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二六四章:他是你幺舅
    左右两边的,还是黄泥土墙,茅草棚子。而坐北朝南的那间,也是红砖黑瓦……这年头,别说城里,就刚才一路进来,也很少看见这种房子了。

    不光江一鸣,唐虎和沈橙橙心里也同时想到一个形容词。

    贫穷。

    当然,转念一想,这样的家庭养大了三个孩子,里面还至少有一个大学生,不容易啊……可晚上怎么睡呢?

    “妈。”江子强冲青石条台阶上的一个老妇人喊道:“你看哥回来了,嫂子可漂亮了。”

    妈?

    江一鸣面色一僵,相比江铁生而言,蔡淑芬更显老态。

    她抹着花白的头发,看见江一鸣脸上露出笑容,堆起了一脸的褶子。

    “狗娃子。”

    “妈!”

    江一鸣抢了两步,冲上台阶把蔡淑芬扶住,虽然不是亲妈,但心里也有些五味杂陈,“橙橙。”

    把沈橙橙也叫到跟前,江一鸣笑道:“妈,你看我给你找的儿媳妇,咋样?”

    “好,好好好。”

    蔡淑芬好几年没见儿子,拉着江一鸣眼眶含泪。知道他本事了,之前还因为假拳担惊受怕,现在见儿媳妇都带回来了,激动的除了好字,也不会说别的。

    “妈,进去摆嘛。”江一鸣让沈橙橙扶着蔡淑芬进去,自己转头走下台阶,和唐虎一起把行李都从三轮上拿下来。

    江子强也帮忙拿了些,但看见江一鸣和唐虎的神力,也惊愕不已。

    “哥,你力气咋这么大了?”

    “嘿,跟了个好师傅呗,这事一会再说。”江一鸣连背带扛往院坝里走,见江铁生发动三轮掉头,不由道:“老汉,你去哪?”

    “去把三轮还了塞,跟你甘叔叔借的。”江铁生说着,“对了,你那个烟还有没得?拿两包。”

    “有。”江一鸣直接抛了一条下去,要显摆就显摆个大的嘛,长脸。

    果然,江铁生接住一整条烟,虽然没说什么,但脚步也轻快了不少。

    哼哼,让你说我家狗娃子不得行,让你见识下啥子叫有钱人。

    扛着行李进了院坝,院坝里打牌的众人都纷纷在招呼着,从他们都叫狗娃子的称呼上来说,应该都是长辈。

    但谁是谁呢?江一鸣知道个毛线,只能含糊的说着过年好,先把行李放进家里再说。

    把行李都放下,江一鸣故技重施,拆了两条龙腾四海出来,热诺的开始散烟撒糖,顺带介绍唐虎和欣儿给大家认识。

    “狗娃子,力气见长了唷?”

    “还可以,抽烟抽烟。”

    “狗娃子,你媳妇叫啥子名字哦?”

    “沈橙橙,吃糖吃糖。”

    “喜糖?”

    “算是嘛,等摆酒的时候,才是正儿八经的喜糖。”

    “一鸣哥,你在东海做啥子的哦?这烟一百多一包,发大财了哦?”

    “教人打拳的,抽烟?”

    “嗯嗯。”叫哥的年轻人点了根抽着,“你啥时候学会打拳了哦?”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等下慢慢跟你说。”江一鸣打着哈哈,继续去下一桌散烟发糖。

    等到了蔡淑芬这一桌,江一鸣的套路却是玩不太转了。身为晚辈,大过年的光散烟发糖,不叫人的咩?

    蔡淑芬直接就道:“要喊三叔塞?”

    “三叔过年好,抽烟抽烟。”来了,关键时刻来了,江一鸣心里清楚,这一桌四个长辈,除了已知的老妈和三叔,还有两位应该怎么喊呢?

    嗯,看年纪应该都是叔字辈的,按照风俗,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过年基本上都是在夫家。

    就好像手机通讯录上明明还有个姐,可回家这么久,也没见着姐在哪里。

    所以……所以个毛啊,这个世界的龙国又没搞计划生育,城里都是带着两三个,更何况农村里面。

    刚才那个都三叔了,眼前这位是二叔还是四叔呢?

    江一鸣纠结啊,最后一咬牙,“过年好啊叔,烟抽起塞。”

    在坐的中年人一愣,蔡淑芬道:“这是你幺舅。”

    “……”麻痹的,身为幺儿不在我外公家过年,瞎窜什么门啊?江一鸣的反应也不慢,“幺舅!你愣是越长越帅,我一下都没认出来。”

    “你这小子。”幺舅摇了摇头,就着江一鸣的机械打火机,把烟给点燃了。“那这个你认得出来是哪个不?”

    “呃……”吃了亏上了当,江一鸣才不傻呢,求助的一望蔡淑芬。

    蔡淑芬责怪道:“这是你大堂哥。”

    大……堂……哥……奔四了吧?老子差点就喊叔了。

    “哥,抽烟。”

    “我不抽烟的。”

    “……”我有一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讲,男人不抽烟,白在世上颠。江一鸣尴尬道:“那就吃糖,吃糖。”

    虽然露出了几个纰漏,但毕竟都是亲戚,也没人怀疑什么。

    更何况好几年没回来这个借口非常完美,在加上舟车劳顿,以及好烟开路,简直就是无懈可击。

    因为亲戚们都在,蔡淑芬也不好拉着江一鸣问事,所以在围攻了沈橙橙一番后,大家牌桌子拉开,边修长城边聊天。

    “我我不会啊?”沈橙橙见长辈叫她上桌,慌道。

    江一鸣使眼色道:“打吧,陪着玩玩,输了我给。”

    “噢~一鸣哥,秀恩爱死得快哦……哎哟,妈!你咋子?”

    “大过年的你说什么呢?”

    “开玩笑的嘛。”

    “开玩笑也要有个哈儿数塞。”

    “没得事没得事,无心之失嘛。”江一鸣打着圆场,过去后顺势就被人给按在牌桌上,非要搓两把。

    搓……就搓呗,想当年为了拉关系维系人脉,喝酒打牌逛窑子,江一鸣那是样样精通。

    上了牌桌,麻将在大家的推动中哗啦作响。

    金山镇这边,流行玩一种叫卡二条的麻将,三个人打也行,四个人玩也可,就是五个人也是可以打的。

    什么?六个人咋办?六个人你不晓得开两桌啊。

    卡二条,是一个名字,顾名思义,如果是胡到卡二条的话,就是要加一番的。

    而且这种玩法只要筒子和条子,做牌胡牌都相当的快,号称是起手就有叫,两张就胡牌节奏相当的快。

    但正因为节奏太快,所以这种玩法流传不广,后来有外地人输急了眼,一直在点炮,说这不叫打麻将,纯粹就是在洗牌。

    因此这种玩法又和蓉城的血战到底相结合,最夸张就是五个人打七张牌,运气不好一盘下来就要输到哭。

    不过以江一鸣目前的身家,倒是不在意输赢。以前拉关系维系人脉,他还要算着不让自己输太多。

    现在自家人打个一两块的小麻将,撑死了三番也就十六块的事情,洒洒水啦。

    所以他全然不关心输赢,没事还给别人喂两张,让别人赢得高兴,顺便就套听些需要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