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六二五章:三方监控
    未完成!

    什么意思?因为回到了过去,所以任务需要重新完成?

    那威尔威顿还真是悲剧啊,还得被杀一……不对啊,伟大的任务并没有重置,也是说系统的时间线……不,应该说我的时间线,和这个世界的时间线并不重叠?

    江一鸣在翻出纸笔,在面花了条线,代表这个世界的是时间线,然后又在这条线重叠花了条线。

    并在延伸出去一段后,打了个圈,又回到之前的位置。

    好复杂……

    江一鸣没吭声,系统喵也不知道他在鬼画些什么东西,便催促道:“你有个升级大礼包,请注意查收。”

    “开启。”

    “咚喵~获得鬼辩。”

    “……这又是什么鬼啊?”

    江一鸣感觉自己越来越跟不系统的节奏了,打开属性面板,在能力里面找到鬼辩,细细一看介绍。

    哦~这玩意屌爆了。

    是在使用这个能力的时候,可以让别人相信你胡说八道的话,哪怕是在荒谬的话都行。

    如说太阳从西边升起……

    不过这玩意有时效性,并且还会根据听江一鸣胡说八道那人,对江一鸣的信任程度,而影响时效性。

    不光如此,当时效过去,又或者对方因客观原因反证了江一鸣在胡说八道后,信任感会降低。

    嘶~这个也好复杂。

    江一鸣扣了扣头皮,然后一拍脑门,“哦~这不是催眠吗?”

    系统喵一怔,“你概括得很全面。”

    “有个毛用啊?”

    “本喵只负责提供能力,怎么用是你自己的事。”

    “你提供个屁的能力,还不是得靠我自己学。”

    “喵~”系统喵低吼,猫爪子在空一挠。

    哎呀,还威胁老子?

    江一鸣吐了哥槽,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打开手机度娘,开始研究心理学,心理暗示,又或者说催眠的技术。

    度娘百科看完,鬼辩成功入门了。

    脑海里凭空多出的知识,让江一鸣明白鬼辩……又或者催眠,是一门很复杂,而且很高大的专业。

    不光要针对被催眠目标的性格特点,还要取得被催眠目标的信任,能让他按照你的指示,以此来增强催眠的效果。

    而施展催眠的人,需要注意的问题更多了,语气语调,语言内容,甚至肢体动作的暗示,周围环境的陈设等等,都可以作为辅助催眠的客观条件之一。

    但鬼辩不一样,它能以一种不讲道理的方式,直接通过江一鸣作为介质,来影响被催眠对象的脑电波,从而使被催眠对象瞬间招。

    一句话总结:屌爆了,但在找到这个能力的正确用途之前,卵用没有。

    电光火石之间,江一鸣想过直接去催眠超级大佬,甚至通过电视直播,催眠全世界……

    但这玩意见仁见智了,入门级鬼辩,哪怕对江一鸣极不信任,并且抱有极强戒心的人,也会在瞬间被催眠成功。

    但时效只有一秒……一秒能做什么?

    让大家集体喊声叔?

    然后呢?

    被全世界公干?

    光想都不寒而栗,江一鸣打了个激灵,要是放在以前,这能力跑去撩妹什么的,简直完美了,不过现在……哎,说起来都是眼泪。

    当然,按照系统喵一贯的尿性,肯定是不会给出没用的能力,更何况这个能力和授人以渔有的一拼,都是属于不讲道理那个层面的。

    再加这个能力通过学习,只能达到入门阶段。

    而想要提升,只能不断的去使用。

    哦~

    江一鸣幡然醒悟,可以这么用的嘛,不过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呀?

    ……

    花旗国,芝加哥创新生物制药企业孵化园地。

    这是个占地三十多万平方米的新兴园地,由罗莎琳德富兰克林医科大学牵头,耗资八千万花旗币新建的。

    这儿邀请了大大小小许多制药公司入驻,而威尔威顿,在拿到博士学位后,服务于其一家公司。

    “从某种意义来说,他属于科学狂人的这一类型,每天都是实验室公寓两头跑,甚至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实验室里面。这不,晚还往实验室跑,工作狂。”

    利普,隶属花旗国国家情报局的初级情报员,他趴在窗口,看着目标从楼下离开,回头靠着窗户说:“其本身在生物制药方面,并没有多大的成,甚至连他现在研究的课题,也只是在攻克癌症,你说他能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弗兰克,同样隶属花旗国国家情报局的初级情报员,只不过他年纪大经验多,所以安排和利普一组搭档,也算是带带新人。

    他小口喝着咖啡,好像利普关注的问题,还没有他手廉价的,随处可买的咖啡有意思一样。

    “费兰克?”

    “我们按规矩做事行,只要尽到本分,任务有问题不是我们的问题了嘛。”弗兰克伸手碰了碰放在茶几的监听器,“相威尔,我更关心这个李,跟了他三年,本想着顺藤摸瓜,在退休前立个大功,但没想到他居然接了这么个任务。”

    “对啊,他为什么特意监视威尔?这说明威尔肯定有他的重要性,总不能龙国那边也出错吧?还为此暴露……”

    “早暴露了,只是龙国那边还不知道而已。”弗兰克说着,监听器里突然传来声响,于是他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还示意利普不要说话。

    利普微微点头,蹑手蹑脚走到监听器这边,侧耳听着监听器里细微的响动,同时把监控画面给调了出来。

    画面里,是个带着卫衣帽子,脸还遮着口罩,等身材的男性。

    透露出来的信息不多,只能得出这么多结果。

    两人悄声划着只有他们才懂的暗语,因为监控画面显示的地方,在他们楼下。

    利普:李的后援?还是别的势力?

    弗兰克:看打扮更像小偷。

    利普:小偷会跑别人家里装针孔摄像机?

    弗兰克:年轻人,你应该学着幽默一点。

    利普:我们现在怎么办?

    弗兰克:你先下去,看他到底是什么来头,别暴露自己。

    利普点头,悄声出门去了楼下,大概十多分钟后,他看见一个体态臃肿的家伙从楼里出来。

    本来他都没在意的,但深夜有人出门,让他起疑了,致电给弗兰克一问,神秘人果然已经离开了威尔的房间。

    乔装的挺快嘛,不过在我鹰眼利普面前,你,无所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