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五一八章:吃啥猪饲料了
    电话当然是有的,不过傅义恒作为圈内辈分最高,资格最老的大佬之一,那人精程度又岂是江一鸣这个段位可以套得出话的?

    直接一句最开始就支持维权工会,被罗达伟他们排除在外,就可以摘清楚所有的问题。

    对此,江一鸣除了挂电话后,说一句老而弥坚外,啥办法都没有,通话时还必须要承傅义恒的情,话里话外都透着客气。

    但这些也都是小问题,只要能让八极娱乐的发展,重新开上高速通道,这些都不叫个事儿。

    只是苦了王朔和汪晓……啊不,汪晓峰这家伙墙头草似的,现在还指不定在哪风流快活呢。

    下午,余珊珊回到公司,安排人前往喜都,去和世纪影视城的负责人签署租用场地的合同。

    而江一鸣则来到医院,看望下因公负伤的王朔……还有那个什么袁莉。

    名下的公司多,员工也多,还真不知道这个袁莉,原来就是饰演大话西游中,白晶晶这个角色的女演员。

    当然,她和王朔,那也是正经的男女关系,双方都见过家长了,藏得也是有够深的。

    到了医院高级病房,江一鸣推门进去,就看见袁莉坐在王朔的床旁,正喂王朔吃着苹果。

    “我勒个去,你俩这是养病还是度蜜月啊?”江一鸣赶紧捂住眼睛,但手指缝张得比眼睛还大。

    袁莉慌忙起身,“江总。”

    “这跟我是老同学,叫老江就行,总啊总的显得生分。”王朔又把袁莉给拉回去。

    江一鸣板着脸道:“什么就老江,以后你也得给我叫江总,没点规矩。”

    “去去,没事少打扰我们二人世界。”

    “那没办法,来都来了,电灯泡不想当我也得亮一会。”江一鸣拉了张椅子坐过去,“怎么样?看起来你俩都好得差不多啦?”

    “你个周扒皮不是吧?我们可是二度负伤,你这就要上赶着让我们去拍戏?”

    “那倒不至于,这次过来主要说另一件事。”江一鸣翘着二郎腿,拍了拍膝盖道:“你俩这仇,短时间恐怕报不了了。”

    王朔猛的坐直,“我来差点被撞死,就这么算了?”

    “当然不会算了,上次有小痞子捣乱,我悬红一个亿抓人。但这次不一样,肇事者已经死了,死无对证,我们只有一个大方向,总不能一杆子把他们全扫翻吧?”

    江一鸣把王朔扶着躺回去去,“更何况对外宣称的调查结果,也已经定性,酒驾,意外。到底是谁指使,查出来需要时间。”

    王朔沉默了,他虽然和江一鸣差不多大,也不像江一鸣是穿越来的,有着另一段人生。

    但他也在娱乐圈打滚了这么长时间,自然明白江一鸣话里的意思。

    查肯定是会接着查的,但最后不了了之的可能性,极大。

    毕竟江一鸣能过来说出这话,就已经表明双方有了和解的信号,如果以后不是抓住了实证,这件事就永远都不可能翻出来说。

    江一鸣拍了拍王朔的肩膀,“世界就是这么操蛋,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养好伤,拍好戏,做最大的导演,活得比他们更好。”

    王朔执拗的扭动肩膀,避开了江一鸣手。

    江一鸣手悬空,自嘲一笑,“都是大人了,小孩脾气冲我们耍耍就行,别对外。不然那些贱人会笑的。”

    袁莉心颤颤的帮腔道:“是啊王哥,只有我们活得比他们更好,才能让幕后主使的所有期望落空。而且我相信,江总也不会就这么算了。”

    嗯?她这话是安慰王朔?还是激将我呢?

    江一鸣闻言看了看袁莉,笑道:“是啊老王,小姑娘都比你看得清楚,抓紧时间娶了吧,贤内助啊。”

    “小姑娘?她比你还大一岁呢!”

    “……那你比我?”

    “我大你六个月。”

    “……行啊哥,女大三抱金砖。”

    王朔好气道:“她就大我几个月!”

    “我说的就是三个月的三嘛。”江一鸣打趣道:“行了,在待下去我这电灯泡就快炸了,你俩慢慢二人世界,什么时候感觉对了,打给我,我安排人全程贴身保护。”

    离开医院,江一鸣看时间差不多,就让谢浩然开车去了幼儿园,任务怎么也该刷一刷了嘛。

    至于王朔这边,别看他现在心里还有些憋屈,但毕竟是铁哥们,这种脾气发一发挺好,要是一点脾气都没有,那才真让江一鸣担心呢。

    路上,江一鸣又给老妈打了个电话,说今天他去接欣儿放学,免得二老白跑一趟……但没想到这事一说完,他妈蔡淑芬就说了。

    “那你接到欣儿,就去把小沈也带过来吃饭嘛,你个屁娃娃耍点朋友也是焦人得很,哪有十天半个月都不见一面的嘛?”

    蔡淑芬这边在说教,旁边江铁生也在帮腔。

    “要老子说就早点把家安了,先成家后立业嘛。一天到黑就晓得忙到找钱,找那么多钱你不生个娃娃,二回留跟那个嘛?”

    这就是代沟啊……更何况我被系统喵坑了,已经没……哎,不提也罢。

    江一鸣大喊伤不起,三言两语挂了电话,还是给沈橙橙打过去,要不然一会送欣儿过去时,沈橙橙没一起,晚饭肯定消停不了。

    当然,就算带着沈橙橙一起过去,也一样消停不了……不过这样至少可以多一个人分担火力嘛。

    “奇怪,怎么不听电话?”

    电话响了一分钟,最后电子音提示对方没有接听,江一鸣嘟囔一句也没多想,没一会余珊珊就回了条短信,原来是又在和企鹅公司的人谈判。

    不管他。

    等来到幼儿园,没一会就到了放学的时间,江一鸣靠在车门边上,寻找着从幼儿园里蹦出来的小朋友里的欣儿。

    不过久寻不见啊,难道开始调皮捣蛋变成熊孩子,被老师留堂了?

    江一鸣正乱猜着,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叔叔!”

    然后就见一个小胖墩,飞扑过来抱住了他的大腿……我勒个去,这小胖墩谁啊?

    江一鸣低头,看着仰头盯着他的胖乎乎的小脸,透着那么一股子似曾相识的味道……

    “欣儿?”

    “你好久都没来接欣儿了,还说带欣儿去玩呢,尽骗人。”

    “……你这段时间都吃啥猪饲料了?”

    江一鸣也是醉了,想当初他还不能无视平凡任务的时候,那一天天的,是各种煎炸奶油之类的零食,让欣儿胡吃海塞。

    但就算是哪样,也没让欣儿圆呼成这个模样……看来,爷爷辈对孙子辈的爱,那都是加强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