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豪玩无极限 > 第287章 什么叫作死!
    陆一元等一行人被老人家从中堂赶了出去,无奈之下去了东厢房。

    客厅中,三家人分别落座。

    陆一元看这白敬良无奈的说道,“大哥,我这……”

    白敬良摆了摆手,“一元啊,你也别想太多,前天晚上爸在饭桌上说要小安陪他出去走走,我就有心理准备了。”

    老人家在这四合院一二十年都没动过出门的念头,突然准备出去走走,这么大的动静,白敬良却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

    是早就准备着这早晚都会发生的一幕,只不过不知道对象是谁罢了。

    林瑶芷接过话头,“我觉得爸的决定没问题,小铭还小,多磨练磨练也好,总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总不着家。”

    白敬腾也说了句话,“这样挺好的,其实小安抢不了小铭的资源,路不同。”

    许徽夫唱妇随。

    这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白家的这座安谧的四合院到底还是通人情的地方。

    ……

    第二天陆一元和白容雪去陈家拜访,最终的结果是皆大欢喜。

    陈家早就没把这件事当回事了,孩子都快步入社会了,当年那点事情,早就过去了。

    ******

    这边厢,多娱的股东四人聊完了正事,气氛就很随意了。

    多娱直播上线至今的运营情况,都有报表发给过蓝洞资本和陆安,至于陆安看没看,天知道。

    坐在陆安身旁的白念放下手中的杯子,拉了拉陆安的衣角,轻声道,“表哥,我想去洗手间。”

    这种高端场所的指示标识是非常显眼且贴心的,陆安也没多想,起身陪同白念去找洗手间。

    走前也没忘跟几人打声招呼。

    ……

    “表哥,你投资了很多产业吗?”从小酒吧出来去楼层多功能洗手间的路上,白念偏着头问道。

    陆安看了眼白念,问道,“怎么?你以后想走金融的路子?”

    想象力丰富的人,真的茫茫多,白念就问了嘴,陆安这已经想到人以后要走的路了。

    白念翻了个白眼,“我就是随便问问,关心关心你。”

    “啊,这样啊,也没多少,就三两个公司,都有专人管理,我只是个甩手掌柜。”陆安回答了白念的问题。

    顺嘴问道,“京都高考还没出分?”

    白念道,“得26号才出分,到时候看分填志愿。”

    ……

    看着白念进了洗手间,陆安在高端场所多功能洗手间专门配备的休息等候厅内站着等了两分钟。

    这地界容易引发身体的相应反应,陆安转头走进了洗手间内的男洗手间。

    陆安进门洗个手的功夫,就听到外面传来白念的声音,大声斥道,“你干什么呀,臭流氓。”

    陆安紧忙三步并两步跑了出去。

    就看一个酒醉的中年男人正堵在男女洗手间外公用的一道门的门口,门外是那休息等候厅,看样式白念是准备出去,被拦住了。

    “小妞,跟爷走,吃香喝辣的!”

    听声音就有一种非常油腻的恶心味道。

    中年男人站在那里摇摇晃晃的,偏生一脸的色意,就差流口水了。

    肥猪一般的手爪子就想伸过去,白念当然要往后躲,脸上的气愤,不看可知。

    ……

    却当时,白念的脚下一阵踉跄,许是因为洗手间刚刚做完清洁,地面略有一丢丢湿滑,许是白念躲闪太匆忙。

    眼看就要往后摔,陆安根本没空多想为什么这个高端场所会这样不安稳,也没空想地面为什么没用防滑地板。

    脚下一动,不丁不八往那一站,右手一带,白念轻柔平稳的倒在了他身上。

    “没事的,我在。”

    陆安看着眼前这个见了三次,两次都管不住思想也管不住动作还没本事的中年胖子。

    那一瞬间的怒火,让他懒得管后果,“吴胖子,三次见你都因为花样作死,我今天就卖个老,教你个乖!”

    “小念,你先出去等我。”

    说着话,一把揪住这会已经酒精下脑袋不太灵光的吴胖子,上去就是一巴掌,“你特么是不长记性?”

    反手又是一巴掌,“一天到晚就知道精虫上脑?”

    两巴掌下去,吴胖子整个脑袋都懵了,顺带着酒醒了大半。

    这两下陆安下手特别重,要不是他抓着吴胖子的衣服,指不定这会已经在地上打滚了。

    吴胖子两边的脸肉眼可见的肿了起来,他叫都不敢叫一声,嘴上求饶,“陆少,是我眼瞎,喝多了马尿,您大人大量,把我当个屁放了!”

    “马尿可以多喝,眼睛可以瞎,事情不能乱做!”

    陆安根本没有放过吴胖子的打算,他真的不敢想,如果他是刚好蹲坑,如果他没跟着过来,如果他没听到,如果他晚来一步,如果……

    那么,白念会怎样呢?

    他不敢想!

    ……

    说着话,陆安揪着吴胖子的衣领,一把拎起拖到洗手间的公共洗手池,一手罩住感应开关,水哗啦啦的流淌,把吴胖子的头摁了进去,“清醒一下,我再跟你讲。”

    白念站在休息等候厅内,安心的等着,她心中也有点庆幸。

    咕噜咕噜~

    咕噜咕噜~

    哈欠~

    三两分钟后,吴胖子脑袋上的那几缕头发湿哒哒的耷拉着,整张脸因为水泡加红肿,显得格外的虚浮。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吴胖子眼睛深处有的只有恐惧,刚才那种溺亡接近的恐惧,让他浑身哆嗦。

    “陆少,我错了,您开个条件,我一定尽力满足。”

    这里的动静虽然不大,但休息等候厅是有监控摄像的,自然而然惊动了帝宫会所的保安,5楼的楼层经理和保安闻讯赶了过来。

    这个西装革履的青年楼层经理不认识陆安,也不认识站在那里的白念,但他认识经常来这里的吴胖子。

    “啊呀,这……吴总!”

    楼层经理的基本素质还是有的,没敢偏帮,“这位先生,能不能先放开吴总?”

    陆安平静的看了眼楼层经理衣服上的铭牌,以及他身后没有轻举妄动的保安,道,“这件事情你处理不了,叫帝宫的老板过来,给你十分钟,否则我不确定我会不会砸了这里!”

    ……

    几分钟后。

    钱多多,李文优,孙河,覃风等人,以及听到消息的人和帝宫的老板都来到了这间多功能洗手间的休息等候厅。

    帝宫的老板姓吕,他同样不认识陆安,但认识白念,当下心中就是一凉,这件事情既然发生在帝宫,不管起因如何,帝宫都有责任。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一点道理都没有。

    ……吕老板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也知道了陆安的身份后,开口说道,“陆先生,我是帝宫的老板,我姓吕,您叫我吕老板就行,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坐下来谈谈?”

    陆安看了眼吕老板,声音很淡,“可以,刚好我需要一个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