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五九零章:生死
    随着波纹,还有黑白相间的液体,也从暴君七窍喷射出来。

    江一鸣收拳落地,不觉有些脚步虚浮。原本就是遍体鳞伤,已经流逝了很多献血,现在又全力爆发一拳,身上更是有好几处伤口跟着喷血。

    这特么才解决掉一个暴君,还有三个,怎么办?

    江一鸣面色有些苍白,拖着伤腿退开了几部,要是没受伤就好了……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啊。

    砰砰!

    这时又闻几声枪响,江一鸣侧目去看,原来是陶宇他们解决了一个暴君,现在赶过来帮忙。

    很好,又拖住一个,我只需要在解决……不,我只需要在拖住一个,等他们把另一个解决掉就行了。

    江一鸣刚打起精神,就见暴君曲腿一弹,整个人就像黑猩猩似的,横跨了它和江一鸣之间的距离,从天而降。

    哐~

    也不知道暴君到底有多重,反正丫落地下来,险些震得翻滚闪避的江一鸣没能站起来。

    跑!拖时间!

    江一鸣手脚并用,在暴君暴雨般的追击下左闪右避,好容易找着机会逃离了暴君的攻击范围,但瞥一眼陶宇那边,却也是战况惨烈。

    没有了热武器的暴君,整个人显得更像是一尊人形兵器,身上的枪眼虽然不少,但除了让他看起来更为吓人外,并不能给他造成多大的实质性伤害。

    而且他只需要护住脑袋,在面对常规武器的时候,简直就是无敌的。

    该死,看来指望陶宇他们是不太可能了。

    江一鸣稍微瞥了眼后,又被暴君追上,重新陷入狼狈之境。

    这样下去不行,失血过多,我的反应和实力只会越来越差,必须在拼一拼。

    翻身避开打来的拳头,江一鸣双腿一蹬,整个人擦着地面滑出暴君的攻击范围,而地面上则留下了一条血路。

    暴君收回拳头,怒吼着又扑了上来。

    江一鸣只觉一阵眩晕,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暴君的拳头已经近在咫尺,躲不掉了……

    双臂前架,硬挡!

    铁布衫~开!

    噗~

    从受伤的小臂喷出鲜血来看,身体的总血量已经不多了。

    嘭!

    拳头击中双臂,江一鸣和暴君都同时发出怒吼,两者同样向后退了两步。

    只不过暴君屁事没有,江一鸣的手臂……受伤的那条手臂,却已经完全耷拉下来,根本就提不起了。

    草泥马的!死老子也要拖你垫背!

    江一鸣此时什么也不想了,就好像回到了流落街头,同野狗夺食的日子。

    “来啊!”

    狭路相逢勇者胜,江一鸣全副心神都锁定在暴君身上,整个人不退反进,迎着暴君冲了过去。

    生死之际,这种专注和觉悟,让江一鸣进入了浑然忘我的境界。

    暴君拳还未动,但暴君的意图,以及细微气流的改变,却让江一鸣立刻知道了暴君的攻击方向。

    他侧身,恰好和打来的拳头擦身而过,然后右手在暴君的拳头上一搭,整个人弹起来,避开了暴君另一个拳头攻击的同时。

    也借着暴君收拳的时候,一脚抽向暴君的太阳穴。

    砰……砰!

    浑然忘我状态下的江一鸣忘了右腿有伤,吃痛之下眉头微皱,然后便一咬牙,强忍着又扭了下腰,将左脚又狠狠踢在暴君太阳穴上。

    这一脚力道不小,能看见反射着金属色彩的大拇指,都陷入了太阳穴之中。

    虽然江一鸣不善腿法,但这一击也让暴君如遭重创,脑袋猛的向右一甩,整个身子在向右倾斜。

    不过最终他还是站稳了,但耽搁这么会的时间,已经足够让江一鸣勾着他的脖子,又一记重拳打爆了他的眼睛。

    “嗷!!!”

    暴君痛嚎着摇晃脑袋,但江一鸣怎么可能让他给摇下去?左腿勾住脖子,右脚顶住下颚,整个人就贴在暴君头上,用还能活动的拳头,疯狂打砸。

    两个眼睛都直接打爆!鼻梁也砸塌显出拳印,继续砸!继续打!

    终究是失血太多,江一鸣没办法在全力爆发,虽然能打烂暴君的皮肉,但要打碎头骨,震毁大脑,却是难以办到。

    这时,暴君的回击也已经到了,一拳打在江一鸣背后,让江一鸣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整个人也从浑然忘我的境界中退了出来。

    然后他就竖起两根指头,一下插进了暴君的眼窝里面,深及手腕。

    因为这,江一鸣的手也被暴君眼眶的骨头擦破,难以拔出。

    但这一击,却深入暴君大脑,江一鸣在嘶吼着手腕一抖,便直接将暴君的*给搅成了浆糊。

    赢了?

    江一鸣狠狠地松了口气,拔了下陷在暴君眼眶中的手,倒是没能拔出来……也罢,尽力了。

    听着耳旁不断响起的系统提示,百毒不侵什么的……不在意了,也不知道陶宇他们能不能搞定最后一个暴君。

    如果搞不定……那也就这样吧……

    死去的暴君轰然到底,江一鸣也整个脱力,瘫在地上动也不想动。

    但……

    不对啊,刚才暴君反击怎么只用了一只手?

    江一鸣费力抬头,就见暴君的另一只手,捂在他腰间的包囊上。而从江一鸣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见包囊里面,有一组鲜红的数字正在疯狂跳动。

    *!

    威尔威顿,我日尼玛!

    江一鸣满脸癫狂,硬生生把手从暴君眼眶中拉了出来。为此,他付出了手上大部分的皮肤,以及少部分的血肉。

    然后向外翻滚,同时竭尽全力撑开铁布衫。

    没等他滚出两圈,*轰的一声炸了,把暴君都炸成了两节。

    气浪卷着江一鸣从马路的这头,飞到了马路的那头,然后撞断了一棵手臂粗细的树干后,才跌落下来,生死不明。

    陶宇这边也刚刚结束战斗,同样死伤惨重,整个队伍,四肢依然健全的,仅剩三人。

    听闻巨响〔爆炸〕,三人都为之侧目,叶知秋和欣儿更是惊呼一声,跑到江一鸣身边查看。

    欣儿呜呜哭着,不断推摇让江一鸣醒醒,此时的她,或许才刚刚经历了末日的惊变。

    一日之间,两个对她最亲的亲人,都离她而去……

    “叔叔!叔叔!你不要离开欣儿,欣儿以后会乖了……”

    “别哭,欣儿别哭,小师叔还没死!”叶知秋试探鼻息,又检查了心跳后狂喜过望,但很快他又意识到情况的紧急。

    江一鸣伤得这么重,必须马上医治,可眼下哪里还有医生……对!药浴!药浴一定能行!

    与此同时,陶宇提着枪,瞄准刚刚才与他并肩作战的同伴,泪流满面。

    “队长!开枪啊队长!”

    “闭嘴!”

    “队……队长,我不想……变成怪物,队……吼!”

    砰!

    “啊!!!”

    送走最后一名战友,陶宇把枪用力摔在地上,抱头痛哭,为什么一个都没留下?为什么全都感染了?为什么我连战友最后的遗愿都完不成?

    兄弟,我不是要等你变成怪物,我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