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四二一章:憋屈的泰山
    “最新消息,庆州爱心基金会的贾贵,也就是老刀的雇主,刚刚被抓了!”

    在江一鸣和余珊珊准备离开小郡肝串串香的时候,沈橙橙很不听话的又传来了一条最新消息。

    “瞧瞧,这就是舆论压力,这就是众望所归。”

    “很关心你嘛。”

    “吃醋啦?”

    “……少生在福中不知福。”

    江一鸣不予置否,瞄了眼网上的风向,果然是叫好声一片啊。好人胜利,坏人入狱,情绪得到宣泄,贾贵罪有应得。

    “可以让小猫他们看着机会引导话题了,我是受害者嘛,打点博同情的牌。”

    “你就不怕赚了钱又有人来逼捐?”

    “还捐个鬼啊?这次逼捐事件,也不知给万县拉去了多少爱心,早够了。而且这次逼捐事件闹得这么大,牵扯的富豪名人又这么多,你看着吧,网上马上就会出现理智的呼声,反对道德绑架,呼吁自愿行善。”

    余珊珊点头,“过犹不及确实不好。”

    “也不是啊,咱们准备在国庆档上映的战狼2,就需要爆棚的爱国情怀。”

    “是战狼,没有2!”余珊珊黑着脸,拿出车钥匙解锁,“那就……你干什么!”

    “我又没坐车来,你不送一下?”

    “自己去打车!”

    “风口浪尖上的,你让我打车?”江一鸣直接坐上了副驾驶,“你要觉得麻烦,我睡你家也行。”

    “……”余珊珊拉开车门,“坐后面去!”

    江一鸣坏笑“areyou确定?”

    余珊珊也不和他废话,直接从包包里把防狼喷雾拿出来,往仪表台上一剁。

    “喂,要不要防我跟防贼似的啊?再说我真要……你这个小瓶瓶也挡不住,对吧?”

    “你下去。”

    “我偏不……不逗你了,送我回去就行。”江一鸣收起嬉皮笑脸,“对了,明天让漫画部的人集合,趁热打铁,争取在国庆档之后,就把漫画推出市场。”

    ……

    次日。

    临近中午,江一鸣才离开军区。很明显,他被总理给狠狠地批了一顿。

    贾贵被捕后,当晚就认罪伏法,承认了利用爱心基金谋取私利的行为,也坦白了针对江一鸣,只是想怼八极慈善基金收支完全透明的原因。

    至于做善事要实名还是匿名,这个问题就没法去判定对错。实名有实名的好处,匿名有匿名的优势。

    江一鸣之所以这么搞,最开始也是想尽快推广八极慈善基金的一种噱头之一嘛。

    昨天间谍活动和逼捐的事情闹得这么大,短时间内贾贵的问题肯定是不会披露了,不然在往尚未冷却的油锅里倒水,真想炸锅咋的?

    “老板,是去八极娱乐吗?”

    飞龙牌豪车开车军区后,司机谢浩然回头问道。

    江一鸣想了想,现在去八极娱乐正好吃午饭,员工们估计还没上班呢……“泰森的酒吧开在那里?”

    “光明区。”谢浩然回道“从这过去大概要半小时。”

    “在中间选个地方,你通知他过去。”

    “知道。”谢浩然在脑子里过了一下,打通泰山的电话,约好地点后就驱车前往。

    大都市的中午,车程非常顺利,都市人要么在公司,要么也是选在公司附近吃午餐。所以并没有上下班高峰的拥堵。

    一路过去,倒是一直能看到骑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着八极共享单车的都市人,毅然是倒城市中美丽的风景线嘛。

    当然,除了八极共享单车,东海也还有别的共享单车存在,只不过规模较小,用车率不高而已。

    看着那些蓝的,绿的,红的等不同底色的共享单车,江一鸣磨蹭着下巴。

    同样的淘汰模式,在穿越前那个世界已经上演过一次。而在这个世界,别的城市不敢说,但东海,绝对是八极共享单车的独家市场。

    这短短一年的时间,光是江一鸣知道被淘汰出局的共享单车公司,就有三家。

    可为什么还是有资本,要把钱往东海的共享单车市场上咂呢?

    “老板,到了。”

    近二十分钟后,飞龙牌豪车停在一家专门卖鱼的饭馆门口,泰山早已等候多时,不过杵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看来自己当老板后,脑子里的弯弯绕也多了一些,不然以他过去的性格,肯定迎上来了。

    下了车,泰山尴尬的点头笑了下,然后转身进了饭馆。

    江一鸣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等进了包间后,泰山才热情起来。

    “江先生,您坐这。”

    “不用这么见外,坐吧。”江一鸣坐下道“昨天你想说什么?”

    “是帮里的长辈找到我这里,想托我替他向您求情。”泰山反而显得越发的客气,也没坐,就这么佝偻着身子,站在江一鸣面前。

    “坐吧。”江一鸣再次开口,还起身把泰山给按在了椅子上,“看来这段时间你没少碰壁,都快不是你了。”

    “以前跟着海哥,我只需要能打就行,现在……”泰山苦笑着灌了口茶,“黑白两道都不待见,虽然没有明着找麻烦,但暗地里各种破事不断。老实说,开一月亏一个月,要不是您给的钱挺多,早关门了。”

    江一鸣点头道“洪家鼎倒台之后,他的亲信里面除了海哥改头换面去了海外,其余的要么死刑,要么无期。你在东海的威信应该最高吧?”

    泰山五官纠在一起,“怎么说呢……海哥是领我进门的大哥,鼎爷是海哥的老大。鼎爷的事,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海哥……”

    “所以你是被牵连的?”

    “有这方面原因,所以进了门的青帮兄弟,对我都很有意见。另外,以前东海虽然是鼎爷的天下,但也不是所有跟着他混饭吃的人,都进了青帮,甚至很多小角色,根本就不知道青帮是什么。”

    “所以鼎爷倒台之后,他们想自立山头,而你恰好就成了他们扬威的目标。”

    泰森低头,“是的。”

    你还真是生的不怎么伟大,活得特别的憋屈啊……

    江一鸣没忍住笑,掩嘴咳嗽了一声,“我们还是回到正题上,昨晚谁托你求情?”

    “鬼爷……就是贾贵,庆州爱心基金会的副会长,在青帮里和鼎爷平辈,也是目前青帮里辈分最高的几位之一。”

    “他想给洪家鼎报仇?”

    “绝对不……可能也有这方面原因,但他昨天说,主要是因为八极慈善基金的成立,断了他的财路。而且他也不是真想和你作对,就想让你被迫改变一下八极慈善基金的运作模式。”

    “代价呢?”

    “哈?”

    “让我放过他,代价呢?”

    江一鸣划拉着茶杯,虽然贾贵的问题不可能往间谍活动上面打,但泰山现在还不知道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