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五九七章:举枪打飞机
    “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威尔威顿气得直拍桌子,“他俩连飞机都没有了,这样还能干掉一架我们的战斗机?”

    还不是你急吼吼的让我们追,不然打他个措手不及,早就给干掉了。

    斯通心里吐槽,但嘴上却说:“是我大意了,不过他们现在被困在城里,剩下的两架战斗机可以在高空应策,只要把暴君队伍调回来,肯定能杀掉他。”

    “这是你说的,如果他不死,你别想要下一期的疫苗!”

    电话被挂断了,斯通心里也是非常不爽,p的,本来说好搞定其他研究团队,就让我也冬眠等待创世的,现在居然说什么下一期的疫苗

    该死的王八蛋,你和那些政客同样肮脏,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尽快冬眠是吧?

    不过事已至此,没有回头路了。

    斯通呼了口气,“没听见吗?赶快把暴君队伍调回来!”

    近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停车场里,有一个略带喘息的声音,却有两个不同的脚步。

    吱嘎

    安全通道的门被轻轻推开,两个身影悄悄闪入,上到地面这一层后,两人席地而坐,一左一右贴在通风的窗口下面。

    “看来黑暗对变异者也有影响,看不见,他们就不会追。”陶宇调整着呼吸,又捂着嘴轻轻的咳嗽了两声。

    “那也多亏了敌机的声音扰乱”江一鸣扒着窗口向天上观望了下,“敌机也没发现我们,升高去搜寻嗯?”

    “怎么?”

    “不是搜寻。”江一鸣兑换的作战能力在提醒着,他眯眼道:“悬停高度不过千米,这似乎是在等援兵。”

    陶宇嘿嘿笑道:“抢到制空权还要等援兵,真看得起我们。”

    江一鸣举枪瞄了下,虽然悬停高度不过千米,但加上距离,却是超过了手中这条狙的有效射程。

    有胆在过来点啊?

    把枪放下,江一鸣没去责怪陶宇带猫跳机的问题,但这事儿要讲清楚不容易,更何况身处险境,就不要再去打击士气了。

    毕竟一开始也是头脑发热,没考虑清楚就开着飞机过来了。

    虽然带着狙,但这玩意是用来打暴君的,并没想到要去打飞机

    江一鸣琢磨着道:“这么拖下去对我们太不利,鬼知道援兵里是否还有飞机。被困在这里,拖也拖死我们,必须冲出去。”

    陶宇摇头道:“但制空权在对方手里,两架战机速度又比我们快。如果离开城市,荒野上更难打。”

    “所以得想办法敲掉敌机。”江一鸣笑道:“刚才你扔得不错。”

    “运气好。”

    “那你必须在运气好一次。”江一鸣说着一笑:“我也必须运气好一次。”

    陶宇挑眉,然后用力点头,“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你说怎么办吧?”

    半分钟后,江一鸣抓起系统喵塞进怀里,提着枪猫着腰,飞快向楼上蹿去,一路上都尽量不发出声响。

    如果在楼道里碰见变异者,那也尽量抢在变异者吼叫之前,悄然无声的将其干掉。

    一分钟之后,江一鸣来到天台,不过没急着出去,而是小心探头观察了一下,确定没有敌机在视线内。

    看来运气不怎么样啊,要是在视线内,就不用出去,可以直接不过也好,这运气肯定是想给老子憋个大招。

    江一鸣自我安慰着,沉下心来侧耳听着。

    听声辩位,这也是第一次尝试,但必须行!

    方位高度全都确定不了啊,江一鸣猛的睁眼,确定不了也得试试了,虽然只有个大概,但凭借反应,绝对不会比敌机的驾驶员慢。

    江一鸣打定主意,拉开枪栓在确认了一下子弹上膛后,这就抱枪走到出口,左右看了看后,猛的闪身出去。

    确定敌机位置的同时,举枪瞄准,在同时判断距离,风阻等多项公式。

    而且时间紧迫,他还不能算出公式后去调整上面的精读,只能靠偏移准星来进行预判。

    以上诸多考虑,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只见江一鸣闪身出去后,立即就是举枪开火。

    并且是连开两枪,就怕出现什么偏差。

    随着两团小小的火花,两枪都命中了敌机,但江一鸣猛拍大腿,卧槽他喵的,忘记计算装甲厚度了!

    真可谓是一子棋错,满盘皆输啊。

    敌机驾驶员刚开始也是吓了一跳,但反应过后就乐了,愚蠢的龙国人,不好好躲着等死,居然还敢蹦出来。

    拿枪打飞机?

    你以为你在拍电影啊!

    不过还真别说,你丫强枪法倒还不错。

    敌机调转了身子,驾驶员心说你出来了,那就别想好过,先赏你一发哎?居然不躲回去?

    江一鸣当然不会躲回去,躲回去会被炸的嘛。

    要是楼房结构不行,垮了咋办?

    更何况他和陶宇商量好了,他要负责吸引火力,好让陶宇能悄悄抵达预定位置。

    所以他开枪过后撒腿就跑,一个冲刺跳到了另一栋建筑天台上面,只不过按计划此时只应该被一架飞机追,而不是两架

    在第二栋建筑上继续跑,还没等起跳,敌机的机炮就已经发出怒吼,听闻机炮子弹在屁股后面追近,江一鸣猛的向侧面飞扑,避开了一次攻击。

    翻滚两圈躲进天台出入口的墙壁后面,听闻尖锐的破空声传来,江一鸣跺脚起跳,“麻痹,这么大优势还射!”

    人刚腾空,天台的出入口就被命中。

    轰!

    无数碎石溅射过来,噼里啪啦的打在背上,倒是让铁布衫给硬抗住了。

    不过爆炸的气浪,却把江一鸣的身体卷得更高,在空中失去了控制。

    奶奶个腿的,千斤坠!

    江一鸣提气下沉,后背却感到一股凉意,宗师级的危机感袭上心头,他赶紧全力展开铁布衫,抗住!一定要抗住!

    麻痹的!这运气被狗吃了吧?

    早知道不用千斤坠,就不用挨这一枪了。

    瞬间,后背剧痛,好像脊梁骨都要断了似的,超过毫米的机炮子弹,让江一鸣加速扑到了第三栋大楼的外墙上面。

    一口鲜血就喷在眼前,江一鸣也不敢多想,双手撑着外墙向下一推,让自己能下落得在快一些。

    而更多的机炮子弹,就蹭着他的头皮,把外墙打得个千疮百孔。

    刺耳的破空声又传进耳朵。

    靠!还来?

    江一鸣哭的心都有了,手脚并用在墙上一蹬,反正不是摔死就是被炸死,我命由我不由天,死也得死在自己作死的路上。

    人刚刚弹开,也紧接着就在眼前炸开。

    江一鸣双手护住头脸,铁布衫被催动着展开了百分之两百哗啦,虽然身体依然被弹片划伤了不少地方,但人却被爆炸的气浪卷着,撞碎了对面楼的窗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