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豪玩无极限 > 第283章 无色的天
    小谜似笑非笑。

    陆安愣了愣,然后有点欲哭无泪。

    这特么叫什么事?

    所以,有时候这系统太优秀了也不好,这触发道具的即时性也太灵敏了点……

    陆安很想说,系统,能不能退货?

    要不……

    来一发时空回流?

    系统想说什么小谜不知道,小谜只知道系统具象的她想说,别了,宿主大佬还是来一发比较简单直接快速合意。

    ……

    现实维度中,一种不知名的因子弥漫在了整间套房中。

    或许是迷惑夹杂了点魅,又或许是诱引外加一点其它别的什么,总之,有些事情……

    要完了。

    陈一发双手合十搓在一块,双腿并拢成一个比较优雅的姿势,目光大胆又不失矜持的看了眼陆安,“安安,你……”

    “我……”陆安伸手指了指自己,满脸的疑惑。

    怎么突然就换了称呼?这是要干啥?

    看了看陆安的疑惑,再看了看自己个,陈一发突然就什么都不想说了,她觉得很多话特别有道理。

    ——不如行动。

    心中有一种蠢蠢的念头,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呼之欲出。

    于是……

    陈一发很快速也很平静的坐到了陆安身上,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陆安。

    相较而言,什么都明白的陆安有点抗拒不了,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就让他所有防线差点崩塌。

    当下很忧郁。

    裆下也很忧郁啊。

    陆安什么都不想说了,能怪谁,只能怪自己动了这念头,道具不取出来,啥事情都不会有。

    现在这样式,没有故事,他都不相信了。

    ……

    很长很长的时间里,陆安都在想一个问题。

    如果那个晚上,陈一发没开口,他也没想着要去坐坐,是不是就一直想不起这个曾经因为《阿婆说》而触发的任务完成后的额外奖励道具?

    是不是,不会有更多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后,陆安明白,不存在的,特么的,什么都不存在的,一些事情注定了怎样都会发生。

    “啵~”

    很轻微的细响声。

    ……

    “唇彩很漂亮。”陆安浅笑了声,没话找话。

    陈一发翻了个绝对风情万种的白眼,恨恨的说道,“果然,我们老实人天生就只有被欺负的份!”

    念头已起。

    “发发,这回换老实人翻身了。”陆安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对着他坐着距离只有几公分外的陈一发。

    客厅的灯熄灭了,卧室的灯亮了起来。

    窗外的霓虹依然不知疲倦,窗内的灯光,亦不知疲倦。

    悉悉索索的声音,不很纠缠的响起,有一种不紧不慢的压迫感。

    呼吸的间隔愈发的悠长而粗重。

    ……

    片刻后。

    扎头发的皮筋首先掉落,然后是一件正红色很漂亮的裙装掉了下去。

    “好气,感觉一败涂地。”陈一发突然嘟着嘴道。

    陆安就笑,“其实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也挺好的。”

    陈一发还是嘟着嘴,不开心。

    刚好上嘴唇被叼住了,有点长但不妖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眨着,陈一发轻声道,“原来我说的是假的,不闭眼睛也挺好,果然是没经验,开车都不稳。”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又仿佛才是片刻。

    轻微的闷哼声吐出一个单音节,眉宇间有些不太舒服的皱意。

    紧着,眉展,眨巴着的大眼睛中全是细细密密的水意。

    ……

    “妈个鸡,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陈一发恨恨的道,一口咬在陆安的肩膀上。

    陆安就笑,“你知道天是什么颜色的吗?”

    陈一发偏着头有些疑惑不解,眉宇间有些倦意,她觉得,她被骗了!

    “怎么呢?”

    “你不是一直想上天,这会不是刚上去吗,什么颜色心里有没有点逼数了?”陆安表面很平静,声音却有一种压抑不住的……

    调皮。

    “无色!”陈一发咬着嘴唇,恨恨的道。

    ……

    次日一早,陈一发看了眼床单上比较触目的深深的血红色,叹了口气,“嗨呀,这把亏了,还得赔钱。”

    陆安就揉了揉她没打理的头发,“情商呢?”

    陈一发立马改口,“嗨呀,这把不亏,血赚,太开心了!”

    “啪~”

    “没诚意!”

    陈一发反手捂着被袭击的后裆,娇俏的翻了个白眼,“我要吃早餐!”

    ******

    本来该是柔情的一天,但因为京都这个城市有着三个很有同类敏锐的人……

    以及,还有一架准备从星城黄花机场起飞的飞机。

    一大早,陆安就不得不离开酒店,赶紧着回了盘古七星酒店。

    上楼换完衣服后,陆安叫上小九,“去机场。”

    紧赶慢赶,总算在茫茫多的车流中,提前赶到了京都国际机场,因为有通行证,奥迪a8l直接开进了一处停机坪。

    十分钟后,湾流g650缓缓滑入这块停机坪。

    陆安满脸堆笑的上去接过白容雪手中的行李箱,“妈,我帮您拿。”

    陆一元瞧了眼怎么看怎么都有点狗腿不对劲的陆安,“小安,你是不是在京都闯祸了?”

    “怎么会,我是老实人!”陆安可老实可老实的回答。

    白容雪就伸出手指,戳了戳陆安的头,“你呀你!没个正行!”

    陆安提前给陆一元和白容雪订了盘古七星的总统套,运气一向就是这么棒。

    紧着眼尖的陆安看到一辆车往这边开,有些狐疑的看了过去,“谁家也来接机了。”

    然后就有点愣,这车有点眼熟,车牌虽然没见过,但,如果没猜错的话……

    ……

    片刻后,白敬腾带着白念从大红旗上下来。

    白敬腾凑了过来,道,“姐,姐夫,路上堵车晚了点。”

    说着话,看着一年多不见的亲姐,用一种怎么看怎么都有点像小孩子犯了错的姿势站着。

    白容雪就板着脸,很是恨铁不成钢,“敬腾,腰杆子挺直!”

    “诶!”

    “姑妈,姑父,好久不见了,你们有没有想念念!”白念总是那么活泼……

    ……

    到底还是六人座的加长奥迪商务方便,白念上了奥迪商务,白敬腾坐回了自己的大红旗。

    两辆车一前一后驶离机场。

    “爸,我在盘古七星酒店给你们订了总统套,就跟我楼上呢。”车上,陆安扯开话题。

    陆一元就看了眼中排座椅上的白容雪,“问问你妈。”

    “妈!”

    “成,就住那了!”白容雪回答。

    表面上很平静,思绪却有些翻滚到了很遥远的二十多年前,那些过往的故事,这一次,是不是都会彻底成为记忆的一部分,不再浮沉?

    ======

    这车稳不稳,就问你们稳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