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豪玩无极限 > 第333章 小姨子、闲言
    下午三点三..lā

    林羽爷爷家不远处砂砾路上,五菱宏光s平稳的停下。

    经历了足足三十分钟以上的极致速度后,五菱宏光跨过了35公里的距离,从福州长乐国际机场,开到了林羽爷爷的家门口。

    京台高速的条件很不错,五菱宏光跑出了598k/h的速度,陆安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下高速的时候,砸吧着嘴说了句,“可惜没能突破六百。”

    因为京台高速的距离并不允许陆安继续在确保所有人和车辆安全的情况下,继续往上加速!

    得益于这辆出自系统的改进五菱宏光s,哪怕是如此极速,林羽和陆安很平稳的坐过全程,并没有产生任何不良反应。

    比如……呕吐。

    下车前,陆安突然说道,“知道我为什么开五菱宏光了吧?”

    林羽爷爷的家并没有在县城,也算是乡下,地面坑坑洼洼,要是开超跑过来,大概超跑只能扔了。

    “路面的原因。”林羽了然的回答,“只是,我不太晓得五菱宏光什么时候有这么快的速度了……”

    “秋名山神车,地面最快!”陆安肯定的说道!

    ……

    林羽爷爷家门口的大坪中,看着不时来往然后聚集到一处的人,也感觉到身边的林羽有些止不住的颤抖。

    陆安决定在这里陪一下林羽,安什么理由都好。

    陆安从来没感受过生离死别,当然很难理解这一刻林羽的心情,不过他明白,如果可以给她一个简单的依靠。

    会很好。

    没有人会特别在意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只是开着五菱宏光的年轻小伙子。

    因为林羽爷爷的去世,弥漫着各种各样的情绪、悲伤、忙碌、繁杂。

    乡下有人情味,也没人情味,对于年老的人逝去,大抵上很多人都习以为常,只要不是自家的。

    “羽妹回来了?”

    忙碌的人看到林羽,用当地的闽北方言打着招呼,有区别于闽南语,尤为的难以听明白。

    或有人诧异的看了眼陆安,然后好奇的问了句林羽什么,却没有人过来招呼陆安。

    陆安在小谜的提醒下才想起还有系统这么个东东在,花了三万二的人气值,兑换了南平片区等在内的多种闽北地方语言,包括方言。

    跟在林羽身后,一路走到那个搭起帐篷,贴满了白色的对联的屋门口,看着长厅里摆放着的棺材,林羽的眼泪刷的掉了下来。

    能撑到现在,是她觉得身后还有陆安。

    ……

    陆安手动了动,最后什么动作都没有做,任由林羽将行李箱扔在一旁,扑通一声跪倒在棺材前。

    没有大声的痛哭流涕,只有压抑着的抽咽。

    或许直到这一刻,她才终于明白,往后再回家的时候,就少一个人叫她了,往后,她就再也见不到她爷爷了。

    也是这一刻,她才知道,有些时候不经意的一次见面就是最后一次。

    陆安并没有进屋,就那么平静站在大坪中,看着林羽缩成一团跪在那里,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

    胳膊上传来的触感告诉陆安,有人在戳他,恍然回神。

    一个和林羽长得八分像的小女孩戳了戳他,细声说道,“大哥哥,是你送我姐姐回来的吗?”

    陆安点了点头。

    “去这边坐下休息一下吧。”

    清脆的声音再度响起,跟林羽同样那么大的眼睛看着陆安,有些小意的说道。

    大人们很忙碌,只有她不太忙碌,她觉得陆安这么孤零零的站着不好,所以过来招呼陆安。

    陆安并不打算当下在这里久待,摇了摇头,看着林羽的妹妹说道,“你好,麻烦你告诉你姐姐,我在县城等她。”

    小姑娘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她还不太懂这里面的纠葛,就好像陆安也不会懂小女孩们在想些什么一样。

    ******

    如果不是陆安提前告诉了小九位置在哪,可能在第一段机场高速路上,小九就崩溃了。

    因为那道风以后,他就捕捉不到五菱宏光s的背影了。

    五菱宏光s形成的那道风短暂的上过当地的小报新闻,因为某些不可知的原因,如烟火般,消逝得极快。

    ……返回县城时陆安车开得很悠闲,这估摸着还得一个多小时小九才能到县城,不着急。

    此后连续的几天里,陆安偶尔出现过在林羽爷爷家的附近,在他觉得林羽或许需要他的时候过去,开的还是那辆五菱宏光。

    他的车技也可以将布加迪开进去,毕竟就算是坑坑洼洼,也是砂砾地面,并不是完全的泥土路段。

    但他并没有。

    ……有时候过去的时候,林羽正忙,陆安就没有多打扰,往来的人群里依然没有人特地过来招呼陆安。

    这样让他显得尤为的孤零零,尤为的游离在外。

    林羽的妹妹林婉会时不时的跑过来跟陆安说几句话,要么是告诉陆安,她姐姐很忙,要么是给陆安端了一杯热茶,什么话都不说。

    她的心思更简单一点,虽然她没敢开口问林羽和陆安的关系,但想当然的认为林羽和陆安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然后放肆的猜测了一下,可能是陆安没钱吧。

    她姐姐从事直播的事情家里都清楚,此前的收入就很不菲,四月份的收入暴涨,此后一次比一次多。

    家里又属于那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再加上林羽时不时汇一笔巨款回家,改变了家人的生活。

    同时改变的,也有林羽家人的一些看法,比如对林羽的另一半的要求。

    一辆五菱宏光,太不稀奇,出现在这里反而有些扎眼。

    县城不是有消息传来……有一辆超奢华的超跑,一直停在最好的酒楼停车场,刚好跟这辆五菱宏光同一天出现,对比尤为鲜明。

    那流线型的车身,被很多人隔着一段距离记录了下来,发到网上炫耀,懂行的人猜测这应该就是曾经沸沸扬扬穿过的华夏唯一的那辆hirn。

    哪怕是林羽的爷爷家,正在忙于给林羽爷爷送葬,乡里乡亲也经常讨论这件事。

    南平有武夷山,是会听说过很多豪车,但这种连价格都不知道的车,是真没见过。

    乡下的人,尤为的喜欢碎嘴,更尤为的喜欢攀比。

    ……

    林羽的膝盖跪得很红肿,穿着粗布麻衣,看上去有些虚弱,连绵的熬夜守着,身体自然而然的扛不住。

    有时候陆安也会在深夜的时候,来到这里,站在大坪里,看着缩在一角看到他过来很安心的林羽。

    没有主动开口说些什么,也没有多余的动作,林羽也没有动。

    在这样的时间里,能有个靠在角落缩着的机会,很难得。

    乡下的土葬流程尤为的繁杂,林羽作为最年长的孙辈,理所当然的需要配合完成所有的流程。..

    ……

    陆安来到南平的第四天,林羽的爷爷下葬,他没有去送行。

    有很多闲言碎语,大家以为他听不懂,所以并没有刻意避讳,又或许生怕他听不懂也听不到,声音就显得尤为的大气磅礴。

    陆安并没有当先离开,哪怕是林羽告诉过陆安乡里乡亲那些难听的话,很心疼陆安。

    陆安也无动于衷,只是用闽北方言说了一句话,“没事的。”

    林羽目瞪口呆。

    在这里偶尔出现的最大收获,就是跟林婉这个‘小姨子’混熟了,年纪不大,初中刚毕业。

    =======

    还在大修当中,两更肯定有,三更,看灵感了,有个东西要加进去写写。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