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五八九章:看暗器
    献血飞洒,几乎瞬间就倒下了一半人,少许几个没有断气的,也是缺胳膊少腿,又或者半截身子都没了,只能在地上痛苦哀嚎,等待死亡的解脱。

    陶宇等军人已经展开了反击,但手中的武器,除了减缓暴君前进的速度,以及暴君的准头外,并没有给暴君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江一鸣这时一把按住叶知秋,“护着欣儿,趴好别动!”

    如果是换了另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可定不会听江一鸣的,但叶知秋不会,他言听计从的趴在地上,并把欣儿压在下面。

    他再用行动告诉江一鸣,就算他死,他的尸体,也要保欣儿无碍!

    不过江一鸣赌对了,暴君的目标,从始至终都是他,只要他离开了欣儿,欣儿反而会更加安全。

    随着江一鸣的移动,暴君的进攻方向也变了。

    陶宇等人明显感觉到火力压制轻松了许多,终于可以定下心来瞄准,在陶宇的指挥下,所有军人都集火一个暴君。

    砰砰砰!

    在火神炮密集的枪响声中,几发零星的步枪枪声响起,在一个暴君头上炸开了血花。

    不过这依然不够,中枪的暴君回枪过去,又让陶宇的人减员三名。

    陶宇也是被刺激得双眼通红,带着人手规避寻找掩体,然后继续反击。

    有他们拖着一个暴君,江一鸣的压力……依然很大。

    他被三个暴君追杀,要不是拼着让伤口再次崩血的速度逃窜,早特么就被打死求了。

    而且就算是这样,就算是不断规避翻滚,他依然被子弹擦的遍体鳞伤,小臂和肩膀上,更是各中了一弹。

    这下可好,身上三处伤口了,处处都被挖掉了两指深的血肉。

    小腿上肉多还没伤到骨头,肩膀和小臂上那两枪,尤其是小臂上那一枪,江一鸣清楚感觉到骨头都好像裂了。

    草泥马的!

    江一鸣跻身在马路边低矮的水渠里面,稍微调整下呼吸,又赶紧移动起来,爬行时小臂首重剧痛,让他忍不住骂了出来。

    侧过身,以匍匐前进的方式继续爬,同时脑子里飞快转动。

    怎么办?应该怎么办?

    水渠就这么点大,还特么是条直线,暴君只要接近后,视线所及直接开枪,我躲都没法躲。

    所以要出去?

    不不不,露头直接就要吃枪子。

    难道只有早死一步和晚死一步这两个选择?我还不想死啊!

    江一鸣急得想捶地,可三个暴君都拎着火神炮,这特么每分钟数千发的金属风暴,怎么抗?怎么躲?

    哎等等!每分钟,数千发!

    江一鸣抓住一抹曙光,于是赶紧把衣服脱了下来,用步*着微微举出水渠……

    哒哒哒~

    金属风暴立马卷席而来,瞬间就把衣服给绞成了碎片,连带着把步枪都给打变了形。

    子弹的冲击虽然让江一鸣持枪的手伤口撕裂,但这至少说明办法找对了嘛。

    他又脱下件衣服,挂在变了形的步枪上,在举出水渠一点点,然后疯狂的匍匐前进。

    金属风暴追着抖动的衣服射击,很快就把这件衣服也给撕得粉碎,江一鸣受伤的手都快被震得失去了知觉。

    但现在还不能停下,继续。

    衣服没了,换鞋子,把鞋子支出去!

    左鞋没了换右鞋,然后是袜子,裤子……

    跨!

    头顶的光线突然一暗,江一鸣双目暴睁,他可不想要闭目等死。

    咔嚓~

    但暴君扣下扳机时,他依然闭紧了双眼,不过……空响!暴君没有子弹了!

    江一鸣狂喜啊,虽然还没脱离危险,但至少有一拼之力了嘛。

    暴君见没了子弹,举起火神炮当做武器,狠狠地砸向江一鸣。

    但这速度比子弹可就慢多了,江一鸣手足同时发力,撑着自己向前一跃,直接避开了打砸。

    现在也不需要在水渠里爬了,直接站起来跑更快嘛。

    当然,在此之前,还需要试试。

    江一鸣直接把变形严重的步枪丢了出去,嗯好,没有枪声。

    江一鸣一跃而起,然后就脸色大变,“我日尼玛!不按套路出牌啊!”

    只见一发单兵*拖着白烟飞来,江一鸣后仰下腰,险险的躲开了*,但站在跟前的暴君,又把火神炮砸了下来。

    翻滚!

    砰!

    火神炮砸在水渠的沿口上,迸裂了不少水泥碎片,疾射在江一鸣的身上,然后暴君也不回招,火神炮擦着沿口向江一鸣扫去。

    江一鸣避无可避,只能架起双臂挡在身前。

    砰!

    这一击,就好像蹩足的棒球选手,想要打出一个本垒打似的,不活作为棒球的江一鸣并未飞上蓝天,而是擦着水渠向前蹭了一段距离。

    麻痹的,没穿衣服皮都蹭破了。

    惹不起,还得跑。

    江一鸣借着被击飞的力道,手脚并用在水渠里爬行了一段后,很快找到重心又站了起来,但当他想要继续跑时,却发现已经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

    哐~

    一个暴君从天而降,稳稳的落在了江一鸣前面,和刚才打棒球的暴君,呈前后夹击之势。

    草!给条活路啊大佬!

    江一鸣也是没折了,若没受伤还有一战之力,现在遍体鳞伤,还得以一打二……哦不,一会就得以一打三,打个毛啊。

    反正活不成了,你也别想好过!

    “孙子!看暗器!”

    只见江一鸣扬手甩出一物,此物毛茸茸软绵绵,刚开始团成个球,在飞行中舒展开来,变成个带着爪子摇着尾巴的萌物……

    “喵!”

    系统喵怪叫一声,居然在凌空变道,绕过了暴君的拳头。

    卧槽!牛顿兄的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

    当然,实际上系统喵并没有真的凌空变道,而是抓着暴君的拳头,沿着暴君的手臂爬了上去。

    厉害了我的喵。

    反正不管怎么说,系统喵成功扰乱了暴君的视线,江一鸣趁机低头从暴君裆下钻了过去。

    而后一跃而起,眼中凶芒毕露。

    铁布衫~开!紧握的右拳上反射出金属光芒。

    易筋经~开!手臂上青筋暴起,大有炸裂的既视感,整条胳膊仿佛都大了两圈。

    吸气~没法脚踏实地,江一鸣只能抓住暴君肩膀,踩着暴君的后背借力,然后右拳挥出!

    八极奥义~猛虎硬爬山!

    噗!拳头瞬间没入暴君后脑。

    咔!连头骨都被打的破裂。

    嘭!全力爆发的冲击,竟然激荡出一股隐约可见的波纹,从暴君的额头涌出,荡漾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