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二七三章:什么德行
    “毕竟你启用的全是新人,而且全是你八极门的人。”余东来就事论事道:“他们要真火了,跟我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瞧你说的,我不是留了个女主角给你吗?”

    “以果儿现在的名气,三十万片酬难道不算是优待?”

    “她的名气主要在唱歌,隔行如隔山嘛,新人三十万片酬,还优待?”

    “喂江老弟,怎么说果儿也是演过三亿票房的电影,你不要太过分了哟?”

    “匆匆那年怎么冲上三亿的?这事你好意思跟我提?”

    “……”

    “这样吧,别伤了你我的感情,我同意你的提议。但你若中途加入,分成所占的比例,得减半。”

    余东来的提议其实就一个字,拖。但他知道这点猫腻绕不过江一鸣,所以打电话索性就开门见山。

    他让余珊珊去狮城李书文的片场做场务,就是想用余珊珊的眼光,去评判这部电影到底能不能火,能不能赚钱。

    如果能,那当然是参与分成更加划算。

    如果不能,那就对不起了。人工,设备的费用,你江一鸣都得照给。

    所以江一鸣才会说他只占便宜不吃亏。

    不过,江一鸣的最终目的是推广八极拳,所以在这些利益问题上,能退一步就退一步,毕竟退一步海阔天空嘛。

    但退归退,不能退了还让人当傻逼骂,因此才有分成减半的补充条件。

    不过这也是余东来占便宜了,电影真要火了的话,就算分成减半,也绝对比光收人工和设备要划算得多。

    电影的事情谈妥,余东来同意了补充条件后。

    江一鸣又道:“对了,电影已经立项,不日就要开机。余总在这行多年,不知道能不能再找些人入股?”

    余东来闻言皱眉,“你不是吧?自己对自己都没信心?”

    “不是,蛋糕要做大,参与的人就要多嘛。要不然等影片拍出来,就靠你我去宣传?去和影院谈上映的事宜?”

    余东来眼珠一转,似乎明白了,可又有点不明白。

    很明显,江一鸣是想把利益分出去,让电影上映能更顺利,拍片能更多,覆盖面能更广。

    可他这么做就损失了自己的利益啊?

    不对不对,他损失的只是一部电影的收益。得到的确是更多关系,而且既宣扬了八极拳,又捧红了好几个自己人。

    嘶~这家伙,所谋甚大啊。

    其实江一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无奈的一个举动,居然让自己得到了更多。

    记得穿越前那个世界,就曾有人说他目光短浅,只会盯着眼前的利益。

    没错,他还就是这么个人,而且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德行。所以最开始系统喵问他想不想君临天下的时候。

    他直截了当就说不想……君临天下不是他这种小角色玩得转的。

    不过然并卵,系统喵就随便问问,根本不在意他的决定→_→

    “好,这事交给我,不过电影里全是新人,别人愿不愿意投资,我可就不敢保证了。”余东来应承道。

    江一鸣又道:“还有视频网站……”

    “你拼命三郎啊?”余东来打断道:“华山论剑那边比赛还没结束吧?”

    “没有也快了,再说趁着这股东风,谈起来也方便些。”

    “行吧,我抓紧帮你联系。”

    “光帮我?你提前知道消息难道不能赚一票?”挂掉电话,江一鸣吐槽了句,拎出另一个保温盒,开始胡吃海塞,铁布衫修行继续。

    ……

    次日,余珊珊交接完黄雀剧组的工作,回到东海。

    路上,她就已经看了狮城李书文的剧本。不得不说,狮城李书文……这名字取得太low了。

    包括故事情节,也非常老套。

    当然,招不怕老,管用就行。

    骗子骗人的模式都差不多,全是利用受骗者贪便宜的心理,几年前来,还不是一样管用?

    而且招式越老,正说明这个招式非常的管用。

    不过老套的招式,就更加考验电影人的专业水平了。

    你看那些在街头巷尾送人平安符的假尼姑,她们就属于不知道与时俱进,一直在吃老本的人。

    你在看历史上有名的大骗子,查尔斯·庞兹。他的招式老得很,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拆东墙补西墙。

    但人家这一招用得好啊,以至于后来大家用他的名字,来给这种骗局命名。

    没错,他就是庞氏骗局的开山鼻祖……

    想远了……

    余珊珊合上手机,车已经停在了凯达传媒公楼下。

    付钱下车下车,乘电梯到了楼上。

    “余小姐,老板在录音室。”

    “谢谢。”

    余珊珊闻言连电梯都没下,直接按了楼层,来到属于凯达传媒公司的录音室这楼。

    录音室这边,正在录制男儿当自强这首歌,余东来和王朔都在录音室试听,也顺带等余珊珊过来。

    余珊珊推门进来,王朔首先听见动静,回头看见打了声招呼:“余小姐。”

    余珊珊冰山似的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毫不客气的从王朔手里接过耳机,带上听了一会在摘下来。

    “感觉怎么样?”余东来对自己女儿的鉴赏能力很有信心。

    “歌不错,江一鸣写的?”

    “余小姐厉害,从旋律和歌词都能听出是谁写的。”王朔顺势拍了个马屁。

    “是从多方面综合分析。”余珊珊摇头,也没去解释从哪些方面分析,而是从个人意见上,和调音师不谋而合的,指出了演唱者的问题。

    “余总,余小姐,这个。”调音师竖起拇指,然后打断了演唱者,让他自己领会一下再继续。

    可惜余珊珊对这个恭维,已然只是冷冰冰的谢了一声。

    余东来七分欣慰三分担忧,让调音师和王朔继续辛苦,这就带着余珊珊回到了办公室里面。

    “珊珊啊。”余东来捏着额头,“一流的企业是员工为老板拼命,二流的企业是员工和老板一起拼命,三流的企业是老板一个人在拼命。你明白我说什么吗?”

    “我在努力改。”

    “不要努力改,要融入你的血液。人前一个样,人后一个样,更会让你身边的人产生戒备。”

    余珊珊露出个笑容,但并不显得怎么亲切。

    余东来暗叹了一声,“行了,你去找王朔,开始安排电影的工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