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四二零章:实事求是
    信息:“岛国那边太无耻,居然否认间谍活动。”

    “不听话,回去打你屁股哟?”

    江一鸣随手回了个信息,然后打开网页,马上就找到了相关的报道,而且还是视频的。

    打开视频,虽然听不懂岛国话,但下面有字幕还是能看懂他在说些什么。

    大致来说,就是在记者招待会上,被问及岛国政府,是否向海外输送间谍一事,岛国官房长官表示,岛国绝未做过此事。

    并表示这是个别案件,岛国政府不便回应,但岛国政府绝没有从事间谍活动,这一点对所有国家都可以这么说,不过岛国政府将全力了解,本国国民在海外的安危。

    “你看这个。”江一鸣把手机推到余珊珊面前。

    余珊珊看完视频道:“这不光是在否认,还准备倒打一耙?”

    “谁让你关心这个?”江一鸣也是醉了,“没想到岛国那边的反应这么快,在矛盾进一步激化之前,让小猫抓点紧。”

    “……”

    确实要抓点紧,这条新闻已经在网络上流传开了,网友们在痛骂小岛国无耻的同时,也在议论祖国对此会做出什么回应。

    “要我说,怼他呗!先拿*犁一遍,然后伞兵空投外加大部队登录,直接横推了了事。”

    “你咋不说拿核弹犁一遍呢?”

    “打下来还有用的嘛,核弹犁了好几十年都开发不了。”

    “也就我们瞎嚷嚷几句,两国之间怎么可能因为这点事打起来?”

    “可小岛国太无耻了,不承认也就算了,还说什么了解岛民在海外的安危……我去他喵的,这话说得就好像是我们诬赖他一样。”

    “不然还能怎么样?岛国咬死不认账,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所以我才说打他们的嘛。”

    “不要这么激动,要我说啊,就把什么十大酷刑之类的往间谍身上招呼,就不信他们开口。”

    “开口了又能怎么样?说句夸张点的,岛国那边直接说这两不是岛国籍就完了。”

    “卧槽!出入境记录是假的?护照是假的?”

    “卧反槽!请问护照是谁发的?他说是假的你能咬他咋的?”

    “mmP,咱们国家就是瞻前顾后,每次碰上国际问题就退让,啥时候能够正面刚一波就好了……”

    就在负面情绪将要蔓延的时候,老刀终于把斟酌许久的自白,以及证据发到了网上,并@了有关部门,和最先被逼捐的受害者,江一鸣。

    “战神,你好。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并向你道歉。我不是跟风的网友,我是一名水军,一名向你泼过污水,蒙蔽过网友的水军……”

    自白写得挺长,但江一鸣没什么兴趣看,随意扫了两眼,果然不出所料。

    他这是先放低姿态,勇敢的承认错误,并将自己的问题缩小,扩大他雇主有多坏。然后在以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姿态……

    哟?还猜错了,看来这家伙的胆子也不大嘛。

    江一鸣笑着摇头,不过若换个身份,他就是这个水军的话,多半也是会做出这种选择。

    认错,求饶,捅出幕后黑手,然后自己躲起来。

    “不过这货倒是有点彪啊?”江一鸣试着在手机上,搜索了一下贴出来的雇主企鹅号。

    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企鹅号非但不是新申请的,而且在企鹅号上还有相当详细的个人资料……

    “该不会是老刀忽悠我们吧?”这么容易找到故意搞他的人,江一鸣感觉有点不真实,不过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忽悠完全没好处嘛。

    而且从这个企鹅号的个人信息上看,也正好能和江一鸣构成利益上的冲突。

    恩,所以这个庆州爱心基金会的副会长,是真彪。就连余珊珊联系小猫的时候,都知道切换切换一个专门的企鹅号。

    江一鸣又在手机上搜索了一下老刀贴不出的手机号,归属地同样是庆州。

    那么不用想了,剩下那个转款的银行账号,肯定也是这位副会长所有。

    真彪啊,不过也对,八极慈善基金和他有利益冲突嘛,他针对我,实际上应该是想针对八极慈善基金。

    这也就说明了老刀为什么会用逼捐这种方式。

    牵扯的问题不严重,所以他才敢用主号来联系老刀。

    恩,这么想一切就都能连得上了。不过这下子,这货肯定要被网友怼到怀疑人生。这什么庆州爱心基金会也将成为历史。

    没有错,老刀将聊天记录同时发到网上之后,立马就有无数网友帮忙联系有关部门,顺便打电话骂街,加企鹅人身攻击什么的。

    而就在这时,江一鸣的手机进来一通电话,看来电显示,让江一鸣非常差异。

    打电话过来的,是江一鸣的司机,谢浩然。

    他怎么会在这个时间来电话?

    “喂浩然,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急事?”

    “是泰山要联系您。”

    “泰山!”

    难道这事还和青帮有关系?

    江一鸣愕然,这个猜想在脑子里一闪而过,“他没说什么事找我?”

    “没有,我问了,但他说这事只能跟您说。”

    那就八九不离十了……

    江一鸣道:“你就说我没空,有事明天……不,有事后天再说。”

    “知道。”

    “等等,你再转达一句话,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谢浩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在打什么哑谜呢?管他的,反正我就是个传话筒而已。

    ……

    庆州,木香亭小区。

    一栋复合式的公寓里面,贾贵坐立难安的围着电话打转,他平常使用的那个手机,早已被天南地北的网友给打爆了。

    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啊,不就是想让江一鸣把八极慈善基金收支全透明的这个模式,给转换一下么?

    可计划刚刚进行到逼捐这个环节,后面的都还没开搞,怎么会一下子就和间谍活动扯上关系了呢?

    更为可怕的是,向来信誉良好的老刀,居然把他给卖了……mmP,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从去年洪家鼎的事情来看,江一鸣这小子是不报复则已,一报复就要往死里整啊。

    涉嫌从事间谍活动……我去,这他喵是要吃子弹的啊。

    叮铃铃~~座机终于响了起来。

    贾贵几乎是直接扑过去接听的电话,“泰山!他怎么说?”

    “他说没空见我,根本就不和我通话。”

    完了,肯定是要把我往死里整……贾贵脑子嗡的一声,两腿发软瘫坐在地。早知道就不惹他了,不就是一个坑钱的爱心基金么?每年又捞不到多少,关就关了呗,怎么就侥幸了呢?怎么就忘了洪家鼎的前车之鉴了呢?

    “鬼爷?鬼爷?”泰山接连喊了数声,“他还让人给我传了个话,可能对你用的鬼爷。”

    贾贵恍惚间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当然,也可能最后一根稻草。不过他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抱着话筒吼道:“什么话?”

    “就四个字,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

    贾贵一时间也是满头雾水,但这时外面已经传来警笛,以及刹车的声音,紧接着,敲门声彷如雷震般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