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二六六章:又一个伟大的任务(求订)
    一场谈话下来,江一鸣算是把自己的问题给掰扯清楚了,不过对于他提议让二老去东海享福这点。

    蔡淑芬表示要明天和江铁生商量一下,不过江一鸣能看得出来,蔡淑芬并不想离开这里,或许是住得久了,有感情,又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但江一鸣感觉挺好,毕竟在今天之前,杨柳坳村的家人对他来说,根本就是陌生人而已。就算到了现在,依然不熟嘛。

    要不是顶着这个身体,他都不想回来。

    “也行,跟爸商量一下,要是不想来东海,那就在镇上,或者汉安买个房子,总之就不用在这么操劳了。”江一鸣没有反对,“子强你呢?毕业了有什么打算?”

    江子强嘿嘿笑道:“那就看哥给我怎么安排了,经理总管什么的都行,我不挑。”

    “哦?大内总管你也不挑?”

    “哥!”

    “哈哈,逗你玩呢,不过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想着混吃等死?得有抱负才行嘛,人如果没有了梦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仔细想想,哥现在不光能助你一臂之力,给你插上翅膀都行。”

    江子强认真点头,倒是把这话给记心里了,至于之后他能拿出什么梦想,又能不能拿出实现梦想的规划,那就得到时候再看了。

    该说的都说了,该讲的也都讲了。

    江一鸣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在说些什么,听闻外面不时炸响的爆竹声,灵机一动道:“欣儿,你不是等着玩烟花吗?走起。”

    “耶!”

    欣儿老早就想说了,只不过一直被唐虎摁着。在来之前,她就问江一鸣有什么好玩的。可江一鸣知道个鬼啊,所以就只能说乡下不禁止放烟花爆竹,到时候可以随便嗨。

    提议得到通过,就连蔡淑芬也丢下春晚,搬了张凳子坐在门口看着。

    院坝里的白炽灯亮起,江一鸣抱着在镇上买来的烟花爆竹,全都给堆在门口,“欣儿,玩什么?”

    “玩这个,还有这个,还有这个!”

    唐虎:“一个一个玩,那么多你拿得了么?又没人跟你抢。”

    蔡淑芬:“小心点,别炸着手。”

    江子强:“没事妈,我们三个大人看着呢。”

    蔡淑芬:“我看是三个大小孩。”

    爆竹点燃,声声贺岁。唐虎,江一鸣,江子强三人,或许都是男人,或许男人的血液里,都潜藏着不安分的基因。

    玩爆竹,那就是要玩大的,玩炸的响的。

    随着砰砰砰的炸响,三人都哈哈大乐,沈橙橙和欣儿则是在大呼小叫,虽然害怕,却又欢快。

    “哥。”江子强回忆道:“还记得小时候你带我耍火炮不?黑蜘蛛那门都耍不够。”

    “记得到。”江一鸣记得到个屁,扭头就岔开话题,去怂恿欣儿亲自点一个炮仗。

    欣儿吓兮兮老点不着,急得直跺脚的模样,又让江一鸣等人轰然发笑,只有蔡淑芬在笑骂着,说哪有你们这么当长辈的?

    欢笑声中,所有人都没注意到,家里护院的土狗,居然对爆竹的炸响视若无睹。

    在江一鸣等人刚到的时候,它就已经被系统喵给降服了,此时耷拉着耳朵,乖乖趴在角落给系统喵当肉垫子。

    而今天系统喵也很怪,从到了院坝,它就一反常态,并没有随时随刻都黏在江一鸣身上,而是同样安静的,趴在土狗的脑门上。

    一双竖瞳在江一鸣和欣儿的身上兜来转去,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时间渐渐接近零点,电视机里,春晚节目主持人的倒数声,被杨柳坳村打仗似的爆竹声给淹没了。

    一万响的爆竹点燃,在院坝里噼里啪啦的炸了好几分钟,直接给炸跨年,狠狠地讨了个彩头。

    沈橙橙靠在江一鸣身上,望着夜空中灿烂的烟花,以为自己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噼里啪啦的爆炸声,一直到零点十多分,才变得零碎起来,整个杨柳坳村,都弥漫在一股*气味里面。

    众人进屋,避开呛人的*气味。

    “你们耍,我去睡了。”蔡淑芬打了个哈欠,起身回屋。

    欣儿也揉着眼睛,一副困得不行的样子。唐虎道:“小江,在哪儿洗澡?”

