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豪玩无极限 > 第245章 这光头保熟吗?
    从一开始,陆安就知道这个女人是骗子。

    而且是那种其实最恶心的骗子,她们利用的是人与人之间那种初相识的基于对陌生人的基本信任以及良善的同情心来行骗。

    从根源上来讲,这样的人,是让整个社会变得越来越没有信任感的罪魁祸首!

    本来陆安是不想做得太过分,最开始甚至给了这个女人机会,让她适时收手,可是他的好意并没有被这个女人接受。

    有人要说了,几十块钱而已,对你陆大少连跟腿毛的万分之一都不算,随便糟蹋的钱都不知道多少万了,信这个女人一回又怎样?

    何必如此刁难呢?

    陆安刚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转念一想,任由这种事情发生也不太好,最终在他一而再再而三给这个女人机会还不知难而退的时候,触发了任务。

    再一个,陆安在心中嘀咕了一嘴,我,就这么像没见过女人的样?

    陆安跟在这个年轻女人身后,看着女人偷偷摸摸的动作后,似是不经意的问道,“你手机不是还在吗,怎么不问家人或者朋友给你发个微信红包呢?”

    这是这个女人跟陆安的对话中最大的漏洞。

    讲实在的,一些大学生或者宅男或者**丝遇到一个妆化得不错的年轻的陌生的女性甜腻的借个几十块钱上百块的,就算没带钱包也会掉进这个很不用心的坑中。

    或者是明知道被骗了还乐意在‘美女’跟前傻子一回,或者是巴不得能加上妹子的微信,或者是脑子短路,没意识到这个坑。

    又或者,是好歹有个像模像样的女人陪聊了会天,几十上百块借就借了。

    而这个女人接下来的话,也证明了其实她们的套路还是挺适合大学生的。

    “帅哥,如果家人会用微信发红包转账的话,我也不至于几十块钱还要找你借了,家人都不敢绑定银行卡到微信上的。”

    年轻女人的话条理挺分明的,也算是有理有据。

    的确现在有很多长辈们不太敢绑银行卡到社交软件上,倒是功能都玩得挺溜。

    没等陆安开口,她接着说道,“出门在外一时难,我这也实在是没办法,幸亏遇到帅哥你了。”

    这个时候的年轻女人已经决口不提借钱的事了。

    大概是4分钟不到,这个年轻女人带着陆安走到了一条小巷子,搭眼就看到了一个同样貌似精妆的年轻女人。

    只不过

    多了几个穿着黑色短袖,留着毛寸头,胳膊上还有纹身的男人。

    陆安似笑非笑的扫了眼几人,看着已经换了衣服嘴脸的年轻女人,没有说话。

    年轻女人算是找到了依靠,撇了撇嘴,很是不屑的道,“本来想轻松的找你‘借’点小钱,你好我也好,现在嘛”

    那几个毛寸头撸袖捏拳的,有些按捺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看样式,这下一秒就要爆!

    陆安好整以暇的看着这几个纹身男人,和刻薄嘴脸的年轻女人,轻笑了笑,没说话。

    几个小瘪三,应该是想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却当时——

    踢踏的皮鞋跟磕地面的声音响起,一个吊着膀子的男人从巷尾走了出来,鼻孔以四十五度角朝天,仿佛全身上下都是bgm。

    张开口露出了缺了好几颗门牙的嘴,目光不可一世的晲了过来,然后

    想要说的话卡在喉咙管里,怎么也说不出来,口水的急剧酝酿,让他的喉咙痒得厉害,咳嗽了好几声。

    最终还是没能完整的说出半个字,张开的口怎么也合不上。

    年轻女人在这个吊着膀子,留着光头的男人出现以后,脸上的得意全然不加掩饰,呲溜一下就靠了过去。

    这时正压着嗓子,极其娇柔做作的腻声说着,“大哥您可算来了,这小子是捏圆还是搓扁,您发话。”

    另几个毛寸纹身男也一口一个大哥您发话,摩拳擦掌的,随时准备要动手的节奏!

    陆安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吊着膀子的光头男人,挺怀念那时候抓着一把红的绿的紫的的头发提溜的快感。

    光头男人嘴唇动了动,不愧是混儿,装孙子这活真不用教,当下就是一巴掌扇到年轻女人的脸上,吼道,“你是瞎了眼了吗!”

    然后颠颠的凑到陆安跟前,大概隔着有三四米的距离,点头哈腰的道,“大哥,是我错了,没没教好手下,我”

    话还没完呢,就自己给自己扇上耳光了,一边扇一边说我错了。

    陆安双手抱在胸前,晲着这个真能装孙子也真能狠心扇自己耳光的光头男人,笑呵呵的道,“哎呦,你这换了造型,我还差点没认出来呢。”

    说着话,走过去拍了拍光头男的浑圆溜光的光头,光头男人一动不敢动,生怕惹怒了陆安。

    他是经历过那个晚上的横扫的,现在说话漏风还是拜陆安所赐,好悬有两月没看到这个煞神了,怎么好死不死又自己撞上去了?

    要知道那会他逼不得已路过星辰醉饮的时候,都是绕着道的。

    陆安一边拍着这颗光头,突然想起一句很经典的话,“你这光头,保熟吗?”

    这个曾经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现在变成光头的男人一听这话,脸都吓白了,立马道,“大大大哥,我也不知道保熟不保熟啊,您”

    陆安饶有兴致的道,“最近越混越出息了?自己都有小弟了,嗯?”

    说着话,陆安目光淡淡的扫了眼目瞪狗呆的围观群众甲乙丙丁,也就光头的小弟们,以及捂着脸想哭,不敢哭,想哼,不敢哼的年轻女人。

    甲乙丙丁和两个年轻女人看到陆安平淡的目光,下意识的身体就是一缩,连他们的老大都这么装孙子,他们要是分不清状况,那就不适合这行。

    光头男人飞快的抬头瞅了眼陆安,唯唯诺诺的道,“没没大哥,我也是混口饭吃,之前的大哥走了您言语一声,要怎样才放过我们别”

    陆安笑了笑,也没在折腾这个光头,淡淡的道,“自己打电话报警,我就在这里等着!”

    十来二十分钟后,一辆警车赶了过来,光头男人考虑了下自己和小弟们主要是自己的身体承受能力后。

    衡量利弊得失,外加自己的理智告诉他,应该选择很显然更加善意的一方——

    人民警察。

    =====

    我就问你,这颗光头保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