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豪玩无极限 > 第280章 我老了……(‘hjz666’+8/8)
    下一秒,各类**在夜景模式下的拍照闪光灯连成了一片。

    这可是大噱头,这会心里大抵都在想,该配个什么标题才能多点关注?

    怎么配图微博才能涨粉?

    发到内涵段子上该怎么博人眼球,热门不太好上吧。

    朋友圈点赞该怎么样多起来……

    什么光怪陆离的想法都有,就是没有人觉得应该为这位曾经为了保卫这个国度的老人家说哪怕一句公道话?

    年轻车主很不以为意的嗤笑了声,“打过鬼子?呦,了不起哦,个老不死的东西,给你脸了是吧?!没有五万,你就别想走了!”

    作势就要去推老头,鼻孔通常是朝天的他,对于当下的光景,有的只有羞恼以及丢脸所带来的愤怒!

    说着话回头随意的扫了眼周围的围观群众吼道,“一帮傻吊,看热闹没完了是吧?给老子滚!不然连你们也打!”

    动作幅度稍微大了点,挂在脖子上的大粗金链子晃荡了出来,在黄昏下,尤为的金碧辉煌!

    围观群众中没有人哪怕捏紧下手中的拳头,只是在人群中飘忽不定的微弱喊叫,说着一堆没营养的话。

    他们心下暗自说服自己,出门在外,怂一点好,看热闹就成,管闲事还是算了吧。

    ……

    年轻车主哼了声,回转过头,操起拳头作势就要欲打。

    老头浑浊的眼睛中,有那么一刻似乎有泪花闪过,这,就是他,他们,以及现在的他们砥砺前行,带来的平安盛世下的光怪陆离吗?

    平静的看着嚣张、狂妄、浑身上下全是戾气又那么不可一世的年轻车主,老头觉得自己老了。

    “够了!”平静的声音出现在场中。

    年轻车主那支扬起的攥紧了拳头的手终于还是没能落下,被陆安轻描淡写的捏在手中,任凭年轻车主涨红了脸,也动不了分毫。

    “趁我今天心情好,给老人家道个歉,然后拿钱滚蛋!”

    陆安的语气很平静,没有波澜,目光根本没看这个年轻车主,而是看了看这位似乎有些颤抖的老人家。

    “你……!”嚣张的年轻车主气得直哆嗦,另外一只手指着陆安,愤怒的道,“小崽子,你特么赶紧给老子松开!”

    见陆安看都没看他一眼,年轻车主更愤怒了,唾沫星子满天飞,“我说!现在,马上给我松开,否则我让你好…kua…唔~”

    “啪!”

    陆安反手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淡淡的吐出两个字,“聒噪。”

    “啊!”

    “赶紧录像!”

    “大新闻,宝马男当街被抽!”

    听到耳边传来的噪声,陆安目光平静的扫了眼这些围观群众,“热闹看够了,就回家!”

    不知道为什么,被陆安这么平静的扫了这么一眼,围观群众就有一股寒气从背心上往上冒,连拍照都不敢了,做鸟兽状散。

    那一眼中,所有人看到的只有一种淡漠的气势。

    那是一种陆安在明悟太极宗师境界的奥秘以后,理解的对于气势的借用。

    ……

    “道歉!”依然是平静的两个字。

    那一巴掌,让宝马车主的左边脸上浮现整齐的四道手指印,是一种很漂亮的血印红色。

    “你摊上大事了!”

    年轻车主脸上的愤怒罕见的消失了,尽管脸上火辣辣的疼,依然强撑着用一种比陆安更淡漠的声音说道。

    “啪!”

    顺手又是一巴掌,这回总算是两边脸都对称了。

    年轻车主气急,奋力一挣,抽出了被陆安捏住的右手,踉跄着退了三四步,后背顶在自己的宝马车上。

    看着陆安,语气是一种火山爆发前的平静,“现在赔多少钱都不好使了,竟然敢打我,我保证你今天吃不了兜着走!”

    陆安扫了眼年轻车主,“想叫人是吧?给你时间!”

    说着话,随手掏出**拨出了一个**,“小铭,帮我处理点事!”

    那边厢的白铭听到陆安平淡的声音后,几乎当下就福至心灵的明白了陆安此刻糟糕的心境,“表哥,你说地方,我马上到!”

    挂掉**后,陆安走到老头的身边,问道,“大爷,这都晚上了,您怎么还在外头,家人该担心了,还是赶紧回家去,这里我来处理就好。”

    老头摆了摆手,“那哪成,老头子不能让你替我背这锅,这些年我一个人收收破烂,还是有些积蓄的,顶多……”

    话说到一半,似乎想到了什么,没继续说下去。

    从头到尾,老头站在那里就没动过,姿势说不上多标准,但腰杆子直。

    老头突然叹了口气,看了眼那边厢正在打**的年轻车主,说了一句话,“老头子老了。”

    那种英雄迟暮,以及固守的信念被连绵冲击的悲凉,一下子就表露了出来。

    陆安几乎当下差点就热泪盈眶,他听得出来,老头应该没有后代,在京都这些年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了。

    所有的爆发,都是情绪的积累。

    “您放心,世道还没有那么糟糕。”陆安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却发现,这句话真的很无力。

    沉疴难起,积重难返。

    ……

    不到二十分钟,前前后后来了十多辆车,这条丁字路基本上都被堵了。

    年轻车主看到了后台到来,脸上的巴掌印都不那么痛了,点头哈腰的走了过去。

    “爸,覃少,就是他!我今天非整死他不可,开辆宾利了不起?”

    说着话,又开始叫嚣。

    陪着老头站着的陆安听到声音,抬头看了眼另一头几乎同时到的白铭等人,淡淡的道,“小铭,把这辆宝马砸了,碍眼。”

    这才回头看向年轻车主叫来的人。

    嚯,还是熟人。

    “呀,这不是陆少吗?给哥们一个面子,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得了,明天哥们摆几桌给你赔礼。”是从魔都那会跟陆安互怼过很久不见的覃风,以及被他教训过的吴胖子。

    覃风也看到了白铭,很客气的打了个招呼,“见过白公子。”

    陆安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覃风以及吴胖子,“覃少在京都也这么混得开呢?吴胖子你哆嗦个什么劲,脸疼?”

    父子俩被同一个人教训,几乎相同的是,都得装孙子。

    吴胖子他儿子那个年轻车主脸上的红肿似乎更疼了,白铭可没给覃风什么面子,顶多是点了下头。

    然后手一挥,早有准备的人从后备箱中拧出大铁锤,叮叮当当就开始砸车。

    听着耳畔铛啷啷的声音,覃风咬了咬牙,淡笑道,“成,陆少厉害,领教了,山水有相逢,以后再看。”

    说着话深深地看了眼陆安,以及站在那里点了支烟的白铭,手一挥,“我们走。”

    陆安淡淡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

    =======

    破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