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豪玩无极限 > 第358章 简单的感同身受
    个光鲜亮丽的‘外来人’。

    二十多个衣着简单、朴素的孩子。

    在夏日下午的阳光下,在零散的低矮茅草屋的乡野,在一个站在那里的身上带着光的姑娘两旁,在一个名为大西村小学,在三辆停在这里色彩很突兀的汽车中间。

    显得那么的格外分明。

    几个女孩子,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光鲜靓丽的衣着,再看了看简单朴素的高若男,都不用去看孩子们。

    那个瞬间,一种自惭形愧,从胸腔,从心脏,从每一个多巴胺,碰撞弥漫到全身上下

    小萌的感触尤为的尖锐,这个从来没有真正接触过贫困人们的城市女孩,只觉得每个孩子略略有点好奇的目光都像是一把尖刀。

    扎在她的心上,是那种一簇一簇的疼痛,她的眼角泪滴不自觉的滑落。

    同样有这种敏锐感觉的,还有小助理付甜,这个本身情感很充沛的女孩子,尖锐的冲击着她

    孩子们的目光中,除了下意识的好奇以外,更多的,是茫然。

    仅有的知识储备并没有告诉他们,什么是不同。

    高若男弯下身子,微笑着说道,“同学们,这是从遥远的山外来看望你们的叔叔阿姨们,老师平常教你们看到陌生人的时候,应该怎么做呢?”

    童稚的声音,从每个孩子们的口中发出。

    “叔叔阿姨,你们好。”

    普通话或许并不标准,声音或许并不那么整齐划一,但,这些大山深处的孩子们,说的每个字都那么认真。

    陆安看着这些孩子们,微笑道,“你们好,给大家带来了一些日用的文具”

    跟随前来的工作人员早就准备好了,挨个将一摞摞书,一包包文具送到每个孩子们的手上。

    文具是每个人都能用到的,书本并不局限于课本的知识,有一些儿童读物,有助于这些孩子粗略的了解这个世界。

    这一次没等高若男开口,孩子们便异口同声的说道。

    “谢谢叔叔阿姨!”

    相较于思维暂时的茫然,接触过课本的他们格外的渴望获取更多的知识。

    陆安让柳啱和付甜准备的文具并不精美,很简单朴素,他非常清楚的知道,现阶段这些孩子们需要的是什么。

    村支书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说是村支书,准确的说,他是这个自然散落幅员‘辽阔’的村庄为数不多的见过外面世界的人。

    是庄稼人的名字,叫做胡阿大,因为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一。

    背有些驼,目光浑浊,看不踏实年纪,衣服是老气的中山装,颜色很朴素的只有深蓝,脚上是一双胶鞋,裤腿卷起,可能刚从地里上来,还带着泥土。

    陆安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量身订做的休闲衣裤,颜色是不鲜艳不复杂的简单,也是很妥帖的得体。

    脚上是一双在英格兰言妍帮买的休闲皮鞋,并不锃光瓦亮,踩在泥砂砾混合的地面上。

    格格不入。

    沾染的那些尘土,很刺眼的映入眼帘,干净和灰尘交际得令人尤为的心疼。

    胡阿大的普通话同样不太标准,陆安并没有特意从系统中兑换西北方言,只努力听。

    他的见识不太广,但中华五千年文化沉淀下来的基本礼仪还是有的。

    “先生,您好,是从深圳那边过来的吧?我是大西村村支书胡阿大。”

    胡阿大听高若男提起过,今天会有人来这个山沟沟,说是深圳那边过来的,为的是看望这里的孩子们。

    陆安笑着边伸出手边点头道,“你好,胡支书,我叫陆安,你叫我名字就可以。”

    胡阿大看了眼陆安修长干净的右手,自己那已经永远洗不掉泥土色泽的手,在伸出前下意识的在衣角上擦了又擦,小心翼翼的搭上了陆安的手。

    像是抓住了一团火,刚一搭上又连忙往回缩。

    陆安没有特意让胡阿大觉得难受,任由对方缩回了手。

    余光看到自己的手,因为胡阿大刻意的小心翼翼,没有沾上一丝一点的尘埃,但他的胸口却发闷得紧!

