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三二一章:还口吐白沫
    能快速入门易筋经当然很好,但很可能这三个字就有点吓人了。毕竟在场的,都见识早上叶知秋滋血的模样,想起来都有点吓人的好不好?

    万一抢救不及时,那就是一了百了啊。

    竞技格斗班的弟子都面面相觑,纠结了一会后,还是有三个人站出来,愿意尝试这种方法。

    原因无他,武林争霸赛高手如云,而且举世瞩目,若能在比赛中大放异彩,一来能够助长八极门的声势,二来也对自身的名气有很大助力。

    豁出去了!

    你看人家刘邦,押送劳役失职,豁出去后就当了汉高祖。

    在看人家朱元璋,饭都吃不起,豁出去后就成了明太祖。

    现在只是失个血而已,更何况还有叶知秋在前面做了表率,又有药浴可以保命,虚个毛线。

    男人嘛,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

    “好,本师叔欣赏你们。”江一鸣很欣慰,有三个人原意冒险,就意味着又有三个人可能快速入门易筋经,意味着武林争霸赛上,又有三个人能板上钉……

    等等,江一鸣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

    似乎从看到参赛名单开始,因为不限制体重,以至于让某些体重超过两百公斤的外国拳手参与进来后,就一直在为重量级这个分级费心。

    可问题是……竞技格斗班的弟子里面,体重达到重量级的只有两位,一个是王子涵,目前一片而红,已经作为宣传八极门的代言形象,进军娱乐圈了。

    而另一位,没有太过争强斗狠的心思,比较喜欢安于平淡。所以选的是回老家,担任分管负责人。

    嘶~如此算来,八极门其实根本就不需要去在意重量级的比赛,因为根本就没有弟子达到那个重量级嘛。

    呃不对,虽然分级别的赛事里不需要面对超超超重量级的对手,但争霸赛的时候还是要面对,而且体重悬殊更大,更危险。

    江一鸣想着摇摇头,看来摊子确实铺得太大,都把自己给搞糊涂了。

    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抛之脑后,铁布衫修行走起。

    随着叮叮当当,一阵密集的刀劈斧剁之声过后,大师级铁布衫的经验,江一鸣每轮都已经可以增长两千点左右的经验了。

    让弟子们抬下去泡药浴,江一鸣顺带让他们去买两个浴盆,一会就开始实验易筋经快速入门。

    二十分钟后,江一鸣神清气爽的从更衣室出来,用干毛巾蹭了两下寸发,见指派去买浴盆的人已经回来,便跟唐虎打了声招呼,带着三人直接回家。

    回到家里,叶知秋正盘腿坐在沙发上,老神在在的模样,像极了武侠电影里的得道高人。

    江一鸣咳嗽一声道:“知秋,现在感觉怎么样?”

    叶知秋睁眼道:“非常好,现在我已经能控制肝做出两毫米的震动,还能明显感觉到体力在恢复。”

    “看来还真是入门了,不过修行内功要比锻炼身体更加谨慎,千万别贪,该休息就休息。”

    “嗯,我不会勉强。”

    “那你继……你去我房间继续,不然一会被影响到就不好了。”

    打发叶知秋去了卧室,江一鸣先把中级药浴拿出来,按照比例往浴盆里兑好,在从厨房拎了把菜刀出来,指着保温盒道:“你们谁先来?”

    “我来!”张光远一步上前,端起保温盒放在嘴巴,突然恶趣味的说:“小师叔,我感觉这好像入邪教的仪式哦。”

    “……”江一鸣扬了扬菜刀,“是啊,入我门来,生死莫怨,赶紧喝吧,一天天的就你话多。”

    张光远大口吞咽,三两下就把保温盒里的牛鞭汤一饮而尽。

    江一鸣也不等他药力发作,直接一记手刀过去,先劈晕了再说。

    “你俩帮忙,抬浴盆里去。”

    另外两名弟子一左一右,轻松把张光远架进浴盆里面。江一鸣在持刀上前,刷一下在张光远掌心上划了条口子。

    滋~~

    顿时间,献血喷涌而出。

    “哎呀,好像划深了。”

    江一鸣暗道没把握好力道,不过这应该没啥,伤口深一点,了不起就是滋得快一点嘛,反正都泡在药浴里了,又不会死……吧?

    看着泡在药浴里昏迷的张光远,已经渐渐变红的药水,江一鸣心里又冒出个想法。

    糟糕!快速入门易筋经,会不会还和叶知秋昨晚策马奔腾有关?

    要知道,唐虎之前也一直没有入门,直到那天晚上,有个醉醺醺的妹子敲错了房门……嘶~难道要快速入门得先走肾?而不是走心?

    江一鸣眨巴眨巴眼睛,随即又无所谓:管他的,反正都是实验,只要不死就行。

    之后,便是漫长的等待,和叶知秋的情况一样。

    张光远一开始也是呼吸急促,满头大汗。随着血液的流逝,呼吸渐渐变小,面色也变得苍白。

    等药浴的效力让他伤口愈合后,呼吸才终于变得平稳下来。

    光从这些观察,江一鸣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能不能成,就看他清醒后的效果了。如果能成,至少可以排除一个可能性嘛。

    走肾,并不是易筋经快速入门的捷径→_→

    在等了一会,面色稍微红润了些许张光远悠悠醒来,江一鸣赶紧就让他调整呼吸,试试看能不能控制五脏六腑的震动。

    失血过多的张光远还有些虚弱,稍微晃了晃神,才调整呼吸,用意念,挨个去指挥五脏六腑。

    片刻后,他骤然睁眼,手扶着后腰道惊呼:“动了!”

    “什么动了?”

    “肾!”

    “……”尼玛,最后还是走肾了?

    江一鸣有些无语,但更多的是惊喜。已经有两个人成功,这说明放血,就是易筋经快速入门的捷径啊!

    “这次,你俩一起。”江一鸣举刀指向剩下的两人。

    两人也七分兴奋中带着三分担忧,分工合作在浴盆里倒上药浴,然后端起保温盒,还他喵的碰了个杯……

    等两人干杯,狼吞虎咽把整盒牛鞭汤喝完后,江一鸣直接一人赏一记手刀,而后往浴盆里一扔,在挥刀划开两人掌心。

    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滋~~滋~~

    两人一起喷血,声音果然更大……江一鸣让微微皱眉的张光远也去卧室,巩固刚刚入门的易筋经,把感觉抓牢了。

    但没想到张光远扶墙慢慢挪到卧室,打开房门后却惊呼出声,“小……小师叔!”

    “嗯?”

    “叶师兄他昏倒了,还……还吐白沫!”

    江一鸣两眼暴睁:握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