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二八二章:而是失去了自信
    见江一鸣久久不语,余珊珊放下还没喝完的豆奶,“好好想想吧,想好了,在看我们有没有合作的机会。”

    “当然有!”

    江一鸣起身把余珊珊摁回座位上,心说你给我讲了一大堆听不懂的,我也给你整些假大空的。

    “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总共分几种人?”

    王朔:“脑筋急转弯?”

    “滚!”你麻痹就会破坏气氛。

    余珊珊:“你到底想说什么?”

    哎呀?不按套路出牌?

    江一鸣自顾自话道:“分四种,遵守规则的人,利用规则的人,破坏规则的人,和制定规则的人。”

    “不对,人是会变的。而且破坏规则的人,必然就是制定规则的人。”余珊珊瞬间就抓着漏洞,“有话直说,你不适合装高深。”

    ……老子讨厌你。江一鸣捂脸,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我想说的是,人一定要有梦想,而且目标一定要远大。你瞄准月亮,就算打不到月亮,怎么着也能打个老鹰。可你要瞄准小鸡……”

    不等江一鸣说完,余珊珊又打断了,而且还是用外语打断的,“shootforthemoon。evenifyoumiss,youlllandamongthestars。”

    江一鸣茫然道:“你说什么?”

    “如果你瞄准月亮,即使迷失,也是落在星辰之间。”余珊珊笑道:“以后装高深,最好引用原文。”

    ……这居然还有原文?

    江一鸣也是醉了,这明明就是他穿越前看过的一部港片里面的对白,没想到那年代的编剧,也玩借鉴哈?

    装逼不成反被……真是太失败了。

    好在江一鸣脸皮够厚,嘿嘿笑道:“我就说珊珊有能力嘛?你看?啥都懂。”

    正无聊戳着竹签的王朔一愣,怎么问我头上来了?

    老大,你这个助攻很不合格的好吧?

    江一鸣撇嘴道:“挑战行业标准,帅呆了耶,酷毙了耶。就算咱们没成功,也……是吧?来不来吧?”

    “这部戏真能大卖再说。”余珊珊没有说死。

    “那就预祝新片大卖,合作愉快。”江一鸣伸手,也象征着递出的橄榄枝。

    余珊珊拿手指在江一鸣油腻的手上轻轻的点了一下,然后赶快拿卫生纸擦着,一副洁癖强迫症的模样。

    “没事就这样吧,明天开机还得早起。”

    “别啊,我还有个问题。”

    “说?”

    江一鸣也想看看余珊珊在策划上面的能力,当然,顺带也是想看看有没有比自己更好的方案。

    于是他就把武林争霸赛的情况给说了一下,问余珊珊有什么好办法,能最大化的宣传比赛,最大化的吸引观众,又能最大化的保留话语权。

    余珊珊稍微想了一下,“是你求着让我加入的,现在还考我?”

    “……你不那么聪明会死啊?”

    详聊了一下比赛,余珊珊倒还真给出了些很有建设性的意见。

    江一鸣作为主办方之一,可以比作是产品的生产方,本身就拥有了最大的话语权,而且八极门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

    所以对于习惯竞技格斗的观众来说,武林争霸赛的内容,已经足够吸引。

    而在渠道上面,比赛却必须借助外部力量,比如说电视,以及视频网站。才能够把内容呈现到观众眼前。

    江一鸣所担心的问题,就是电视和视频网站方面,仗着渠道为王,仗着用户基础,拿走太多的好处和权力。

    那么,为什么不考虑自己做渠道呢?

    哦~嫌慢。

    有钱的话可以搞收购嘛?

    哦~钱不够。

    那还有一个办法,为什么不考虑做直播呢?

    武林争霸赛,先不谈有没有国外的拳手参加,光是国内的拳手和习武之人就多了去了。

    前期没有成绩不好谈,那就先弄直播。反正预选赛,淘汰赛什么的也多了去了。

    这些总不能每场都单独做一个视频出来吧?

    只要还没签约,每个直播平台都能上,等有了人气,就是直播平台反过来找你谈。

    到那个时候,就有谈判的资本了嘛。

    “嘿!这办法好哎。”江一鸣听得来心花怒放的,“到时候干脆你跟我一起去,你负责谈判算了。”

    “我还没答应加入呢。”

    “这不迟早……珊珊!”看着余珊珊头也不回的离开,江一鸣拉着王朔道:“老王啊,知道这年头什么最贵不?”

    “什么?”

    “人才啊!”江一鸣挤眉弄眼道:“组织在交给你一个任务咋样?”

    “……什么?”

    “送她回家,不要辜负组织对你的信任哟?”江一鸣压低声音,“如果顺利的话,今晚你就……你啥表情?你不上我上喽?”

    “有种上啊?”

    “上就上,我还怕你不成?”江一鸣耿着脖子扭头就走。

    真这么有种?王朔一愣一愣的,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恁个鳖孙,还没买单呢!”

    另一边,江一鸣还真的追上去了,站在准备拦车的余珊珊旁边,“你说你这人,说完就跑,有门禁啊?”

    “我刚才就说明天得早起,更何况你的考核我也通过了,还有必须要继续废话吗?”

    “国事谈完了,咱们还可以聊聊风月……”见余珊珊面色不善,江一鸣咳嗽道:“你对,没必要。不过大晚上的,你单独回家我不放心啊。”

    “我还不放心你呢。”

    “……合作的基础是什么?是信任!人与人之间最基础的信任呢?”

    “呵呵,你还不是想尽快拉我入伙。”

    “呃……”

    这是道陷阱题啊?如果我说是,就显得我很虚伪,合作的事可能就要黄了。如果我说不是,那就真对她有想法,她顺理成章的就可以让我滚蛋,合作的事可能又要黄了。

    江一鸣眼珠一转道:“我要说不是吧?就是对你有企图。我要说是吧?就是在侮辱你的美貌。其实未知才最精彩,你要大胆尝试,不要畏畏缩缩的。要是出现第三种可能,我俩之间就建立起信任的基础。要是没出现第三种可能,你也是勇敢尝试了。怕受伤就不尝试,你放弃的不是一次建立信任的机会,而是失去了自信。”

    余珊珊:“……”

    说着,出租车已经停靠过来,江一鸣殷勤的帮忙拉开车门,等余珊珊进去后,也屁颠屁颠的往里钻。

    余珊珊飞起就是一脚,“滚!”

    江一鸣岂能被她踹着?不过反应这么大,倒也不好死皮赖脸的跟上去,便指着余珊珊嘀咕着信任啊信任,然后把车钱拿给司机。

    “到家给我报个平安啊?”

    挥手目送出租车远去,江一鸣回头,就看到王朔贱兮兮的站在后面。

    “笑毛啊?回家洗洗睡。”

    “鳖孙!先把饭钱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