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六三六章:好像很奇怪
    哼,真要把事情说清楚,陈领事会不出来?

    让我来说,可我又有什么证明?

    到现在还想拖延时间?

    江一鸣拿起又重新响铃的电话,看了眼显示器……估计这就是高层的做派,做戏哪怕被看穿了,也要做戏做全套。

    “喂,我是江一鸣。”

    “请你稍等。”对方拿开电话,但隐约能听到对方是在陈彬听电话。

    现在已经能确定叶知秋不在被审讯,江一鸣倒是放心下来,心想着如果花旗国会不会用一个假陈彬来忽悠自己呢?

    想来应该是不会的,毕竟现代通讯这么发达,陈彬什么模样,一张照片的事情嘛,更何况叫上陈彬,其主要作用还是确保叶知秋的安全。

    现在叶知秋已经安全了,那么陈彬要不要过来,其实都没什么区别。

    目前就等国内的合作小组过来,把事情谈妥,最后拿到未来信息,这件事也就算告一段落……

    “喂,你好?”

    “你好,陈彬陈领事?”

    想着,电话已经教到了陈彬手里,他听闻是国内过来的代表,所以张口便是龙国话。虽然这年头要弄个龙国通也不是问题,但试试嘛。

    江一鸣也是用龙国话回答的,“我是江一鸣,不知道陈领事有没有听过我?”

    “抱歉,或许是陈某孤陋寡闻。”

    想来也是,武林争霸赛都还没打呢,我这战神的名号,估计也就国内,而且是关注竞技格斗的人才知道。

    江一鸣撇了撇嘴道:“无所谓了,花旗国的人又给你说清楚是什么事吗?”

    “没有。”

    “我就知道,故意拖延时间,还敢说有诚意。”江一鸣吐槽了句,进入正题道:“具体内容我也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你,但大致情况是这样,一份很重要的信息,关系着我们和花旗国两国的合作。目前国内的合作小组还在路上,袁大使虽然在和花旗国总统交涉,但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所以我们现在要保证一个人的安全,并确保他不被审讯。”

    陈彬有点晕,含糊道:“嗯嗯,你继续说。”

    “事情确实有点匪夷所思,但我能说的也就这么多。或许你对我还抱有怀疑,但我们这样想。我骗你过来,有什么好处?”

    陈彬一怔,对啊,芝加哥莫名其妙的封城,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之后人可以离开,但供电供网依然没有恢复,甚至还启用了电波干扰。

    所以在没办法的情况下,陈彬派人离开芝加哥,一来了解情况,二来汇报情况,三来,也想着离开的人回来后,能让大家心头有底。

    可现在离开的人没有回来,偏偏花旗国nsa的人跑过来,不清不楚的放了半天屁,最后又找了个不知道是不是龙国人的龙国代表,又不清不楚的扯了一通淡……

    不过就像江一鸣所说,没必要骗你嘛,骗你又没有好处。

    所以陈彬稍微安排了一下后,这就带了两个人,坐上了nsa的车。

    等他们抵达nsa芝加哥分局……当然,秘密部门是不会在外面悬挂nsa这种招牌的,分局又不是总部,这可是正儿八经有外勤,要办公的地方。

    陈彬三人也进入会议室后,首先吸引他们的倒不是江一鸣,而是从地上,一直蔓延到墙上,呈溅射状的血迹。

    然后在注意到墙壁上的大洞……

    三人脑海里估计都在琢磨一个问题……whataeryou弄啥呢?下马威?

    这时,三人才看到面向门口,坐在沙发……嗯,他居然把沙发抬过来了,坐在沙发上喝茶吃东西的江一鸣。

    很明显的东方面孔,他就是江一鸣?

    陈彬微微点头,“江一鸣?”

    “是我。”江一鸣放下蛋糕,拍拍手上前和陈彬握了一下,“陈领事你好,都坐下说吧,这事还不知道得谈多久呢。”

    “呃……”

    “我是说两国合作的谈判,不是说我们。”江一鸣指了指显示器,“我们的任务,就是确保画面中的人安全,以及不在遭受审讯。”

    “哦?”陈彬虽然还是不解,但从已知的线索来看,江一鸣所言非虚。

    于是他也拉了张椅子坐下来,“不知道我能不能多了解一点情况?你知道,从封城开始,怪事太多。当然,如果是我不能知道的,就当我没问。”

    “嗯,这些事还是等以后再说。”江一鸣扭了扭屁股,整个人很没坐相的陷在沙发里面,“我们四个人,换班盯着就行,那什么……会斗地主不?”

    陈彬:“……”

    随行武官:“……”

    “咳。”陈彬也是醉了,而且越发有点看不懂,这江一鸣是要闹哪样?虽然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芝加哥封城,就对是天大的事。

    而且要防止监控画面中的人免受审讯……江一鸣单枪匹马的,到底是依仗了什么呢?

    陈彬目光撇到地上的血迹,“这是?”

    “哦,刚才洋鬼子还想拖延时间,被我弄残了一个。”

    ……吹牛不打草稿,你凭什么?

    陈彬想不通,如果花旗国真想玩花样,就凭你一人,怎么可能拦得住?更何况芝加哥封城,根本没有消息出得去。

    说句不好听的,就算他们杀人灭口,我们也只能是案板上的肉,任其宰割啊。

    也罢,反正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做好自己的事就好。

    陈彬如此想着,也算是确认了江一鸣的身份,并相信了江一鸣所说的情况。

    他开口道:“小严,你回领事馆,再叫些人过来。虽然事情还不清楚,但多个人盯着,也能保险一点。”

    “是。”其中一名武官要求离开,nsa的人也没阻止,还派车送他回去。

    陈彬回头过来,又让另一名武官看好监控,然后才问江一鸣说:“既然要防止他继续受审,芝加哥又没有信息能传得出去,为什么不放他出来呢?又或者让我们能亲眼确认……”

    “我也想。”江一鸣道:“不过这里面事情很复杂,而且影响很大,所以在合作谈妥之前,他们是不会让我们和叶知秋见面的。”

    “哦。”陈彬恍然,然后凑近了对江一鸣耳语道:“芝加哥的所有信息都传不出去,你看是不是应该派个人出去联系一下,不然谈判时我们的人不知道情况,很可能会被花旗国人当成软肋。”

    有道理,干大事的是不一样哈。

    江一鸣一拍脑门道:“要不让我进城后先和你联系呢,考虑不周啊。陈领事,这事抓紧办。”

    “都是为了祖国嘛。”陈彬谦虚了句,然后就让另一名武官去处理这事。

    但这位武官却皱着眉头道:“领事,江先生,你们看这个监控画面,好像很奇怪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