞能感觉到,冰刀、冰剑已经刺破肌肤更深处了,他能做到的只是吃力地挥舞着青云剑,击飞一个个冰球。青云剑果然是把好剑,是他们燕家的传家之剑,在燕飞的手中,发挥出了强大的威力。

    十四里,十五里。

    “哈哈哈……十五里,啊……”

    还没有兴喊完,突然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他吸向左侧,他这才发现,左侧有一个巨大的冰洞。这股风,就是向冰洞旋转而去。

    “啊……”

    燕飞很快被吸进了洞里,眼前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巨大的冰球砸向他。

    他猛然挥出一剑,击碎了冰球,可是后面又有一个冰球砸向他,他连忙挥剑去挡,但是他感觉到,黑暗中有无数的冰球砸向了他。

    “啊……”燕飞一声惨叫,跌倒在地。

    轰隆一声,脚下的地面裂开了一个洞,燕飞一下了掉了下去。

    “啪”,片刻之后,燕飞狠狠地摔到地上,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燕飞醒来了。他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前,周围不是太暗,也没有狂风暴雪,洞口有两根白色石柱。燕飞感觉浑身疼痛,没有一点力气,他从石柱中间爬了进去,发现不远处有一团蓝光。而此时,他忽然感觉自己心跳加速,体内的天龙赤血狂躁不安,血管似乎要爆裂。

    “白龙阴血!”他明白了,是白龙阴血将自己吸到了这里。

    燕飞迅速地爬向向蓝光,只见一个井口大的一池蓝汪汪的水呈现在眼前。

    “白龙阴血,霜儿,真的是你。你放心,我一定会踏平青冥界,掀翻魔域海为你报仇。”燕飞浑身颤抖不已,他俯下身子,大口大口地喝着这蓝色的水。

    大约喝了十几口,燕飞翻身坐起来,静等双龙之血的融合。

    “啊……”一阵阵腹痛,而且越来越厉害,燕飞满地打滚。

    “啊……啊……”他强忍着钻心的疼痛。

    “噗……,”一口黑色的血从口中喷出。

    疼痛消失了。

    “成功了!”燕飞心中一喜,嗖的一声跳了起来。

    刚才明明只能在地上爬呀,现在竟然然跳了起来,浑身一点都不疼了。燕飞试着运了一下气,一股强大的内力充满丹田,贯通全身筋脉,而且运行畅通无阻!

    “哈……,我不死天龙又回来了。天龙不死,唯我独尊,神鬼群魔,皆为埃尘!”燕飞大声呼喊,震得冰洞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