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五一九章:家长里短
    车上,江一鸣在欣儿这里狠狠地刷新了一下任务。

    当然,也少不了让欣儿狠狠地鄙视了一番。

    看来还真是女大十八变,这才多长时间没见?她居然嫌我幼稚……

    江一鸣心里也真有种哔了狗的感觉,要不是任务BuG在你身上,你看我会不会理你。

    刷完任务,江一鸣逗着欣儿,一路欢声笑语来到将军道建悦大厦楼下。

    电话过去,沈橙橙很快就从楼上下来,带着一股香风飘进了车里。

    欣儿:“姐姐好~”

    沈橙橙:“欣儿真乖。”

    江一鸣:“叫阿姨。”

    沈橙橙:“要你管!”

    欣儿:“我偏不。”

    江一鸣捂着心口,“你们……好狠呀~”

    逗乐一下,车辆起步,但随着时间,车内欢乐的气氛,倒是无意中向下降了不少。

    江一鸣擦觉这个问题,便道:“怎么了?这段时间和企鹅公司的交涉不顺利?”

    “有点僵持不下,本来抓着个新的突破口,但企鹅公司那边似乎有些无所谓的态度。谢聪说,很可能是他们的山寨产品就快完成了。”

    “这倒是个问题,那他们坚持的底线是什么?”

    “还能有什么了?当然是公司的话语权。”沈橙橙懊恼道,“而且他们还要八极娱乐作品的优先改编权。”

    “那你有没有试过和嘎里咯咯联系?”

    沈橙橙一愣道:“你不说要绑上两大巨头吗?”

    江一鸣扶着额头,“亲爱的,那也要看情况呀?再说你联系嘎里咯咯,在给自己多一个选择的同时,也是给企鹅公司施加压力。”

    沈橙橙愕然道:“我是不是好笨?”

    “是。”江一鸣把沈橙橙拉进怀里,“不过我就喜欢你笨。”

    欣儿刮着脸蛋,“不知羞,不知羞。”

    “你也给我过来吧!”江一鸣伸手一捞,把欣儿也抱过来,“哎呀小胖猪好重,压死老夫了。”

    欣儿大急,直接开必杀:撒娇。

    打闹一阵后,沈橙橙就八极游戏的问题,又和江一鸣商谈了下。

    简单来说,八极游戏的话语权,肯定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上的。

    而企鹅公司的优势,是其庞大的用户基础,以及这么多年做游戏开发的经验。换句话说,企鹅公司要山寨产品,早就山寨出来了,但为什么还在谈判,还没有拿出来呢?

    这个问题先放放。

    话说回来,以王者荣耀目前的用户数,似乎还不值得企鹅公司如此大张旗鼓。

    企鹅公司之所以对八极游戏势在必得,而且他始终都没有要求太过分的股份,实际上是想以此为跳板,做风险对冲。

    既然要做风险对冲,那么它对内容的需求,就是相对而言的刚需。

    因此,八极游戏并非处在绝对的劣势,只要把嘎里咯咯也拉进来,那这种微妙的关系,就会发生转变。

    沈橙橙还有些不解,“企鹅和嘎里咯咯都是巨头公司,但用户数量的话,依然是企鹅公司占优势不是吗?”

    “你这话说的不对,嘎里咯咯的用户数量很少吗?两家公司各自的领域不同而已。”江一鸣耐心解说道:“但正因如此,*里咯咯入场,才会让企鹅公司害怕。因为它俩是同一个级别的公司,相互之间都想要攻入对方的领域,懂了吧?”

    沈橙橙若有所思,似乎抓到关键了。不过车上有欣儿在闹腾,她也静不下来细想。

    就这样到了军属大院,停车后欣儿抢先跳了下去,边跑边喊,爷爷奶奶,我胡汉三又回来啦……呃。

    然后蔡淑芬就系着围腰出来,往欣儿手里塞了个什么零食,还说什么先垫垫肚子,饭一会就好。

    江一鸣看得一愣一愣,那零食是巧克力啊,高热量的,还两颗,还只是饭前开胃的?

