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六一九章:好机会
    三个多月前,阿拉斯加,威尔士城。

    “老大!你没发觉你掉了什么东西吗?”陶宇眼睁睁看着江一鸣离城而去,跪在地上双手杵地,心里满是挫败感。

    当然,他也知道在城里打得有多激烈,所以江一鸣误会他已经死了,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你吼一声我难道不会答估计还真不敢答应。

    陶宇趴在天台,看着城边上密密麻麻的变异者,心有余悸。

    他不敢耽搁,这些变异者追着江一鸣而去,但在丢失目标后,他们就会继续游荡。

    所以,必须趁现在,离开这里再说。

    陶宇下了楼,绕道威尔士城的另一边后,才弄了辆车,绕了个圈子想要追上江一鸣。

    但事实证明,有的路,江一鸣走得,他走不得。

    因此,他不得不绕过变异者太多的城市,从一些乡村小道上绕行前进。

    也正因如此,路过人口稀少的乡村时,他倒也碰见了不少幸存者,而这其中,也有些志同道合的人,愿意和他一起,去寻找保护伞公司,为自己的亲人朋友报仇,并终结这个末日。

    在同伴的帮助下,陶宇一行虽然仍不敢往人口多的城镇跑,但杀一杀零星的变异者,清剿一下人口不多的乡村小镇,倒也是挺激发士气的。

    当搜索完阿拉斯加的疑是目标位置,陶宇发觉这些地方,似乎都没有江一鸣过来过的踪迹。

    于是他这才通过络,和江一鸣取得了联系,然后带着他的小伙伴,沿着海岸线,穿过枫叶国,进入了华盛顿

    在这里,可就不是阿拉斯加那种一百七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只有不到百万人口的地方。

    在阿拉斯加,他们都不敢奔着上千人的小镇进攻。

    而在这里,他们要面对的又何止上千人?

    在搜索位于华盛顿的第一个疑是目标位置时,陶宇再一次经历了亲手结果战友的情况。

    虽然这些战友是老外,也才刚认识不久,但生死与共的情意,却是做不得假的。

    往事重现,让他深深地自责,也让这个刚刚才成型的队伍,面临了第一次分歧。

    一些人走了,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还有一些人也走了,和陶宇分道扬镳,他们要的是生存,将人类的火种,继续保留下去。

    最后剩下一些人,很少很少,依然跟着陶宇,继续前进

    是为了求一个真相?还是为了报仇?又或者奔着那缥缈的,拯救世界的重任?

    没人知道,他们相互间都没有再提这个问题。

    吃一堑长一智,此事之后,他们在搜索新的疑是目标时,会一点点引出变异者,一点点的清剿。

    再后来,他们还会从目标位置变异者的分部情况,来提前判断是否就是他们要寻找的那个正确目标。

    但就算如此,减员,依然是个难以回避的问题。

    当成员越来越少,虽然途中还有人加入,但出不入敷,依然让陶宇的队伍,不得不放弃一些市区周边,又或者变异者太多的疑是目标。

    他们只能去那些建在远离人群的疑是目标位置,从西海岸,一路向着内陆进发。

    陶宇把这些都记录下来,虽然没有完美的完成任务,但至少也算是帮这个世界的幸存者们,争取到一些时间吧?

    只要能和江一鸣碰头,他就不用去重复搜索,他肯定能找到正确位置,肯定能解决这个末世

    抱着这样的希望,陶宇在疑是目标中挑挑捡捡,大半的时间,都用来绕路。

    但就算他这样的小心,这样的谨慎,却万万没想到,病毒还会随着时间,变异。

    记得那个深夜,月朗星稀,他枕着手臂,望着夜空的一轮弯月,听着隐约的咳嗽声,进入的梦乡。

    本以为是受凉感冒,但当他被惨叫惊醒时,却看见一张满是血污,丑陋而熟悉的脸庞

    乔伊,变异了。

    亲手杀掉乔伊,陶宇又哆嗦着,提前杀掉了被乔伊咬伤,苦苦哀求给他个痛快的麦克还有安娜,她在睡梦中就被咬死,甚至都没来得及呼喊。

    残酷的末日,并不会给他悲伤太久的时间。

    他检查了乔伊的尸体,身上本没有出现他期望,却又不愿意看到的伤口。

    换句话说,乔伊并不是怕死而隐瞒了情况,他并没被变异者伤到那么,他是怎么被感染的呢?

    陶宇不愿意去想,更不愿意去面对这个问题。

    但随着第二人开始发烧,咳嗽。不光是他,就连队伍里仅剩的另一个人,也明白了

    “病毒的传播力,变强了。”

    “是啊。”

    “可笑丹尼他们,还想找个地方苟活,哈哈哈”

    “再开快点,咳咳我不想死得没有价值,咳咳”

    陶宇紧咬着牙,默默把油门踩到底,等到了要搜索的目标附近后,他和还没被感染的怀特下车,看着艾伦驾车冲向目标,最后在变异者的包围中,炸成最绚丽的花火。

    “就剩你我了。”

    “不,还有他。”

    “战神吗?”

    “嗯,他肯定可以。”

    “没有意义了,就算他找到,全世界也”

    “不要说出来!”

    两人继续上路,一周后,怀特也步上了艾伦的后尘,整个世界,仿佛就剩下陶宇一人。

    就这样,他独自上路,又走了半个月,在他进入伊利诺斯州境的时候,忽觉一阵恍惚,险些把车装向路旁的树上。

    抬手一抹额头,微微有些发热,喉咙痒痒的

    “咳咳我也病毒,变异得好快”

    陶宇看了下地图,确定完方向后,面向东方跪下,磕头起来,热泪已在眼眶打转,但他强忍着,说什么也不让它留下来。

    “保佑我,让我对一次!”

    驾车向前,一路疾驰,他怕时间不够,更是日夜兼程。

    终于,在这天下午,他赶到了。

    远远的,看着孤零零耸立在草原上的基地,陶宇有一种预感,这次绝对不会错。

    “爸,妈,战友们,看我给你们报仇。”

    陶宇弃了车,带上武器向着基地摸了过去。他看见了,看见站在天台上的暴君,没错了,肯定就是这里。

    他更加谨慎的藏匿着身形,几乎是全程爬着接近的基地。

    虽然有些奇怪,为何门口和围墙上,没有哨兵,但不重要了。

    陶宇架好枪,透过瞄准镜,看到了飞机跑道上,疯狂奔跑的威尔威顿,也看到在飞机跑道远处,好些暴君围坐在一起。

    在玩什么?也不重要了。

    陶宇晃了晃脑袋,揉了揉有些发花的眼睛,还掐把大腿掐得发青,这才靠着意志力,暂时压制了病毒的干扰。

    准星里,威尔威顿停下来了,他在休息,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