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六三五章:诚意和信任
    “情报确实吗?”

    “确实。”nsa芝加哥分局,史密斯拿着专线向总统汇报道:“就算海森被收买,但其他的船长不会被同时收买。”

    “嗯……如此说来,龙国在基因技术上,已经有了这么大的突破?”

    “看来确实如此,未来信息这种事,本就是机缘巧合,但龙国全能先一步监视威尔。若非特工李一早暴露,我们根本不会知道未来信息的情况。”

    总统沉默了一会,“如果未来信息也曾在龙国出现过,那一切就可以说得通。在龙国出现那次,龙国也同样没有准备,所以他们所获得的信息也不完整。”

    “虽然不敢相信,但也只有这个可能了。”史密斯道:“江一鸣已经在过来的路上,您看……”

    “应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但要注意分寸。”总统道:“我这边还要和龙国大使继续开会,龙国那边过来的合作小组……你最多还有十个小时。”

    “我知道了,我会尽最大努力,撬开叶知秋的嘴。”

    史密斯挂掉电话,便有人敲门进来。

    “报告,龙国代表江一鸣到了。”

    “这么快?不是让他们多绕两圈吗?”

    “江一鸣要求乘坐直升机,所以……”

    “知道了。”史密斯有些心烦的捏了捏鼻梁,“带他去会议室好生招待,等陈领事到了再说。”

    “是。”手下微微立正,关门离开。

    史密斯看着监控画面上的审讯,打开话筒道:“你们还有一个小时,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撬开他的嘴!”

    ……

    “江先生这边请,喝点什么?茶还是咖啡?龙国人都习惯喝茶对吗?”

    “你们负责人……不,你们指挥官呢?”

    “指挥官正在往这边赶。”

    江一鸣皱眉道:“难道不应该带我去直接见他吗?”

    “很抱歉,在合作事宜谈妥之前,贵我双方需要选择在一个更安全的地方会面。”

    所以……知秋不在这里?江一鸣摸了摸鼻子,心想着是不是刚才表现的实力还不够,还需要大开杀戒才能让洋鬼子不耍花招。

    “江先生,请喝茶。”

    “你们的指挥官什么时候能到?”江一鸣接过茶杯,走到墙壁这边站定。

    “……”接待员正要搪塞,茶几上的专线电话突然响了,他松了口气道:“江先生,电话,应该是去接陈领事的人。”

    江一鸣想了想,一拳把墙壁给打了个大窟窿,“希望你们的指挥官能快一点,我即为代表,便能全权代表龙国,他若十秒内不现实,我便血洗这栋大楼。”

    “江先生,请你相信我们的诚意,指挥官确实在赶回来的路上,但十秒……”

    接待员咽了口唾沫,一早就知道眼前这人实力不一般,而且据分析说还没什么耐性,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而且……这特么哪里是不一般?根本就不是人啊!据说被大炮都没轰死……

    “还剩五秒,你会第一个死。”

    接待员脑筋急转,本想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但如果江一鸣真血洗整栋大楼的话,岂不是正好能碰到叶知秋?

    失算了。

    不过……

    接待员脖子一梗道:“江先生,如果你非要这么做的话,贵我两国就只能开战了。我方已经摆明了诚意,但江先生的疑心似乎太重了……啊!”

    守在门外的nsa成员听见惨叫闯了进来,只见江一鸣提着接待员的一挑断臂道:“如果真有诚意,就应该让我看到叶知秋,确认他的安全。”

    “放下武……”nsa成员用枪对着江一鸣,本想说放下武器,可江一鸣根本就没拿武器,放个毛线啊,所以他额头冒着汗珠,“你冷静点,这样做除了阻碍我们的合作,什么意义都没有。”

    江一鸣把断臂还给面色惨白,几乎要昏倒的接待员,“我还是那句话,你们没有诚意,就算你们的指挥官不在这里,有专线电话可以让我和陈领事联系,难道就没有专线电话和我联系?”

    “那让我们先带他去止血行吗?”nsa成员指着接待员问。

    “可以。”江一鸣点点头,然后看向墙上的挂钟,狞笑道:“不过十秒好像早已经过了。”

    “等等!”接待员尖叫道:“我这就联系指挥官。”

    “早这样多好,你失去胳膊,是你们指挥官的错,太贪。”

    草泥马,你们不贪?你们不贪一开始会偷偷摸摸的监视威尔?

    接待员心头怒骂,不过他身在这个位置,自然也明白有些话,大家心头明白就行,说出来就影响感情了。

    双方坐在在高档的地方谈判,其实和那些地痞流氓踩着板凳在大排档谈判都是一样的,只不过谈话的方式更礼貌一些,争取的权益更高端一些罢了。

    但说到底,不管是怎么样的双方,能坐下来谈,那么双方的实力肯定是要相对对等的。

    不然……有句话不说的很好么?弱国无外交嘛。

    既然能轻轻松松的打死你,那为毛线还要和你谈呢?

    电话很快接通,史密斯也没想到江一鸣会这么彪,而且他娘的还有这个实力彪,但个人实力再强,影响力也是有限的。

    所以史密斯还是打着太极拳,“江先生,贵国想来以礼仪之邦自居,没想到原来这么野蛮。”

    “看来指挥官先生真的不在这里,但你就这样让你的小伙子送命,良心就不痛吗?”

    “……江先生,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我们现在是在谈合作,不是你说了算。”

    这家伙作为芝加哥的最高指挥官,目前还能这样和我说话,就证明叶知秋还在坚持,就证明他们还没获得完整的信息。

    江一鸣笑着让自己思考了下,“当然,但我进入芝加哥也有好长时间了,指挥官先生始终避而不见,就很难让我相信贵方的诚意嘛。”

    草,你还不是担心叶知秋撑不住。

    史密斯道:“怎么会?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嘛。或许是我的人在招待上有什么纰漏,所以让江先生误会了。”

    草,绕来绕去差点把正事给我绕忘了。

    江一鸣道:“那现在史密斯先生是否能让我看到叶知秋呢?我需要确认他没有被继续审讯,毕竟这是我们合作的前提。”

    “在合作事宜谈妥之前……”

    “这个借口你的接待员已经说过了。”

    “不,江先生误会了。”史密斯道:“我是说,在合作事宜谈妥之间,我没有权利让你们面对面,但我可以让你确认他的情况。”

    “怎么确认?”

    “请稍等。”史密斯拿开话筒,似乎在向手下交代什么,然后就见会议室外又进来一名nsa成员,手里还抱着一台显示器。

    他安装好显示器后,画面上立刻呈现出了监控叶知秋的画面,虽然遍体鳞伤,但可以确认,他目前没有遭到审讯。

    史密斯道:“江先生,现在可以确认了吗?”

    “可以。”

    “那请你和陈领事通话,听手下说,你并没有接听电话,所以陈领事还在领事馆,并没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