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五零九章:就是他们
    悬红发出,江一鸣为了让这个悬红,以最快的速度,传遍整个江湖,甚至还为此多给了一千万,作为幸苦费。

    泰山当然是厚道的,并没有把这一千万揣进自己的腰包,但经过他把这个悬红告知青帮的前辈大哥之后。

    以这时代的信息传输速度,说句话就能有钱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继续是瞬息之间,江一鸣的悬红……啊不,走的江湖渠道嘛,应该叫暗花。

    江一鸣的暗花,就已经被整个龙国的江湖界,所得知了。

    当然,正所谓路过钱财得留一份。

    虽然江一鸣报出的价格,是每个人一千万。但消息从青帮传出来时,就已经变成了每人五百万……

    这还是看在江一鸣和泰山的面子上,要不然能有一百万就该偷笑了。

    不过这不重要,不管是一千万还是五百万,都同样能让这些走歪门邪道的主,蠢蠢欲动。

    当然,有些个地方,尤其是小地方,能够和青帮这种国际性大帮会的成员说上话的,那也属于凤毛麟角,有些地方甚至还没有呢。

    所以暗花一层剥一层,在最夸张的地方,已经被剥到每人一万块了……

    不过,既然是被剥的最夸张的地方,那一万块,也是足够让那个地方的混混心动的。

    晚十点,六盘镇,一个位于南塞东南方的小镇。

    小镇不大,不到九点街上基本上就看不带行人,路灯有一盏没一盏的亮着,照得镇上的马路,也是明一段的暗一段。

    在镇西头,一间连招牌都没有的店面,卷帘门已经拉了下来,但并没有关严,留出了一米左右,必须要蹲脚弯腰,才能进出的口子。

    灯光从这个口子里反映出来,里面乌烟瘴气的,如果角度何时,还能看见从里面翻腾出来的二手烟。

    这一家半正规的网吧,之所以说它半正规,是因为它有合法的手续,但却不怎么遵守合法的规定。

    网吧里,稀稀拉拉还坐着些客人,如无意外,这些人都是要包通宵的了。

    网管抬头看了下时间,正准备提前拉门,却不想门口有人低头钻了进来。

    “乌棒,你狗日吓我一跳。”网管笑骂,“通宵?”

    被称作乌棒的家伙,是个十五六岁,装束能够完美诠释农村非主流的家伙,他叼着劣质香烟咧嘴一笑,“超哥在不在?”

    网管撇嘴,仰头道:“喏。”

    乌棒抬眼认准方向,给网管散了根烟,然后就径直往里面走去,最后来到个年纪比他稍大,打扮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家伙面前。

    “超哥。”

    “嗯?你还有钱跑出来上网?”

    “先别玩,跟你说件大事。”

    超哥手上的操作都没停下,叼在嘴里的香烟,烟灰已经续了老长一段,但就是不落,一看就知道是个老手。

    “超哥!”

    “嚎丧啊?”超哥骂道:“没看见关键时刻么?”

    乌棒无奈,只能在旁边等着,但眼睛咕噜噜的乱转着,看见显示器下放着一包好烟,当即就伸手过去拿了一根。

    不一会,超哥搞定了游戏,眯着眼把嘴里的烟头取下来,弹去烟灰,“你他妈到底还真自觉,老子放这你说拿就拿?给你说话呢!”

    乌棒回过神来,一把扯掉了超哥头上的耳机,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超哥,我感觉我们就要发财了。”

    “你他妈做梦……”

    “嘘!”

    乌棒紧张兮兮的打断了超哥,然后拿出一部山寨手机,调出他收到的八张照片,“今天我在学校听人说,金爷要找这几个人,每个人给五万。”

    “多少?”

    “五万!”乌棒两眼瞪得圆圆的,伸出五根手指在超哥面前晃悠。

    超哥也没当回事,笑骂道:“真他妈要值五万,人还会留在这?”

    乌棒一个劲的比划让超哥小声点,然后示意了个方向,“超哥,你看斜对面那俩家伙,像不像?”

    “嗯?”超哥很是惊讶,这几率都能碰得上?他悄默默的比对了一下,“卧槽,还真是,这就十万了?”

    “八个人呢,四十万。”

    “嘶~~发了发了。”超哥激动的搓起了手心,不过他多了个心眼,毕竟目标一共八个人,而他们才俩……别抓人不成反被草才好。

    更何况对面才两个对得上号的,还有六个,那就是三十万啊。

    超哥可不想因小失大,他直接掏了二十块钱出来,递给乌棒道:“你也去开台机子,万一要通宵,盯死了。”

    “好嘞。”

    ……

    一宿之后,网管拉开了卷帘门,大声提醒还在坚持奋斗的客户,通宵时间已到,还想玩的该充值了。

    刚了一个通宵,绝大多数人早已经是昏昏欲睡,纷纷结账下机。

    超哥和乌棒两人,都跟着目标离开了网吧,远远吊着在镇里移动。

    两个目标看起来并没有察觉到什么,进了一家卖包子的店面,点上两笼包子,就着稀饭在哪儿狼吞虎咽。

    乌棒在街对面咽着口水,“超哥,我饿……”

    “饿尼玛隔壁,想想四十万,给老子忍着!”

    “呃……那在给根烟吧?”

    等了十分钟左右,俩目标已经吃完了早饭,又打包了三笼包子,外加三万稀饭,拎着继续往前走。

    超哥得意洋洋,“看见没,十万变成了二十五万,抗一下咋了?”

    “超哥英明,要不我怎么会一接到消息就找你呢?”乌棒大拍马屁,心里真实的想法却是:我尼玛隔壁,要不是老子联系不上金爷的人,用得着找你?

    当然,更重要的是,乌棒害怕被黑吃黑,拉上超哥,稳当些。

    两人继续跟着,最后见目标进了一栋单元楼后,超哥这才一通电话打了出去。

    没多久,一辆脏兮兮的面包车,以及三辆同样脏兮兮的电瓶车,停在了单元楼外的街道上。

    十来号人汇聚起来,气势一下子还很有些吓人,若不是其中有个裤子破洞,露出了里面的秋裤……嗯,那感觉应该就和电影上演的差不多了。

    “人在哪?”

    “三楼,两个绝对可以确认,但我估计有五个人。”

    吸溜~

    麻痹,吸溜鼻涕的声音太破坏气氛了,超哥和蔡一砍都忍不住往发声处看了一眼。要风度不要温度,尼玛的扛不住就多穿点嘛。

    农村非主流,办事能做到如此地步,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所以他们也没有更严谨的计划,直接带着家伙就上楼敲门,等门打开,蔡一砍微微一愣。

    因为开门的是个上了年纪的大妈……这什么情况?

    大妈一脸戒备,“你们找谁?”

    超哥已经看到目标,大吼道:“就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