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五三七章:杀念
    凌晨零点半,东海海洋酒店。

    一辆鲜红的女款玛莎拉蒂,停在了酒店正门。

    门童一看豪车驾到,屁颠屁颠的就迎了上去,殷勤的拉开车门后,却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

    不光没捞到小费打赏,反而还被哼了一下我勒个去,我这是遭谁惹谁了?

    就在门童郁闷的时候,从副驾驶下来的美女,倒是拍给他一百龙币,又将他从失落的谷底给捞了回来。

    “谢嗯?”门童礼貌的道谢过后,突然想起什么抬头往酒店正门看去果然,两女的,啧啧,这世道,是越发的阴阳失调了。

    “橙橙姐,你慢点,等等我呀。”

    没错,杀来酒店的,正是收到私家侦探报告的沈橙橙,不过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种事她居然还叫上宋玲一起

    这宋玲也是,不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份就跟着上蹿下跳。

    真要抓了个现行,沈橙橙倒是江一鸣面明上的未婚妻,也是从一而终这个任务的限制条件之一,所以江一鸣只要不动杀心,是不会把沈橙橙怎么样的,甚至还会主动认错道歉。

    但你宋玲区区一个员工,还是给江一鸣打工的员工,你连谁给你发工资都没搞清楚,就跟着调皮?

    知道咱们的民族英雄岳飞,是肿么死的吗?

    “欢迎光临。”前台服务员保持着微笑服务,别说女女,男男也是司空见惯,没什么打不了的。

    “开个房间。”

    “好的,请拿一下身份证,谢谢。”

    沈橙橙递上身份证,“我喜欢1806这个数字。”

    服务员微微一怔,但也没多想,这念头奇怪的客人多了。所以她直接查了下电脑,见这个房间还空着,就下单选定。

    “这是您的房卡,祝您入住愉快。”

    刷

    房卡和身份证在台面上快速划过,而发出一声爽利的声响后,沈橙橙已经拉着宋玲进了电梯。

    叮

    凌晨过后,酒店来往的客人也少了,电梯并没在中途停下,直接上到了十八楼。

    沈橙橙和宋玲走出电梯,看着走过的门牌号越发接近,心情也跟着越来越紧张起来。

    “橙橙姐,就在前面了。”宋玲说着,却不想沈橙橙突然停步,险些把她给拉了个踉跄,“怎么了?”

    “我都还没证实,万一不是怎么办?”

    “这还能不是?不是都发照片给你了吗?他搂着两个女人进的酒店。”

    “可是”

    “不要可是了,是不是都要看了才知道!”

    沈橙橙深吸口气,有往前落了几步,抬眼,1808的房号就贴在门上,隐约见,仿佛有靡靡之音,钻进耳朵。

    不!

    沈橙橙摇了摇头,幻听,是幻听!

    她举起手,却敲不下去,靡靡之音自然是不存在的,毕竟是五星级酒店,隔音效果还不至于差成这样。

    但

    沈橙橙心乱的很,照片虽然称述着一个事实,但她和江一鸣交往也不是一天两天,甚至同床共枕也不是一次两次。

    男女之间能做的,不能做的,除了没有那什么,两人几乎都做过了。

    如果说江一鸣骗她,根本就没有什么神功未成之说。那么这么长时间,那么多次机会,为何强忍着也不碰她?

    而如果江一鸣没有骗她,确实有神功未成的说法。那么照片又该怎么解释了?

    “橙橙姐?”宋玲见沈橙橙突然转身,赶忙追上去,等和沈橙橙一起进了1806号房,才道:“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不知道”沈橙橙突然蹲下来,抱着膝盖把脸埋了进去,呜呜哽咽,“我不知道”

    宋玲见状也慌了手脚,连声安慰着,听沈橙橙说了顾虑,整个人也很是无语。

    是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哎呀。”宋玲想得头疼,索性破罐子破摔道:“要我说就直接过去敲门,到时候不就一目了然了嘛,至于为什么,这应该问他呀!”

    “可如果不是那样呢?他会不会觉得我对他很不信任?”

    “也对,抓贼拿脏,抓奸在床。”宋玲灵机一动,把水杯罩在墙上,附耳过去听了会。

    沈橙橙:“怎么样?”

    “没声音。”

    “那就是没什么了?”

    “也可能是完事了。”

    沈橙橙:“”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啊?

    “你说五星级酒店的隔音最这么好干啥?”宋玲放下水杯,又往窗口走去,“试试这边,说不准他们没关窗户呢?”

    沈橙橙:“这是十八楼!”

    “你这么漂亮个大美人他都不碰,行为如此怪异之人,不能按常理推测。”宋玲打了句,推开窗户脸色顿时一变,“我去,还真有不关窗户的!”

    沈橙橙闻言一惊,三步并作两步,也来到窗户边上,侧耳倾听,高楼凌冽的夜风之中,果然隐约可闻靡靡之音。

    这

    “这也不见得就是隔壁传过来的,酒店嘛,是吧?”宋玲安慰道:“要碰上"qing ren"节什么的,我们说不定还能感觉到震感。”

    沈橙橙:“”

    但就在这时,一段能让人脸红的污言秽语,随着夜风飘来,有如巨锤,狠狠地敲在沈橙橙心上。

    是他!

    为什么?

    沈橙橙脑海里嗡的一声,整个人跌坐下来。

    宋玲在旁边又是摇晃又是呼喊,好一会后才让她回过神来。

    而她回过神来后,第一时间就是甩开宋玲,然后向门口冲去。

    “橙橙姐,你干嘛去啊?”

    干嘛去?我要去问个清楚,我要去死个明白啊!

    砰砰砰!

    1808的房门被沈橙橙大力拍响,正被江一鸣埋头苦干的妹子,好似听见了天籁之音一样,急呼道:“来了,她来了!”

    “这么快?”

    江一鸣咧嘴邪笑,本想让另一个妹子去开门,但看她还瘫着起不来,只好抽身而退,扯上被单挡在身前。

    没办法,借用一句周星驰九品芝麻官里面的对白:两个点够?他要二十个

    开玩笑,上马就是三个钟的男人,区区两个妹子,简直就是无法承受之重嘛。

    所以战到中场,妹子就已经在喊外援了。

    江一鸣还以为是敌方援兵,就这么走到门口,但把房门打开之后,整个头皮都在发麻。

    “橙橙!”

    “真是你!”沈橙橙梨花带雨,咬牙切齿,一把扯掉挡在江一鸣身前的被单,“为什么?”

    “这”

    “你说啊!”沈橙橙推开江一鸣当然,她肯定是推不开江一鸣的,所以她自己反而险些摔个跟头。

    江一鸣把她扶住,同时也看到站在走廊上的宋玲,不由心下一沉,升起杀念找人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