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五八七章:惨烈
    痛!撕心裂肺的那种,如果不是身处险境,江一鸣严重怀疑自己回自己晕过去。

    不过听着密集的子弹扫射在墙壁上的声响,江一鸣不敢停留,连滚带爬又往前跑了好远,愣是顺着围墙跑到转角才停下。

    看一下受伤的左腿,小腿肚哪儿,被子弹挖去了两指深的血肉,献血更是撒了一路。

    这时回想起来,似乎在中弹的同时,还听见系统提示铁布衫经验飙升了一下。

    “卧槽,这铁布衫练来有瘠薄用啊!”

    系统喵探出个猫头,“要不是铁布衫护体,小腿以下全都给你炸没了你信不信?”

    “我信……了你的邪!”

    不看伤口还好,看了伤口,江一鸣眼泪花都要出来了,感觉着大地的震动,他又探头往墙角外看了眼。

    哒哒哒~

    无情的子弹扫射过来。

    呼呼~

    江一鸣拍着心口,好加在,幸亏缩得快,不然就给爆头了。

    不过现在也可以明确了,保护伞确实留了清醒的人盯着情况,而且暴君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要不然干嘛追着自己不放,不去找虎哥呢?

    这特么高达三米多,身宽体扩的暴君,奔跑起来大地都在震动,而且还是全副武装,打?打个大西瓜哦。

    一架直升机两个暴君……不好!欣儿!

    江一鸣没敢停留,顺着围墙绕了一圈。

    好在暴君虽然有些思想,但智慧并不算很高,要不然刚才江一鸣身在空中,直接就被突突死了。

    包括现在追着江一鸣绕墙跑,都体现出他智商捉急的现象。

    不过正所谓一力降十会,奈何还全副武装,没办法,接着跑呗。

    绕了一圈,见唐虎还抱着余珊珊在哪嘀咕什么,江一鸣也是捉急啊,喊道:“虎哥!你干嘛呢?”

    “小余中弹了!”

    ……所以呢?你当拍电影啊!

    江一鸣也是醉了,“跑啊!”

    “她好像有什么话要跟你说。”

    ……卧槽,真尼玛拍电影啊?

    唐虎:“她一直在说什么方法方法的。”

    嗯?找解药的方法!

    江一鸣仿佛看到一抹曙光,但身后紧追过来的暴君不容他过去追问,于是他又绕着围墙跑,同时让余珊珊把方法告诉唐虎。

    余珊珊嘴里全是血,她没被子弹打中,毕竟暴君的目标是江一鸣。但她被直升机爆炸的残骸和弹片击中了。

    一块残骸从后背插进去,穿胸而过,伤了肺叶。

    鲜血流进呼吸系统里面,让余珊珊张开嘴,只能不断吐血,却难以含糊的吐露出一个字。

    而且缺氧的情况下,也让她的脸色越发的发紫,脑海里无数回忆闪现,根本就集中不了思想。

    很快,江一鸣又绕着围墙跑了一圈。

    这次他把暴君甩得少远一些,一瘸一拐的扑到余珊珊跟前。

    “珊珊!珊珊!你想说……”江一鸣有医术,一眼就看出余珊珊没救了,而且也说不出话,于是又道:“写,珊珊你想说什么就写出来!”

    但余珊珊却偏头看了江一鸣一眼后,永远的合上了眼睛……

    卧槽要不要这样?

    江一鸣双拳紧握,也不知道是因为余珊珊死了,还是因为余珊珊没能把办法说出来。

    不过情形容不得他伤心或愤怒,暴君已经快要追过来了。

    “虎哥!”江一鸣指着刚才击落暴君直升机的位置,“去找武器,不然我们都得死!”

    说罢,江一鸣赶紧又一瘸一拐的带着暴君绕圈。

    眼下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唐虎身上了,不然这么跑下去,流血也得流死。

    江一鸣想着,又绕了半圈后,脱下衣服简单包扎了下伤口,虽然在奔跑中因为用力依然会流血,但聊胜于无嘛。

    在绕了一圈,唐虎已经提着火神炮跑了回来,江一鸣见状大喜,比划着让他稍安勿躁,等暴君追着自己跑过去后,在过来埋伏打背枪,争取一次性搞死丫挺的。

    唐虎明白后就地停下,等江一鸣又消失在墙角时,暴君也从另一边墙角追了过来。

    在等暴君跑过去后,唐虎拎着火神炮,偷偷往围墙那边跑。本想着翻墙进去,只等江一鸣在绕一圈过来,就可以从墙头上,直接从后面扫射暴君。

    但等暴君追到墙角时,却似乎已经厌倦了这种绕圈子的奔跑,它……它居然一下子聪明了,掉头过来反着绕圈子。

    而这么一来,他和正准备偷偷进村的唐虎,就大眼瞪小眼了。

    唐虎见状也没什么好犹豫的,火神炮直接发出怒吼,虽然他没有使用过这种武器,但凭借其强大的臂力和稳定性,他很快就修正了方向。

    子弹形成光链,从暴君的右上方,狠狠地拉了下来。

    但也正是这么片刻的耽搁,作为人形兵器的暴君,也已经开火反击,同样狂暴的子弹,倾泻而出。

    唐虎开枪的同时也在进行闪避,但两者相距的距离太近,又怎么可能完全闪开呢?

    不少流弹在中间碰撞,绽放出耀眼的火光。

    而更多的子弹,则分别击中了唐虎和暴君,绽放出更加刺眼的血光。

    哒哒哒~

    听闻枪响的江一鸣一怔,心里还骂唐虎怎么就耐不住性子,多等一下会死啊?

    但紧接着又听闻重叠的枪响,江一鸣就不知道该继续绕圈子,还是应该回去了。

    枪声重叠,很明显是两者在对轰……虎哥啊虎哥,你耐不住性子也就罢了,枪法还这么差……

    随着一阵密集的枪响过后,整个世界仿佛都陷入了寂静。

    江一鸣贴着围墙,侧耳倾听,没有脚步声,虎哥赢了?但我为什么这么慌呢?

    小心翼翼原路返回,当谨慎的把头探出墙角时,江一鸣呆住了。

    唐虎和暴君,两人都倒下了……暴君被子弹齐胸扫成了两节,而且子弹撞击引爆了他身上的弹药,整个胸口炸得就跟破布一样。

    但它还没死,瞪着眼珠子在那儿嘶吼。

    而唐虎……

    江一鸣瘸着腿过去,将炸裂的火神炮当武器,捣烂了暴君的脑袋后,才丢开火神炮,扑到唐虎跟前。

    “虎哥!”

    “咳……”

    唐虎的右臂齐肩没了,甚至连右边的胸口,连带着右边的腰肋,都被炸没了一节,肠子流了一地……

    他嘴里同样涌着血水,喉咙里咳咳咳的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因为被血水堵着,什么都说不出来。

    最后他拼尽全身力气,抓着江一鸣的后脖子,连血带肉末的喷出了两个字。

    “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