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五一七章:主动议和
    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离开监控室后。

    江一鸣还是很有阿精神,虽然在麦达明面前丢了面子,但至少知道问题没有想象中那么复杂嘛。

    完全就是文化差异问题。

    当然,至于以后八极门要提升竞争力,开发初级药膳后,应该怎么在阿星国这类地方落地生根这就是以后才需要去纠结的事情了。

    反正在八极武术学院,你是龙得给我盘着,是虎得给我趴着,要不然就给我滚蛋!

    你看那些间谍就适应得很好嘛,区区一个吃牛肉的问题,那用得着这么麻烦?

    回去后,江一鸣就把这个问题交给了叶知秋去处理,至于阿星国的学员是入乡随俗,还是坚持信仰,那就不关江一鸣的事了。

    背上负重,继续奔跑。

    在易筋经的加成下,江一鸣愣是全速负重飞奔了三公里,有内功,就是牛啊,可以将瞬间爆发保持这么长时间。

    脱下负重,江一鸣身上已经是湿漉漉的了,反正现场也没女人,就直接换上干爽的衣裤,进入训练场,继续开练。

    训练场里,因为学员的数量翻了一番,新的木人桩昨儿才全部到位。

    此时,六百名学员在教官的呼喝声中,对着木人桩拳打肘击。

    而在训练场最中心的位置,是空出来的,哪儿的地面都和其他地方不一样,纯钢打造的木人桩,无缝衔接在铺在地面的钢板上面。

    江一鸣要打木人桩,就必须站到钢板上去,这样一来,就不容把木人桩击飞了嘛。

    dangdangdang

    从最开始沉闷的声响,到之后密集的噪音,江一鸣动作越来越快,整个人好像都化作了一道黑影,就绕着木人桩转来转去。

    四周学员也是第一次看到江一鸣训练,他们就和第一期学员一样,全都惊呆了。

    这就是战神的真正实力

    太夸张了,那是纯钢,实心纯钢的啊

    他不痛啊

    “傻乎乎的站着干什么?练起来!”

    呃教官骂起来了,赶紧继续操练起来,而且这一次学员们操练得更加卖力,都想象着在未来的某一天,能达到江一鸣的这种程度。

    不过他们想达到这种程度,却有着一个必要条件,那就是得江一鸣同意才行。

    江一鸣要是不同意,就算唐虎也教不出来,因为这还需要铁布衫的配合。

    不然就算享用中级配方,让身体素质达到四倍,并把易筋经修炼到大师级,可以爆发出六倍的极限伤害一样没用。

    这是钢啊,硬度多高?你拿身体去和钢相撞,力量越大,反作用力也就越大。一拳下去分分钟手破血流有木有?

    而且就算学了铁布衫,不到宗师不,不到大师级,也别想打出这种效果。

    要这么说起来,系统每次升级赠送的升级大礼包,似乎也都是按部就班来给的。

    江一鸣打顺了手,脑子里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也不知道下一级会送什么能力,好期待该死的,好久没找欣儿刷任务了。

    想着,江一鸣就准备停手,去找欣儿玩一玩,顺便更新一下任务。

    但就在这时,叶知秋站在钢板的外圈喊道:“小师叔,有人找。”

    “嗯?”

    江一鸣回头见站在训练场外的,是余珊珊,就赶忙停下动作,扯了条毛巾,走过去后一边擦汗一边问道。

    “你居然专门跑一趟,先说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这还真不好说。”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如果是他们又出幺蛾子,那就是坏消息。如果是我们有了新进展,那就是好消息嘛。”

    余珊珊道:“那电锯惊魂快杀青了算不算好消息?”

    “当然算呀。”

    “但院线那边还是没松口算不算坏消息?”

    “”

    “不过我要说的不是这些。”

    “当然,是这些你也不会专门跑一趟。”江一鸣说着伸手往前一引,毕竟身后就是训练场,虽然不怕他们偷听,但他们训练时哼哼哈哈的,很吵嘛。

    两人往校外走着,余珊珊道:“之前接到电话,世纪影视城可以租场地给我们,而且是让我们优先选择。”

    江一鸣等了会,见余珊珊有卖关子的架势,便道:“姐姐,娱乐圈我不熟啊,世纪影视城是谁的?”

    余珊珊翻了个白眼,“之前不给你他们的详细资料了么?”

    “那么厚一叠,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好吧,你老板你任性。

    余珊珊表示服气,介绍道:“世纪影视城,是在我国老牌电影制片厂的基础上,建设起来的,算得上是我国第一个影视基地”

    “你等等。”江一鸣突然叫停道:“你是说这个影视城,是那些大佬之一所拥有的?”

    “这么理解倒也没问题”余珊珊说着也是一愣,“那你刚才以为世纪影视城是谁的?”

    “反正不是他们的呗,我还以为又是那个受到迫害,想要加入维权工会的主呢。”江一鸣笑道:“他们这是主动议和了?”

    “不是。”余珊珊摇头道:“这次向我们示好的,是傅义恒。并且他的助手还向我表示,傅义恒从一开始,就想支持维权工会。”

    “哦?那为什么等到现在才”江一鸣说着一顿,“那就承他的情,这边暂停的项目重新运作,到时候我从八极门调人一起过去。”

    “你不怕”余珊珊正要问,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看了眼来电,抱歉一声接听起来。

    正巧,江一鸣的电话也响了,来电的是张光远。

    “你说。”

    “肇事者一早就收了钱,是现金,被他藏在了家里。”

    换句话说,就是线索断了呗。

    江一鸣道:“把情况反应给警方,让他们继续调查,你带人回来,正好有新的工作交给你负责。”

    挂了电话,余珊珊也向电话里道着谢,等她挂断后,她说:“看来傅义恒还真是把宝押到了我们这边,刚才北方院线的经理打来,重新给我们的电影排片了。”

    “不管他是真是假,到时候我都让张光远带人一起过去,你先让人把场地的租借合同签好。万一出什么幺蛾子,我们也好占着理。”

    “对了。”江一鸣道:“你有没有傅义恒的电话?帮了这么大忙,正好有借口探探口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