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豪玩无极限 > 第275章 观山悦
    “什么?白老去了香炉峰?他这身子骨,可受不了那么高的山风,得劝..lā”

    “这十多年来,白老还是第一次踏出他白家的宅院吧?”

    “没记错的话,是第一次,连近在咫尺的府右也从没来过,果真就没问世事。”

    “现在要紧的事情是劝白老下来,这会怕是里里外外都传了消息。”

    不管怎么说,白老爷子和陆安去了香炉峰是既成事实,谁也改变不了,这件事的直接结果就是——

    陆安的名字这一天在京都如雷贯耳。

    他的资料第一时间摆到了很多人的案头。

    一些事情也相应的被挖了出来,从来就不存在什么绝对的秘密。

    ……

    “登高望远很难,我们经常站到了高处,目光也很容易被眼前的浮云遮住。”白老爷子语气很平静,不急不缓。

    “更别说常常站不到那么高,小安,你觉得老头子的话有没有道理?”

    陆安抬头看了看头顶的云层,又看了看脚下的繁华都市,点头回答,“外公说得很有道理。”

    一叶容易障目,登高望远没表面那么容易。

    人这一生,不仅是一路的失去,也是从一口井跳到另一口更大或者更小的井的旅程。

    又或者是跳出井口的旅程。

    很多人一辈子走走停停,最终还是一只青蛙,坐井观天。

    白老爷子双手拄着拐杖,似乎轻轻的叹了口气,“当年的我,站得位置大概差不多到这么高。”

    说着话,白老爷子指了指脚下不远处的一座山头,比喻很形象化。

    “总惦记着头上还有座山,看的就不够远,有些事情就做得不够妥当……”

    陆安第一次从白老爷子的嘴里了解到陆家和白家这些年的恩恩怨怨。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场不大不小的低幼闹剧,只是参与这场闹剧的人身份不一样,影响便不一样。

    很多很多年前,那时候陆安的外婆还在世,那时候陆安的妈妈还是白容雪小女孩,就被订了一门亲事。

    本来也就是两个长辈嘴上一句半真半假的玩笑话,那会连白老爷子自己都没多当真。

    总之,后来白容雪认识陆一元并且觉得结婚的时候,‘亲家’上门了……

    结果显而易见,白容雪并没有屈服来自白老爷子以及外部的压力,毅然决然的跟那会还不是陆总的陆一元回了湘南。

    结婚的时候,白家没有来人,因为和‘亲家’的关系很僵,白家有点下不来台,在加上一些其它的因素,就这样梗着。

    不久,陆安的外婆去世,跟这件事虽然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却让白容雪错过了很多,也让白家和陆家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

    白容雪不戴手饰的原因很简单,那只斑驳的镯子,是她离开京都前,她妈妈留给她唯一的东西……

    很多事情就因为这些隔阂,沉淀得愈发幽深久远。

    “这些年足不出门,总算是明白了老领导当时跟我说的话,站得越是高,目光越是要向下,而不能向上,远和上是不一样的。”

    白老爷子叹了口气,说出了这句积压在心里的话。

    当年,白老爷子的离休算得上黯然落寞,他也是近几年才明白,哪怕没有曾经的亲家那档子事,他也爬不上。

    毕竟不是真的爬坡登高啊。

    陆安只是听着,这些往事发生在他还没出生的时候,他没有发言权,他的人生经历也不足以让他对这些事情有一个准确的判断。

    ……

    “小安,知道我今天带你来这里的原因了吗?”白老爷子突然笑了,脸上的神情是一种对晚辈的慈祥和关爱。

    陆安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继而搔了搔头。

    似懂非懂。

    白老爷子握着拐杖敲了敲石板,道,“孺子不可教也!”

    说是这么说,语气还是很轻松的。

    白老爷子今天的谈兴很高,脸上的笑意浓了许多,接着说道,“跟我说说你那动静越来越大的公益?”

    “算不上达济天下,只是一点力所能及的尽力而为,能管一巴掌地块,就管一巴掌。”陆安的回答显然没有很圆滑。“也没想过要坐到什么样,一步一步来吧,能力只能到哪,就停步到哪。”

    白老爷子却哈哈大笑,“脚踏实地,很实在,到以后别忘了现在的本心!”

    陆安点了点头,没胡咧咧的表态。

    最后,白老爷子也没说出那句提点的话——

    陆安现在站得刚好不高,但也不低,目光该适当的往下投放,而不是往上。

    任何行业都像建房子一样,根基越稳,才能让楼层越高啊。

    ……

    这时,中年男人走了过来,看着白老弯腰恭谨的说道。“白老,有同志上来了。”

    白老爷子摆了摆手,淡笑道,“我这把老骨头也越来越中看不中用啰,尽给人添麻烦。”

    “走吧,下山回家。”

    后一句话是对着俯瞰京都的陆安说的。

    “诶。”

    陆安应了声,恭敬的走到老人家身边,搀扶着老人家下山。

    海拔不过二三十来米的路,蜿蜒曲折,上山走了十来分钟,下山却走了二十分钟。

    在红旗和考斯特旁边多了两辆黑色的奥迪,车旁站着几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看到白老爷子后,连忙走了过来,嘴上的话是恰到好处的一箩筐。

    “白老,您来香山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我们也好安排不是。”

    “白老,……”

    白老爷子摆了摆手,平静的说道,“老头子只是想出来散散心,没想到会给你们添麻烦。”

    几人就忙说这啊那的,总不能顺杆往上爬吧。

    ……

    回去的时候,红旗车先把陆安送到盘古七星酒店。

    临分别前,白老爷子说出了今天的目的,“小安,你告诉陆一元,让他和你妈来一趟京都,就说是我说的。”

    陆一元哪怕再不喜欢白老爷子和白家,白老爷子这点薄面还是有的。

    陆安点点头,“好的,外公。”

    今日,观山悦。

    ******

    回到酒店后,陆安当下就给家里去了个电话。

    “爸,妈也在家吗?”

    电话一接通,听到听筒中的声音,陆安就问道。

    “在家,你找你妈是吧?”陆一元理所当然的问了嘴。

    “没有没有,我找你们俩。”陆安笑着道。

    那边厢的陆一元摁了下外放,叫过白容雪,“说吧,你妈过来了。”

    “爸,妈,是这样的,上午陪外公出去走了走,外公跟我说,让你和妈来一趟京都。”

    “哦。”

    没了,陆一元就这一个字。

    白容雪甚至没吭声。

    ……

    “这事先不说,你这次又去京都忙什么了?怎么会去你外公家?”陆一元有点好奇。

    陆安一五一十的回答,“……我也没干什么,走个路遇见了大舅,然后就这样了。”

    “嘴里没一句老实话!”

    白容雪在一旁哼声道,“我就不信你一个人会去皇城根儿!”

    “行了,你说的我跟你爸知道了,会去京都的。”

    陆安之所以昨天没给白容雪打电话的原因就是想听听白老爷子今天的话。

    =====

    破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