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四八九章:想走没那么容易
    谢浩然解释道:“小东刚才肚子疼,可能还在厕所。”

    小东在哪里根本不重要,汪晓峰就是要赶紧离开这里,所以小东不在更好,他可以把怒火发泄在骂小东的借口上,对江一鸣的挽留置之不理。

    更何况还有陈杰帮忙配合,拉住江一鸣说:“江总你就由他去吧,这些个玩摇滚的,脑子都有病,根本拉不住。与其让他捣乱,倒不如换个人。”

    江一鸣回头问:“换谁?”

    ……

    汪晓峰逃似的出了包间,心里也确实有些对小东不爽,手机都给你了,你出去不会给陈杰发个消息啊?

    这紧要关头的,上厕所?你他妈的憋一下会死啊?

    快步往厕所走去,要不是小东跟了他好几年,也一直表现不错,他连开除小东的心思都有了。

    “去把小东叫出来,他生孩子呢?去这么久。”

    汪晓峰怨气冲天,保镖也不敢去触他的霉头,反正这儿挺高档的,走廊上也没有疯狂的粉丝在。

    所以保镖直接往厕所走去,但走得近了,就隐约听见厕所里难听的叫骂,已经呼天抢地般的惨叫。

    保镖一惊,抬脚踹开厕所的门,门背后似乎还站着个人,厕所门装在那人背上,又弹了回来。

    “草泥马,那个不开眼的?”

    随着骂咧的怒吼传来,保镖也从刚才踹开的门缝中,看到正被四个大汉拳打脚踢的小东。

    同时小东也看到了他,惨哼道:“救命,救我!”

    “草!搬救兵是吧?”

    此时此刻,保镖还是恪尽职守的,知道双拳难敌四手,急忙后退护住汪晓峰,同时大喊道:“快走!”

    厕所门被人从里面打开,只见那名身材魁梧的壮汉冲了出来,面目狰狞的说:“想走?没那么容易!”

    “快!你先走!”保镖眼看厕所里有冲出来两人,转身把汪晓峰往前面一推,然后回身摆出防守的姿态。

    汪晓峰借着一推之力往前蹿了两步,然后就看到紧靠出口位置的包间房门打开,里面全都是凶神恶煞,纹着纹身的家伙。

    而且更为可怕的是,这些家伙似乎听见门外有动静,所以才开门查看。

    这一看不打紧啊,看完过后那开门的帮派份子就吆喝了声,“老大,什么情况?”

    “都给我拦下了!”

    完了……

    汪晓峰慌了,虽然不知道小东怎么会捅上这么个马蜂窝,但捅都已经捅了,现在先想想该怎么善了吧。

    “各位大哥,误会,误会。”

    “误会尼玛隔壁!”打开包间门的壮汉抬腿就是一脚,把汪晓峰给踹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然后整个包间里的壮汉都涌了出来,把走廊给堵了个水泄不通。

    保镖把汪晓峰拉起来,贴墙护在自己身后,拱手道:“这位大哥,不知道我们有哪里得罪,还请……”

    话没说完,剩下的话已经被挥来的乱拳给打回了肚子里面。

    汪晓峰被保镖护着,但也挨了好几下,心里苦啊……

    保镖心里更苦……mmP的,不是说给明星当保镖,就是阻拦一下狂热的粉丝么?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两人心里也同时把小东给恨上了,你孙子到底是干了啥?

    抱头挨揍,保镖依然不断解说,期望能够让这些帮派份子先停下,只要能够谈,了不起就是赔钱加道歉嘛。

    但情况却有些复杂,也不知道这些帮派份子到底是喝了多少,反正挥来的拳头和踹来的鞋底,那都是夹带这浓厚的酒气。

    得……全特么喝高了,这还谈个屁啊,别被乱拳打死就该烧高香了。

    走廊上混乱无比,声音传到临近的包间里面,这些包间刚把门打开,人还没出来呢,马上就会被这些帮派份子恶狠狠的指着鼻子。

    “看什么?滚回去!”

    得,全特么鹌鹑似的退了回去,连带关门都是轻脚轻手,生怕刺激到这群喝高了的鳖孙。

    就在保镖和汪晓峰都以为这顿打要持续很久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如同般的传了过来。

    “都给我住手!”

    “草!管闲事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

    “小子,你他妈找死是吧?”

    拳脚一时停了,保镖满身伤痛,还想看下到底是那位英雄好汉相助。但很可惜,围着他的帮派份子太多,简直就是密不透风啊。

    不过汪晓峰倒是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是谁。

    “你们跟谁的?敢在这打架,简直无法无天。”

    “哎呀,这小子挺牛啊?”

    “老大,有人想找我们盘盘道。”

    “是吗?”被称为老大的壮汉拨开手下,从保镖面前走过去道:“在东海敢跟我泰山盘道的还没生出来呢,你混哪里的?”

    “泰山?”站出来制止的英雄语气有些吃惊,然后义正言辞的说:“你今天是喝了多少?”

    “草,老子喝酒还要你管?”泰山骂咧着,等拨开手下看到谢浩然后,马上就谦虚了很多,“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浩哥你啊,都叫浩哥。”

    众小弟:“浩哥!”

    “少来,我可不是你们道上的。”谢浩然没给好脸色,“怎么回事?”

    “没事没事。”泰山连连摆手,“几个不开眼的,浩哥你在这吃饭呢?”

    “我在这吃饭才懒得管你,我老板在里面请客。”

    “嘶~~”泰山抽了口凉气,“这就走,马上走,帮我给江先生问好……还愣着?把他们带上,走!”

    到了这个时候,汪晓峰和保镖怎么可能还不抓住机会?

    两人大喊道:“浩哥!浩哥是我,我是汪晓峰,救……唔唔唔。”

    嘴还被堵上了,两人心里苦啊。

    不过两人的呼喊也引起了谢浩然的注意,他叫住泰山,扒开人群一看,脸色一变道:“他是我老板的客人。”

    “……”泰山不知所措道:“我不知道啊。”

    “一会你自己跟我老板说。”谢浩然咬牙指了指泰山,然后扭头回了包间。

    泰山这时马上招来小弟,耳语了两句后,小弟急急忙忙往厕所那边去了。

    汪晓峰和保镖都是看在眼里,却不只能当做看不到,此时早已经乱了方寸,又怎么会多想别的?

    很快,谢浩然从包间出来,“放了他们。”

    泰山咋呼道:“放了放了,还不放了?”

    汪晓峰低头不语,保镖却道:“还有小东。”

    “还有一个呢?”谢浩然不耐烦的问。

    “还有一个呢?赶紧带过来啊!”泰山呼喝小弟。

    厕所那边,两小弟架着鼻青脸肿的小东走了过来。

    谢浩然无语的指着泰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泰山服软道:“浩哥,我是真不知道,这事你得跟江先生说啊?”

    “你还是自己说吧,让你的人都散了,也不看什么地方,你在这么喝,早晚得喝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