    “呃……子强,你带虎哥去一下。”

    “虎哥,这边。”

    江子强领路,直接又出门了,江一鸣也留意着去向,不然一会沈橙橙也要洗澡,总不能还让子强带过去不是?

    趁着这个功夫,江一鸣拿出手机,准备编写拜年的消息。

    但没想到打开手机,上面竟有上百条未读短信,全是别人发来的拜年消息。

    正好,都不用自己费脑筋去编,复制粘贴就行了。

    员工下属的,政府领导的,武林同道的,商业合作的,所有人都要发,某些需要重点维系的,还得弄不一样的拜年短信。

    不然都抄段子的话,怎么显得出对他的重视呢?

    更何况需要江一鸣重点维系的,现在收到的拜年短信肯定也是铺天盖地,不搞点花样,怎么脱颖而出?怎么让对方记住自己?

    拜年短信全部发出,在去微博刷上一波。欣儿已经洗完澡,被唐虎抱进来了。

    之前江一鸣担心的睡觉问题,其实并不是问题。

    江铁生和蔡淑芬二老睡一间,

    唐虎带着欣儿,去江一鸣和江子强以前的房间。

    而江一鸣和沈橙橙,则去大姐以前的房间睡,正好。

    不过新的问题很快就出现了,唐虎要先伺候着欣儿睡觉,所以下一个洗澡的,是沈橙橙。

    江一鸣刚才留意了,所以轻车熟路,带着沈橙橙去洗澡,但到了地方才发现,这儿没有浴缸,没有热水器。

    有的,只是一个塑料桶……里面还残留了些热水,估计是欣儿洗剩下的。

    这也就罢了,墙角边毕竟摆放着好几个热水壶,设备虽然简陋,热水还是管够了的。但……但这个洗澡的地方,透风……

    当然,江一鸣是全无所谓的,以前更艰苦的日子他又不是没试过。

    但沈橙橙就不行了,下意识就抗拒在这种地方洗澡,万一吹感冒了咋办?

    也罢,大冬天的,两三天不洗澡也正常的很。

    沈橙橙洗了个脸脚就先回房,江一鸣白天搬搬抬抬的一身臭汗,倒是三两下脱个精光光,痛痛快快的冲了个热水澡。

    高手嘛,这点抗寒能力还是要的。

    洗完澡回到房间,这是大姐以前的闺房,大姐出嫁后,就改成了杂物房。前些日子得知江一鸣要带朋友回来,才重新给收拾出来。

    现在整个房间装扮得很喜庆,除了没贴喜字,完全能称得上是件间婚房。

    瞧床上的龙飞被,鸳鸯枕……也是简直了,难怪沈橙橙害羞的把头都给蒙住呢。

    江一鸣笑着上床,隔着龙凤被拍了拍沈橙橙,“害什么羞啊?不是把被子当盖头,等着我来掀吧?”

    “才不是。”沈橙橙露出头来,委屈道:“你不觉得这儿也透风么?”

    “……就这么个条件,将就下喽。”江一鸣也钻进被窝,原来还误会……“你干嘛?”

    “冷嘛。”沈橙橙八爪鱼似的缠在江一鸣身上。

    “可你这样……我怕我把持不住哎。”

    沈橙橙在江一鸣肩头上咬了一口,“敢乱来我就咬死你!”

    “你舍……”江一鸣正要调侃,手机响起,看来电是王朔,就对沈橙橙嘘了一声,接听起来。

    “老王,新年快乐。”

    “快乐!大家快乐,你也快乐,我也快乐,全都快乐……哈哈哈,快乐快乐……”

    “老王,你喝醉了?”

    “没有,不信再喝啊!”

    “……信,等回了东海找你喝酒。”这孙子肯定醉了,都能听到旁边还有人在叫他不要乱打骚扰电话的声音。

    但江一鸣终究是大意了,也不知道王朔大过年的和谁吹了牛,又被谁给捧上了天。他居然说……说他要打造东方奥斯卡。

    于是,江一鸣悲剧了。

    “咚喵!你有个伟大的任务,请注意查收。”

    如果不是有沈橙橙在侧的话,江一鸣肯定会掐着系统喵的脖子:咚你妹啊!他要打造东方奥斯卡,管我屁事?

    如果王朔就在眼前的话,江一鸣也会掐着他的脖子:你咋不说你要上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