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三七三章:天性
    “这里。”

    黑骑士咖啡馆门口,江一鸣从位置上站起来,向路口的梁倩挥了挥手。

    梁倩踩着高跟鞋,快步上前道:“小女子何德何能,劳得战神门口相迎呀?”

    “好久没见越来越漂亮了,坐。”江一鸣根本就不接腔,恭维了一句后直入正题,“我这不有好事找你么?”

    “好事应该在楼上。”

    “”

    “怎么,改吃素了?”

    “素好久了都,这次真是正事。”

    梁倩耸了下肩,向服务生要了杯咖啡,然后靠着椅背,翘着二郎腿的脚尖一翘一翘的说:“说吧,什么事?”

    江一鸣一通介绍,也没说洗脑传销什么的,只是说近来生意越做越大,但步子迈得太快,企业文化还不够根深蒂固。

    梁倩见江一鸣真说正经事,自己也正经了起来,稍微把江一鸣话里润色的部分拿掉后,笑道:“你是想提高员工对公司的归属感?”

    “对,跟你聊天就是愉快。”江一鸣乐道:“而且近期内,八极门还有一次很大的扩张,我就怕根基不稳。”

    梁倩笑道:“从社会学理论来说,所有的小孩子,都并不是什么纯洁天使,而是没有善恶观念的野兽。看看那些六七岁的小男孩儿都能干出来什么事儿?打狗,打猫,用裁纸刀扒青蛙皮,拿石头砸蛤蟆,或者把小鸡从楼上扔出去看它会不会飞,亦或者是好奇的拿针筒把酱油注射到蜗牛的壳里面”

    江一鸣打断道:“你在说什么?”

    梁倩抬手示意,继续说道:“根据社会学理论来说,人类的一切善恶观念是非观念,都是一种社会化的结果,包括男女意识也是社会化的结果一样。”

    “所谓社会化,就是人类为了能对抗大自然,发现只有团结才能生存下去,于是为了生存,人类就规定了一些团体生活必须要遵循的规矩。”

    “而时间长了之后,所有人都在下意识的要求新成员按照规矩办事,这也就是教育,也就是社会化。”

    “社会化会交给一个人“你应该怎么样”,也就是社会期望你应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而久而久之之后,我们就被洗脑成了自己也觉得自己应该这样。”

    “在小孩子被“洗脑”之前,天性是残忍的,他们没有太多善恶观念是非观念,可以为了自己的好奇心去残杀一切生物。而当经过了教育之后,他们才开始会用一种类似站在别人立场上考虑的心里,来感觉别人的感觉。也就是同情心,以及善良。”

    梁倩说了一大堆,最后才转到洗脑这个词汇上面来。而且她很新奇,也很让江一鸣感兴趣的,将教育和洗脑,画成了等号。

    但

    江一鸣蒙圈道:“这和我们谈的话题,有什么关系吗?”

    “我以为你很聪明。”

    “不带你这么挤兑人的啊。”江一鸣满头黑线,而后一怔道:“你是说要让被洗脑的人,处在一个特定的大环境之中,潜移默化?”

    “对了,你既然都想到办学校了,为什么会没想到该怎么做呢?”梁倩观察着江一鸣,笑道:“罪恶感?好像不太对,是害怕?看来这次对了。”

    江一鸣抿嘴,一脸无奈。

    梁倩又道:“你想要八极拳威震全球而已,一不反人类,二不反社会,三不谋财害命,四不违法乱纪,你害怕什么?”

    对啊,我他喵的原来这么伟大,我还给学生提供就业机会,提供发财的机会,我怕个毛啊!

    江一鸣乐道:“道理我都懂,可具体要怎么实施呢?”

    江一鸣补充道:“学员来自世界各地,有自己的文化价值观,也是奔着赚钱,奔着扬名而来。所以不可能在学校停留太长时间”

    “新兵集训也就三个月。”

    “这不一样好吧?”江一鸣道:“新兵集训三个月,一是打体能,二是培养服从性。三个月之后下了连队,至少还有两年的兵役来反复温习。”

    梁倩摇头道:“人是有自主思考能力的,谁也不可能控制谁的思想一辈子,要不然社会也不会进步到今天。真正有野心的人,就算没有机会,他也会创造机会,你控制不过来的。”

    “我也不是要永远控制,十九年就够了。”江一鸣嘟囔了句。

    梁倩隐约听清,虽然有些奇怪,但也顺着说道:“九年很快,只要你能保持发展速度,和绝对的权威性。他们想要造反,想要自立门户,也得考虑风险。”

    “其实不是所有人都能一直保持着雄心壮志。就拿我们刚才的话题的来说,人就像生活在迷雾里面,有一天你破开迷雾发现,他妈的,我被骗了,现在我终于看到世界的样子。”

    “可过了一段时间,你发现天空裂了个缝,仔细扒拉开,奶奶的,又被骗了。之后你疯狂的寻找真相,直到累的那一天。”

    “所以古人才说难得糊涂,才说知足者常乐。循规蹈矩的人或许没什么伟大的成就,但平平淡淡的一生,未必就不是快乐的。”

    江一鸣若有所思:嗯,这道理我穿越前就懂,要不然也不会面对系统的询问,简单粗暴的回答说不想。

    可问题是系统喵它不按常理出牌

    不过梁倩说的也有道理,任务时限还剩下不到九年的时间。如果这么短的时间,在保持着高速发展的前提下,还有人造反那真的是天要收我。

    “好了,问题解决,我们什么上去?”

    “”江一鸣郁闷道:“要不你帮我把细节写了好不好?”

    “好,上去写。”梁倩说着,脚背已经勾到江一鸣腿肚子上了。

    “”江一鸣深吸口气,“最后一个问题,我也曾在封闭的环境中被人洗脑,为什么没事?”

    “这或许和你从小的经历有关,你习惯性的去怀疑一切。”梁倩说着突然一僵,“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别有用心吧?”

    呜呜呜你以为我不想啊?你知道我已经错过多少送上门的肥肉了么?

    江一鸣欲哭无泪道:“我什么样你又不是没体验过,不要表现得这么如狼似虎的好吧?”

    “那不一样,以前征服的是你,现在征服的是你的身份。”

    “你如果能把这想法在保持一段时间,肯定能如愿以偿。”江一鸣道:“有没有兴趣来我即将拔地而起的八极武术学院,兼任心理辅导师?”

    话音刚落,还带着余温得咖啡,已经泼到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