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六二二章:惊悸
    凌晨三点,西南军区总医院显得格外的宁静,不过很快,就被直升机震耳的轰鸣给打破了。

    值班的医护人员都看向窗外的星空,很奇怪谁会在这个时间,干出这么扰民的事情。

    很快,一架涂着迷彩色的直升机从天而降,两名脸上也画着迷彩的战士,将另一名脸上同样画着迷彩,但七窍流血的战士,抬下了飞机。

    “医生!医生呢?快!”

    医护人员见状第一时间就行动了起来,在第一声呼喊响起的同时,床架已经被推了过来。

    将七窍流血的战士抬上床架,值班医生争分夺秒的,把人给送到了急诊,简单检查过后,值班医生却开始犯难了。

    “医生?你别愣着,救他啊!”

    “小郑,冷静点。”

    说话的,是西南军区神剑特战中队的中队长,林东。他也是跟着直升机一起过来的,今晚这事,本就非常诡异。

    所以见医生犯难,他尽量用缓和的语气问道:“医生,他到底什么情况?”

    “问题就在这,我刚才给他简单检查过了,什么问题都没有……”

    “没有怎么会七窍流血!”

    “小郑!出去。”林东把激动的战士喝出去,砖头到:“医生,你继续说。”

    “可能问题藏的比较深,我先给他做全面的检查,能了解他是怎么受伤的吗?”

    “……”林东也犯难,想了想才道:“他没有受伤。”

    “哈?”

    值班医生心说老子信了你的邪,不过转念一想,病人穿着作战服,还画着迷彩……嗯,估计是出什么秘密任务受的伤,所以不好乱说。

    这些也都不管了,先送去全面检查。

    而在检查的同时,林东也把小郑叫到了走廊角落,很严肃的问道:“你再说一次当时的情况?”

    “当时真的什么情况都没有,训练时我和陶队在一起,渗透中碰见老猫,我就和陶队趴下隐蔽,然后陶队就突然大喊了一声,我还奇怪他为什么暴露自己呢,这个老猫可以作证。”

    林东看向另一名战士。

    “是真的林队,当时我听见喊声也吓了一跳,不过看见小郑马上就规避还击,等我俩分出胜负后,才发觉陶队趴在地上一直没动,过去一看他就这样了。”

    这个过程林东已经听了好几遍,太尼玛诡异了,无缘无故七窍流血,看来只能等检查结果出来,才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正想着,走廊上响起密集而快速的脚步声,林东看见来人,赶忙带着小郑和老猫一起立正敬礼。

    “首长好!”

    “稍息。”黄季礼,西南军区副政治委员回了个礼,关切道:“有结果了吗?”

    “还没有,还在检查。”

    “到底怎么受的伤?”

    堂堂西南军区的王牌,神剑特战中队居然在自己的训练场上,莫名其妙的受了这么重的伤,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嘛。

    要不然就是被别人打了都还不知道,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所以事情一发生,直接就惊动了西南军区的最高层。

    不过……这让林东怎么说呢?很明显,长官也和他一样,根本就不相信小郑和老猫说的这个版本嘛。

    好在这时医生又出来了,化解了林东的尴尬。

    “医生,他到底怎么了?”

    值班医生的脸都纠成了一个花卷的模样,“刚才全身上下都给他检查遍了,什么问题都没有,包括核磁共振,也没看到颅内有什么损伤的地方。”

    “这么奇怪?那他为什么七窍流血?”

    “不知道。”

    “你是医生你不知道?”

    “我我我就是个值班医生,我想这需要……专家会诊。”

    林东看向黄季礼,黄季礼马上就让人打电话,这事儿太诡异了,必须弄清楚。如果这是他国的新式武器……可为毛这么做实验?所以才太诡异了,必须搞清楚。

    军区最高层直接打电话,那效率也是刚刚的。

    很快,总医院各专业的主治医生,专家主任等等,全都赶回医院。

    来得早的先看资料,了解情况,在亲自检查一番后,开始和同行展开讨论,研究这到底是什么问题。

    究竟是因为什么,会让一个明明很正常,而且身体倍儿棒的特战队员,突然七窍流血。

    血液化验之内的结果也新鲜出炉了,并没有任何中毒迹象,相反被检对象的细胞活性,还好得来不要不要的。

    尼玛……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就在众多专家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位老中医姗姗来迟,自顾先进了病房,把着陶宇的脉象一看。

    嗯?

    老中医白眉一挑,还不信邪的又确认了一下,然后才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

    陪在旁边的林东闻声就不爽了,“这位……朱大夫,你这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

    朱志文扬着眉毛,他本来就是退休了的,因为医院缺乏经验老道的中医,所以才把他给返聘回来,再加上他已经年过七十,正是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的时候,所以倒也不怕得罪人。

    “这人到底什么家庭背景?胆子这么小跑来当什么兵?”

    林东上前一步怒吼道:“你说谁胆子小?”

    “他!”朱志文指着病床上的陶宇,“受惊过度这点小事劳师动众,灌两碗安神汤,睡一觉就好。”

    “啊?”林东愕然道:“不是啊,他刚才还七窍流血呢。”

    “被吓着了肝胆俱裂的都有,七窍流血算……七窍流血?”朱志文闻言一愣,赶紧又坐回去,重新给陶宇检查了一下,然后吹胡子瞪眼的说:“你这当兵的,瞎话咋张嘴就来呢?”

    “我……”林东郁闷,刚才他是七窍流血嘛,现在不流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不过两人的争吵,却把外面的人都给吸引了进来,有位医生就说了。

    “会不会是因为他的免疫系统和恢复功能都异于常人,所以已经自愈了呢?”

    “荒谬!按朱老的说法,他是受惊过度,而被吓到七窍流血,至少也是肝胆受损,哪能修复得这么快?”

    “你这就是说朱老误诊喽?”

    “喂!你个小王八蛋,老夫都退休了,你还挑拨离间?”

    “朱老你这话说的……”

    “够了!让各位来解决问题,不是……”

    黄季礼喝止道,但话没说完,陶宇突然大吼一声,从病床上跳了下来,然后一把掀翻病床,整个人躲到病床后面。

    “陶队!”

    “小陶!”

    一群人围拢过去,陶宇满脸惊愕,环顾一圈后抓住战友的手,惊喜道:“小郑,老猫,你们还活着!”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