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二六七章:老子说的是农历
    龙元70年2月21日,农历正月初六。

    江一鸣四人轻车简行,甩空手回到了东海。

    先回家,欣儿这几天那就跟脱了缰的野马似的,跟着村里的小孩漫山遍野的疯,用句家乡话来说,那就是尾巴都耍脱了。

    早上要走的时候,她还不舍得很,眼泪汪汪的问什么时候再来玩。

    不过等一路转车,在汉安上了高铁后她就安静下来了,毕竟这几天疯玩得厉害,精神一直都处于亢奋状态。

    一旦有安静的时机,她很快就睡着了。

    这不,一路睡回的东海,根本就没体会到龙国过春节的真正特色……春运。

    开门进屋,唐虎抱着欣儿进去。江一鸣陪着沈橙橙继续往上一层。

    这几天沈橙橙一直都没能狠下决心来洗澡,要不是大冬天冷,估计身上都要臭了。虽然身上没臭,但头发油油的,急需冲洗。

    开门,门并没有反锁,看来宋玲还没有回来。

    “我先去洗澡喽?”

    “嗯。”

    “我说我去洗澡。”

    “去啊。”

    “……”沈橙橙咿咦哦哦的呢喃了句,见江一鸣还是不为所动,只好自己进了浴室,没一会便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四下无人打扰,江一鸣坐到沙发上,把系统喵放在茶几上,“打开属性窗口。”

    投影窗口出现,选到任务窗口,看着另一个伟大的任务,江一鸣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咔咔咔的咬牙声响。

    打造东方奥斯卡……

    这个任务,其实和让八极拳威震全球的任务,是可以重叠一部分的。

    在江一鸣刚接到第一个伟大的任务时,就计划过什么时候,需要借助影视剧的力量,将八极拳全方位无死角的推广到全球每一个人的面前。

    所以打造东方奥斯卡,和这一部分计划,是有着不谋而合的契机。

    但问题是……打造东方奥斯卡的任务时间,和让八极拳威震全球的任务时间一模一样……

    不是说打造东方奥斯卡也要十年,而是和让八极拳威震全球的剩余时间一模一样,精确到秒。

    这代表什么?

    不知道。

    到任务时限那天会发生什么?

    还是不知道。

    但多半不会是什么好事,而且系统喵如此姿态,是否已经要撕破脸皮了呢?

    已然不知道。

    江一鸣很烦,从看了打造东方奥斯卡的任务介绍后,他这个假期过得很不好。

    两个伟大的任务,不同的任务目标,相同的任务时限。

    滴答滴答的倒计时,已成为江一鸣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噩梦,可他又不敢问系统喵。

    他怕啊。

    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任何可以与系统喵摊牌的能力。

    不摊牌,至少还能得过且过。

    一旦撕破脸,很可能就是万劫不复。

    “呼~”

    江一鸣闭上眼呼了口浊气,起身来到浴室门口,握住门把轻轻扭动,果然没锁。

    走进雾气缭绕的狭小空间,一条曼妙的身影已经主动送了上来。

    是,江一鸣还要守住元阳,也不愿意从此就吊死在一颗大树上。

    但,江一鸣快要被伟大任务的任务时限逼疯了,他需要发泄,却又无法发泄。

    因此,他只能寻求心理上的征服,还在杨柳坳村的某天晚上,他在沈橙橙身上,找到了这种征服的感觉。

    穿越前那个世界有位著名的作家曾说:通往女人灵魂的通道是y道。

    江一鸣对这句话深信不疑,至少对于大多数传统的女性来说,这句话概括的非常精准。

    什么?江一鸣要守住元阳,是怎么通向沈橙橙灵魂的?

    开玩笑,你以为锦江魔术手,岂是浪得虚名?

    ……

    半小时后,沈橙橙松开被她抓皱好几次的床单,整个人好似脱力一般软了下来,有气无力的求饶。

    江一鸣双眼里布满血丝,脑海中的任务倒计时倒是没了,可取而代之的邪火……

    “呼~呼~”

    心理上的征服,在未得到身体上的配合之时,会将这种y望放得无限大。江一鸣喘着粗气,又开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最后还是用最原始的方法最为管用,哪里不听话,给哪里一下,顺带还能增加铁布衫经验,一举两得嘛。

    江一鸣蜷缩在床脚,小腹剧痛头脑却是清醒了很多,任务时限不是还有九年多吗?这么长时间,还有的是机会。

    不过……还是要先把铁布衫升到宗师级才行,不然这样下去早晚得变态。

    想到就开干,反正留在这除了徒增邪火外,也没什么好处。

    回到楼下,睡了一路的欣儿此刻精神奕奕,正和唐虎在那玩她新学的人之初,性本善,老师教我摸黄鳝→_→

    嗯,不管他们,打开堆放药材的房间,从两百多种中药材里面,把中级药浴和药膳所需的药材,按比例抓出来。

    “小江,刚回来就熬药?”

    “嗯啊,春节耽搁了好几天,得补起来。”

    唐虎点着欣儿的鼻子,“你看叔叔多用功?就知道玩。”

    欣儿嘟着小嘴,“欣儿还小嘛,是不是狗娃子?”

    “没礼貌,打你屁股哟?”

    江一鸣无语,这次回老家,乡里乡亲的长辈见着,大多都喊的狗娃子。

    等知道江一鸣现在出人头地了,虽然又都改了口,但欣儿却学了起来,调皮的时候老这么喊。

    唐虎好奇道:“对了,之前也没好意思问,我知道取贱名是为了好养活,可贱名是怎么取的?看心情还是有专门的套路?”

    江一鸣把药材放进砂锅里面,按比例掺水放到炉灶上面,灵机一动道:“当然是有规矩的了,按照出生的月份和日子,都有不同的名字,欣儿你是几月几号出生的?”

    “欣儿也不知道呀。”

    “……”败给你了。

    唐虎:“三月三。”

    “哟,三月三,螃蟹爬高山。”江一鸣说着一愣,掏出身份证一瞧,“嘿,欣儿跟我居然同一天出生的。”

    欣儿蹦过来,伸长脖子,“真的?”

    “可不是真的吗?”江一鸣指着身份证上的年月日,“你看。哎呀呀,我们家欣儿也是狗娃子。”

    欣儿咯咯笑道:“那欣儿跟叔叔一样?噢噢,跟叔叔一样喽。”

    老子说的是农历!

    唐虎满头黑线,不过算了,逗小孩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