    欣儿谢过蔡淑芬,拆开包装就往嘴里塞。

    “妈,你不能这么……”

    江一鸣见蔡淑芬迎了上来,还展开双臂……哟呵,来上海没几个月,还学会拥抱了?

    江一鸣说着也展开双臂迎上去,但万万没想到啊,蔡淑芬一巴掌把他给拍开了,然后抱住后面的沈橙橙,亲热的说。

    “哎呀,小沈你可好久没过来耍了。”

    “妈,到底谁是你亲生哒?”江一鸣一脸懵逼,扭头对鼓着腮帮子的欣儿板脸道:“不准笑!”

    欣儿扭头就往屋里跑,“爷爷,叔叔他欺负我!”

    江一鸣:“……”

    江铁生拎着锅铲就冲了出来,一锅铲摔了两滴汤汁在江一鸣脸上,“看,爷爷打他了。”

    欣儿:“都没打到。”

    “……你个小丫头片子。”江一鸣无语,又对江铁生道:“老汉,不待你们这么宠她的啊?”

    “你吼啥子嘛?她还是个娃娃!”

    ……她还是个娃娃,我怎么看着像刁蛮小公举呢?这么下去可不行,看来得送学院去,让唐虎好生管教一下。

    江一鸣摇了摇头,哈啦两句让大家都进去吃饭,但江铁生表示菜还没做好,得等一会。

    于是欣儿就表示要去找什么哥哥玩,而江铁生也大手一挥,去你的吧……

    “老汉,你们这么带娃可真不行啊?回头虎哥只能怪我头上。”

    “那个喊你不抓紧时间给我们生个孙子?”

    ……那还怪我喽?

    江一鸣追进去继续说,但了解了一下后,也算是明白了。

    二老一辈子都在乡村里面,虽说是来大东海享福,但这人生地不熟的,平日里别说打麻将,连个说得上话的朋友都没有。

    一来是语言不通,二来也是层面不同。

    他们聊的都是家长里短,插秧子打谷子之类的话题。而住在这里的,怎么会对这些话题感兴趣呢里?

    更何况二老在农村习惯了,抽老烟喝浓茶,聊得兴起啪的就是一啪浓痰……这让住着的人怎么受得了?

    所以久而久之,二老就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欣儿身上。

    哎~这样下去也不行啊,要不然在接两亲戚过来?又或者给二老找点什么事忙,分散分散注意力?

    江一鸣马上就想到了一个可以尝试的办法,可以养宠物嘛,正好帮欣儿分担点零食,不然这胖下去……一胖毁所有啊。

    这时,欣儿带着一个比她稍大两岁,估计是小学二年级的男孩回来了。

    一进门就在嚷嚷:“叔叔,姐姐,你们快出来呀。”

    “怎么啦?”江一鸣从厨房探头询问。

    欣儿嘟着嘴也解释不好,急得直扯男孩的衣摆。

    男孩倒很老成的先表示打扰,在自我介绍,然后才字正腔圆的说:“我被一道数学题难住了,欣儿说她叔叔什么都会,所以才过来请教。”

    江一鸣和沈橙橙都是忍俊不住,对视过后噗嗤一笑,“小朋友,几岁了?”

    “我九岁了,已经不是小朋友了。”

    这孩子还挺好玩的哈,小大人似的,难怪欣儿一回来就跑去找他玩……不过欣儿居然说我什么都会,捏哈哈哈,好爽啊。

    “那你说说是什么问题,看见了吗?这可是大学生,有她都不需要我出马。”江一鸣感觉好玩,坐下后就把沈橙橙推了出来。

    毕竟他初中都没毕业,而且数学这个东东,除了加减乘除,其余的都丢了二十多年了,万一不会多丢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