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豪玩无极限 > 第374章 如果?
    这一次同样只持续了不到一个小时。

    在结束前的人气突破了900万,以多娱直播一贯以来奉行的真实,人气是没有水分的。

    当然不排除一个人用多个账号进入观看。

    哪怕是同一个账号,用不同的终端看也只计算一次人气。

    直播视频结束后,弹幕一直在继续。

    总有那么一些简单微小的举动和稀松平常的对话,就那么直接的让人觉得心疼、难受。

    “我道歉,是我的错,哪怕真的只是蹭热闹,愿意走到这样泥土路,酷暑下,大山深处给我们直播,也不容易!”

    “那简单的对话,让我想了很多很多,刚才还是干净的校服,转眼就是衣衫褴褛,真的心疼!”

    “这首歌唱得真好,哪怕没有bg,哪怕真的没那么标准,但它真的好听!”

    “再一次,觉得这里的一切,都让人那么的难受!”

    直播结束整整二十分钟后,人气依然保持在300万这样的恐怖数字上,除了眼泪,内心的宣泄还需要文字,需要其它别的方式!

    所以,弹幕服务器一直承载着巨大的压力!

    幸好多娱直播的技术工程师不是蓝翔毕业的,要不然,就这么一波,就会引发众怒。

    野子,是一个女歌手独立作词作曲的歌曲,意境很简单:够坚定,再大的逆境都不算什么!

    要表达的是“不要害怕”的感觉,或许,是在那一刻,陈一发想要告诉这个孩子,告诉这里,不要害怕,也或许是别的原因。

    看完直播的人,更多的转战到微博、朋友圈、内涵段子等等等等。

    一切社交媒体软件上,都有相关的消息。

    微博头条还是之前那一条“这里风光独好”。

    微博热搜榜上,少了很多以前随便通过竞价就可以上的关键词,比如一些粉丝‘众多’实际没几个的明星的绯闻。

    从实际上来说,微博现在不再是曾经的微博,被蓝洞资本掌控后,它会变成一个真正的中文社交媒体网!

    信息公开,热点公平,以后或许还会有别的改变。

    #新风光:那山深处#

    一个由微博官方特地组织的话题,广而告之以后,话题量暴增。

    “还是那句话,我想知道这是哪!”

    “当,我在嫌弃自己怎么没有成为富二代或者富二代的时候,有的孩子还在等待有机会获取知识!”..

    “那山深处,风光一如新!”

    “对汗流浃背这四个字,我有了深刻的体会!对于粒粒辛苦,我同样有了新的体会!”

    “总有人在砥砺前行,能吃饱,有衣服穿,是因为万万千千的农民伯伯的辛勤努力!”

    “当我们解决了温饱的问题以后,就会忘记粮食其实来之不易!”

    内涵段子、朋友圈同样有很多人在议论纷纷。

    网易新闻、新浪新闻、搜狐、u震惊部、百度热搜排行榜,等等地方,再次被同样类型的话题覆盖。

    关注的点取决于小编最被哪一幕直击心灵。

    有人关注汗流浃背的农民伯伯,有人关注那个衣衫褴褛的孩子。

    ***********

    石垭口小学,一楼的走廊下,陆安和石垭口村支书崔男平闲聊着,话题不远不近。

    陆安是想从崔男平这里简单了解石垭口的情况。

    崔男平似乎并不愿意特别的展开来说。

    他看到陆安,以及始终在陆安身边三五步的小九以后,他那粗浅的见识,是明白这个不知道来自哪里的年轻人,身份没那么简单。

    不是什么人出门在外都能带保镖的,他去过县城,去过州府,甚至去过成都,虽然都算是走马观花,好歹算是行了千里路。

    见识厚了那么一点点。

    所以,他对陆安的态度,从一开始就很客气,只是他那粗浅的见识,在陆安眼前,相形见绌。

    “这些年里,石垭口也算是稳步发展,几年前就彻底解决了温饱问题,有了石垭口这个小学,以后会更好的。”

    当陆安似乎是不经意的问起石垭口村民们的情况的时候,崔男平斟字酌句的回答。

    落在陆安的耳里,难免就多了那么一些刻意的味道,这种口吻,是常用的向上级汇报,歌颂功德的。

    陆安点点头,察觉到崔男平话里话外的意思后,他不动声色的挑起了另外的话题,“这里一直是有小学吧?”

    崔男平晃了晃手,“没有的,以前条件不行,如果没有古先生,还得个几年才能建起像样的小学,村子里的人都不太乐意出力,光靠我一个人,撑不起来呦。”

    说着话,崔男平看了眼不远处的村民们,目光中的意味多了那么几重。

    那是一种淡淡的好像在思想境界上更高一层的意味。

    顿了顿,崔男平才接着说道,“不过不管怎么样,小学还是要建的,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慢慢来就是了!”

    陆安淡笑着点头,故作好奇的问道,“崔支书,看你谈吐,是曾经在大城市待过吧?”

    听到这话,崔男平脸上的褶皱开了一点,语气稍微带着点愉悦,“是哩,去过成都,那里楼高,人多,繁华;以前也想过留在成都,后来,还是回来了。”

    意犹未尽的话,意思很浅显的表达了出来。

    陆安心中叹了口气,从见到村支书到现在,还没有超过半小时,至于之前打过招呼的乡支书早在古天乐一行人离开后,就跟着离开了,有一辆老式桑塔纳当专车。

    这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陆安看到的是一个在这样的大山深处中,有自己的心机或者说思想境界的村支书。

    他有他的理想和抱负,比如他也想过要建一个学校,虽然因为村民们的短浅目光,没能在这之前建立起来。

    陆安接着问了一句,“村子里有没有跟崔支书一块去过大城市待过的人?”

    崔男平快速的摆着手,脸上的表情也有点不一样的变化,是一种“怎么可能”的样子,“没有的,没有的,他们舍不得去那么远,也不敢。”

    接着又说,“如果,多那么一两个跟我一块去成都,应该早就建起了学校,这里也会更好的。”

    语气有点唏嘘。

    陆安了然的点点头,没有再多问些什么,这个村支书,与他见过的胡阿大,是两个类型的人。

    同样是去见过外面世界的风景的人,同样是在外面带着理想或者抱负回了村子,同样回村后成了村支书,不同的是,回来以后的选择。

    或许是与上级扯皮多了,或许是因为自己见过外面的风景,或许是因为满腔理想慢慢被现实磨碎。

    崔男平在村民面前带有一种淡淡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陆安从他对那个老校长的态度,看村民的目光,一点一滴的逸散。

    这种优越感,让他没有更多的试图努力去说服思想、观念闭塞的村民,而是一种等以后看谁对谁错的态度。

    以此对待自己的满腔理想。

    如果没有古天乐,或许五年以后,这里能有一间茅草屋小学?

    ========

    好想知道写这些是在作死,是在恶心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