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三一九章:血是往外滋的
    次日清早。

    “欣儿?”江一鸣站在洗手间门口敲门,“你上厕所的时间又破新高了有木有?抓紧时间,迟到了。”

    系着围裙的唐虎过来道:“是不是又在里面玩游戏?”

    “不是,手机在我这她玩个毛啊?”

    “是吗?”唐虎满脸不信,“把你手机拿出来我看看?”

    ……你说你大清早拿我手机玩就玩吧,怎么能没有时间观念呢?还想不想拥有自己的手机了?

    江一鸣暗道糟糕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他赶忙岔开话题道:“赶紧开门吧,别把药膳给分岔了。”

    “你确定要拿叶知秋做实验?”

    “没问题的,你不就这么过来的嘛。再说他要真憋不住,放弃也就是了。”

    江一鸣打个哈哈,把唐虎推去开门,然后轻轻敲着洗手间的房门,低声道:“还不出来?”

    洗手间房门打开条缝隙,欣儿鬼灵精似的的贴在门缝那儿向外张望。

    江一鸣也是醉了,从欣儿哪里把手机收回来,赶紧带着出门,要不然去幼儿园还真要迟到了。

    来到客厅,叶知秋等人也已经进去屋了,看见江一鸣纷纷问好。

    江一鸣点头回应着,只觉一股春风扑面而来,再看叶知秋面色滋润,眼眶略微带黑,不由会心一笑。

    叶知秋初为男人还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挠头,眼神飘忽。

    唐虎也是过来人,一看就知道很有问题,“你……你……”

    江一鸣直接抱起欣儿,这种时候,当然是先闪为妙嘛。

    随着防盗门砰的一声关上,唐虎摇头叹息一声,把单独盛放的一碗牛鞭汤,递给了叶知秋。

    不管是牛鞭汤还是牛腩汤,其实看起来都是黑乎乎的,除非用筷子捞起里面的肉,要不然非专业人事,也不好分辨出两种汤有什么差别。

    不过牛鞭汤,江一鸣在一开始就没打算瞒着这些弟子。

    毕竟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嘛。

    更何况往后面发展,中级的药膳和药浴,是八极门弟子必然要享用的东西。

    要不然单凭初级的药膳和药浴所提升出来的两倍正常人平均身体素质,就算经验再怎么丰富,面对绝对性碾压实力的时候,也很难保持不败。

    当然,此时叶知秋手里端着的牛鞭汤,依然是唐虎减低了分量的。

    他亲身体会过那种邪火乱窜的感觉,那天晚上要不是江一鸣回来得凑巧,估计就要犯大错误。

    端着碗,叶知秋也没含糊,三两口下去,整完牛鞭汤就进了肚子。

    中级药膳的药力,瞬时间就在他体内爆发开来。

    不同于初级药膳牛腩汤相对于温和的药力,牛鞭汤,哪怕是减低了分量的牛鞭汤,也让叶知秋有一种要爆炸的感觉。

    药力,从内而外,由五脏六腑开始,渗入肌理,深入骨髓,在筋脉之中开疆扩土。

    心跳顿然加速,沸腾的血液以一种从未有过的速度,在血管里肆意的奔腾着。

    叶知秋只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被点燃的*桶似的,整个人都快要炸了。

    呼~呼~

    不由自主的,叶知秋呼吸的节奏乱了,又重又粗,双目中也缓缓的布上血丝,端碗的手背上青筋炸起。

    唐虎有过体会,很清楚叶知秋此刻的感受。

    “你先去吧,今天晨练我……”

    唐虎话未说完,就见瓷碗被叶知秋给生生的捏碎,手还被碎片划伤,顿时鲜血淋淋,不是流,是直接往外滋。

    这并不难理解,心跳加速好几倍,血液流速加快,其压力自然也增大。

    之前没有伤口,血液只能在体内循环。现在有了一个突破口,那还不就跟高压水枪似的?

    “那我先去了。”叶知秋也不顾伤,右拳一握,扭头就往门口冲。

    唐虎哪里会让他这么离开?一个健步上前,伸手抓住了叶知秋的肩膀。

    叶知秋此时被狂暴的药力刺激的非常燥郁,他可没有唐虎的涵养功夫,只能嘴上说着对不起,却回身就是一拳。

    不过他又哪里是唐虎的对手?

    虽然他和唐虎在江一鸣哪里获得的经验都是一样的,但别忘了,唐虎享用中级药膳已经有一段时间,而且唐虎的易筋经,也是入了门的。

    所以没用到三招两式,叶知秋就被唐虎反剪双手,被摁在了地上。

    “叶师兄,你疯了?”

    “你竟对师傅出手?”

    其余人不明所以,也没想到药膳的问题上去,纷纷惶恐的责问。

    叶知秋疯狂挣扎道:“师傅,我……”

    “不用说,师傅明白。”唐虎压制住叶知秋道:“你们都别愣着,去那边把急救药箱拿过来。”

    “我去。”

    马上有人响应,飞快去矮组合柜里取出急救药箱,那过来时见叶知秋挣扎得更为疯狂,不由道:“师傅,叶师兄这是怎么了?”

    “师傅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啊!!!”

    叶知秋歇斯底里吼着,不光手背上,就连脑门上都是青筋炸起,大颗大颗的汗水把地板都打湿了好大一片。

    他不光没有唐虎的涵养功夫,更是在江一鸣的改造下,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要不然,在假拳事件里,他也不会动辄杀人。

    此时,狂暴的药力,更是进一步扩大了他骨子里的戾气,可他偏偏又挣脱不开唐虎的束缚。

    狂跳的心脏,让他的感官更为敏锐,四周都仿佛变得清晰起来。

    声音变大,变得缓慢。

    他听见了心跳的声音,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咔!

    随着一声脆响,他竟然把自己的胳膊,给挣扎得脱臼,诡异的别再背后。

    唐虎见状也慌了神,赶忙松开压制。

    叶知秋双臂耷拉在身侧,头顶地面犁着向前挪移。

    唐虎见状再一次压住叶知秋,急吼道:“都帮忙压住他!”

    众弟子慌忙上前,按手的按手,按脚的按脚,止血的止血……但止不住啊,要想里止血的装备根本没用。

    唐虎这才空出手来,一通电话打给江一鸣,接通后张口就骂,“快回来,你看你干的好事……”

    “你让他走呗,这么大个人流点血还能死啊?等药力消耗一些,他还能不去处理伤口?”

    唐虎情急之下没表达清楚,江一鸣也就听了个大概,顺口吐槽道。

    “流点血?那血就跟水龙头似的,往外滋的你知不知道?”唐虎大吼,见止不住血,又道:“你们按住了,用针线啊!”

    “他力气好大,根本按不住啊师傅。”

    唐虎按下免提,也帮忙去压制,但同样的,只能压住叶知秋,却不能让他停止挣扎。

    这时,手机里传来江一鸣很无奈的声音。

    你们是猪啊?江一鸣满头黑线的说:“就不能先把他打晕?非得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