    这个庄稼汉,每个动作都是那么谨小慎微得令人心疼。..

    胡阿大回头看着那些抱着书本很开心的孩子们,道,“陆先生,谢谢你们远道而来,还给孩子们带来希望。”

    陆安连连摆摆手道,“应该的,应该的。”

    高若男让孩子们自行玩耍,和柳啱、陈一发等几人去一边商量应该从什么角度将这里通过直播展示出去。

    柳啱和付甜都没有插话,任由几个主播自己讨论。

    高若男首先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我是不太懂直播的操作的,对于这次慈善户外直播,我个人是很支持的,至少,能让一些同样在艰苦环境中的人知道,可以通过直播将这里的贫苦等等传达到外界,让文明世界的光芒洒进来。”

    其实陆安的意思一直很简单,让外界对这些贫苦地区,简单的感同身受。

    更直白龌龊一点就是,劫持公众的良善。

    消灭贫困的现象需要公众、国家的共同努力,以一己之力,实难扛起。

    陈一发和石悦也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对于这次活动,她们是支持的,对于表现形式,是有一点小分歧的。

    柳啱和付甜并没有在方案中提出相应的操作方式,只有大方面的引导,毕竟,在直播这个行业里,主播们才是最了解的。

    一直没开口的小萌突然插话道,“不如简单一点,就当做平常聊天,不用刻意引导观众,而是让观众自己来决定想要看一些什么。”

    “我觉得行!”高若男附和道。

    “我觉得k!”陈一发附议,差点她就习惯性的说了jbk。

    石悦也没有不同意见,直播就这样开始了

    另边厢,胡阿大和陆安也聊到了这里贫苦的原因。

    “这里出去很难,要走十多公里才能到镇上,再远的地方,以我们的粗浅见识以及语言不通的原因,也很少去过。”

    陆安点了点头,他发现了这里的村民们的沟通全靠喊,停留在很多很多年前的年代。

    并且,真的不会说普通话,甚至不太听得懂。

    “祖祖辈辈都是庄稼汉,地里能养活一家大小,加上对外界的恐惧,所以很少有人出去,像我们这样的村子,沿着这条山脉,有五个。”

    说着话,胡阿大给陆安比了比手势。

    陆安从胡阿大的叙述中,知道了这里贫苦的真正原因,因为对外界的不了解,因为语言不通,因为能够活下来,所以,不愿意改变。

    更重要的原因是,贫困的思想太久太久了,久到已经习以为常了。

    也知道了高若男在这里经历了什么,农忙的时候下地帮忙,曾经一个衣食无忧的姑娘,在给孩子带去知识之余,也没忘记帮助这里的村民。

    也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节,学校还没放假,因为,并不想,不只是高若男不想,孩子们也想更多的接受一些知识。

    更知道了为什么有了那么多的钱,这里一点变化都没有,因为,这里贫困的不是环境,而是思想。

    祖祖辈辈都希望能够走出去出人头地,可世世代代的贫困思想,让他们对改变很难接受,愿意安于现状。

    陆安在心中叹了口气,如果他没有过来,如果没有亲自感受,如果没有这种气氛下的感同身受——那些村民们看向他们的眼睛是茫然,而不是艳羡。

    他也很难把握到,对于帮助贫困地区失学儿童以后,附带的帮助当地的人民走出贫困,应该怎么着手!

    “任重道远!”

    陆安轻轻的吐出了这四个字。

    一旁的胡阿大没听清陆安的嘀咕声,笑着问道,“陆先生在想什么?”

    =======

    第二更,还不喜欢看,小扑街就下海干活去,这一章改了十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