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四六九章:长发飘逸
    “这个八极拳的历史,我觉得还是要稍微艺术加工一下。”

    江一鸣拉着唐虎,先一步来到一号楼的阶梯教室,名为备课,实际上就是让唐虎先说说,看需不需要修改一下。

    毕竟讲课的目的,是让学员对八极门更有归属感,而不是真要讲评书,让这些学员听完就算了。

    这不,唐虎就事论事照本宣科的讲课方式,江一鸣很不认可。

    “课,不是这么讲的,语调要阴阳顿挫,剧情要跌宕起伏。尤其是在讲人物……也就是咱们八极拳的先辈的时候,可以适量的夸张一下嘛。”

    江一鸣循循善诱道:“讲故事只是表象,故事讲完了,要让学员明白道理,才是本质嘛。”

    唐虎茫然:“比如说?”

    “比如说咱们的祖师爷,神枪李书文,对吧?”江一鸣最熟悉的就是这位,当时为了写狮城李书文这个剧本,还专门在网上去翻了资料的。

    “神枪李书文为什么这么牛?因为他练功刻苦呀,冬练三伏,夏练三九……”

    唐虎:“说反了吧?”

    “哈?”

    “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江一鸣继续说:“但如果你只用这么一句话带过,学员们的印象就会不深嘛。”

    “所以我们要用事实,用数据来说话。”江一鸣说得兴起,站起来边走边说:“神枪李书文,又被武林人士称为钢拳无二打,为什么?”

    “因为他厉害呀,没人能接他两拳。他一出手,一拳就要人命。那为什么一拳就能要人命呢?”

    “这话,就要从他学艺的时候说起。想当初,话说祖师爷李书文,师从……呃虎哥,咱们祖师爷的师父是谁?”

    唐虎:“……”老子有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讲。

    江一鸣大手一挥,“好吧那不重要,话说李书文学艺的地方,和他家相隔十几里地呀,而他不管是回家还是去学艺,那都是一步一拳这么打着走的。”

    “十几里地,咱们就算他十里,十里就是一万米啊,来回就是两万米,就算一步一米,那他每天额外的挥拳量,就是两万拳,而且他一坚持就是十年,能不厉害么?”

    唐虎若有所思,“哦~你是想告诉学员,学武就要持之以恒。”

    “对喽。”江一鸣一拍大腿,“另外我们也可以给祖师爷神话一下,谈谈内功。”

    “内功你也准备交给老外?”

    “当然不是……至少不是现在。”江一鸣道:“怎么也要先给他们描绘一个前景嘛,不然光让他们持之以恒,他们为何持之以恒呢?对不对?要有一个目标。”

    唐虎点头,“哦~那这个又该怎么说呢?”

    “网上都有的嘛,说祖师爷中年之后修炼内功,十指如炬啊……”

    “这不骗人么?”

    “这是艺术加工。”江一鸣反驳道:“再说你又没试过,你怎么知道就不行?你在易经筋没入门之前,还以为内功就是气在肚子里面乱蹿呢。”

    唐虎:“……”

    “好吧,你要实在拉不下脸来,这个故事我来说。除了这些,我觉得还需要一个故事,来告诉学员,他们能来八极武术学院学武,这个机会是来之不易的,并不是给钱就能来的。”

    江一鸣想了想道:“哎,我们可以把西游记里面的故事,嫁接到咱们的一位先辈身上。”

    西游记……唐虎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看啊,孙悟空为了拜菩提老祖为师,在山门前跪了七天七夜,最后都饿昏了,这才用诚意打动了老祖,入得山门。”

    唐虎眼珠往上飘,思索着道:“西游记里面是这么写的?”

    “是啊。”

    “我怎么记得不是呢?”

    卧槽,记错了?

    江一鸣摆手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把这个故事嫁接过来,让学员知道在以前,想要学八极拳,没有大毅力,大恒心,大诚意,是连入门都入不了的。”

    唐虎道:“要不干脆你来讲?”

    “那也不行,你是校长嘛,至少开头得你来。”

    ……

    不提两人在阶梯教室里怎么继续备课,厨房这边,尚志强所带的班级,还在洗碗呢……

    悲剧啊,他们也没想到,伙食班居然还要负责洗碗……而且学校没有安装热水器,换句话说,热水还得要现烧。

    不烧不行啊,炖了牛肉的锅碗瓢盆,油腻腻的,冷水根本就洗不干净。

    而伙食班如果连伙食班最基本的本职工作都干不好的话,明天一准儿还是伙食班。

    所以没办法,只能现烧热水,在抓紧时间洗碗。

    “报告。”

    “说。”

    “我们洗碗本来就耽搁时间,在加上烧热水,肯定又是最后一个到场的,明天还得做饭啊?”

    “江主任没说,我也不知道。”尚志强道:“不过澡堂那边只有二十个位置,每次只能容纳两个班洗澡,所以我们不洗的话,就有机会不是最后一个到场的。”

    “那就不洗了!”

    “对,不洗了,伙食班谁爱干谁干。”

    “可是不洗澡的话,就属于内务没有收拾好,一样有可能被罚来做饭。”

    不带这样的……

    一步慢,步步慢啊……

    这何时才有翻身之日啊……

    尚志强见学员手脚变慢,呼喝道:“努力才有机会改变,我都给我加快速度!真想来这干三个月的伙夫啊?”

    鬼才想呢……

    我们是来学功夫的……

    哦啦哦啦哦啦~锅碗瓢盆,我跟你们拼了……

    学员们的干劲又起来了,一个个就跟练了穿花蝴蝶手似的,洗碗都洗出了残影……

    等最后一个碗洗净擦干,所有人都已经按耐不住了,尚志强也不想在这当炊事班班长啊,所以就一声令下,带着队伍跑步往澡堂冲去。

    “好朋友啊,啊哈哈哈,来来,你先抓头发,容我淋湿一下就成。”

    “你也花旗国人?巧了嘿,我也是,有道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来,让我淋一下。”

    “一身的油烟太难受了,理解理解,我冲一下就好。”

    当炊事班冲进澡堂,一下子就打破了澡堂的秩序。没办法,洗完碗过来居然还能看见两个班在这洗澡,机会啊!翻身做主人的机会啊。

    而正在洗澡的两个班也有些懵,烧个饭而已,真有这么难受?

    还有你,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都出来了,花旗国可没有这句俗话好吧?

    被挤开的学员还没进入状态,但他们的教官却是反应过来了,怒斥道:“尚志强!你他喵的也太不要脸了,排队去!”

    尚志强最后搓了两下,一甩头发道:“洗完没有?”

    “完了!”炊事班的学员们都没抹洗发水沐浴露什么的,搓完了事。

    “目标一号楼!冲啊!”

    眼看炊事班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剩下两个班的教官急了。

    樊能:“给你们三十秒,冲干净马上出发!”

    王玉龙:“给你们二十秒!”

    樊能:“十,九……”

    王玉龙:“都给我去帮田村把脑袋上的泡沫给冲干净!你说你没事留什么长头发?晚上非给你剃了!”

    田村:长发飘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