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二六三章:到家
    弱智青年在抽一口,夸张的语气和陶醉的举动,顿时引得旁人好一阵哄笑。

    “闷得儿,有没得这门好抽哦?”

    “你几辈子没抽过烟咩?”

    “哈搓哈搓的。”

    “你们懂得到个屁,哎呀太香了,好尼玛香哦,这辈子都没抽过这门香的烟,哎呀我在整一口。”闷得儿小口小口的品着,那一份不舍的神情,又令得旁人在哄笑之余,也忍不住拆开包装,亲自尝试一下。

    还真别说,一百好几的烟,那味道肯定要醇厚得多。

    但也没有闷得儿表现的那么夸张,不过也可以理解。

    闷得儿,在蜀地有傻子的意思,倒也不是真傻子,反正脑壳不太灵光,智商略微低下。

    而且闷得儿平日里抽的,都是两三块一包的劣质香烟,突然间档次提高了这么多,所以夸张的表现也是可以理解的。

    江铁生老脸有光啊,挺胸抬头的说:“闷得儿,你晓得这个烟好多钱一包不?”

    闷得儿叭叭叭的连抽几口,喷着青烟一本正经的说:“这门好抽的烟,起码要十好几块钱嘛。”

    “十好几块你就是十好几噶了?看到这个名字没得?龙腾四海,一百多一包的。”先前在村口碰见的余国彬显摆着见识,顺便给江铁生助攻了一把。

    “哦哟!这个烟一百多一百啊?”

    “还愣是没看出来,这烟楞个贵。”

    “狗……江家兄弟,看来你咋在东海那边,愣是发财了唷?”

    村民们心里都算得到账,一百多一包,就算一百一包,这么会的功夫,江一鸣就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散出来近万块。

    这不是发财了是什么?而且还是发的大财。

    有了这种想法,大家伙显得更加热情和亲切了。

    “哎哟余幺妹你莫洗我脑壳,赚点稀饭钱,发啥子财哦?”

    江一鸣也喜闻乐见,乱糟糟的才好让他分辨谁是谁嘛,反正男的来了散包烟,女人小孩就抓把糖。

    “咦~你还假打。”余家幺妹拆着包装精美的糖果,放进嘴里抿了两口,眯起眼睛说:“你这发的是喜糖哦?”

    沈橙橙闻言就不好意思了,村民们一看又开始起哄。

    江一鸣忙道:“喜糖那就好事成双,再给幺妹来一把。”

    “那就谢了好。”

    “跟我还客气啥子?我这几年都没回来,妈老汉全靠大家帮忙照应到,应该勒。”

    “你硬是,乡里乡亲的顺手帮个忙正常得很嘛。”

    “那大家就在帮个忙,让我们先把东西放回去。”被村民围着,农用三轮已经好久没挪动过了,江铁生扶着车龙头说道。

    “对头对头,大家让一下,江二娃坐了一天勒车,让他们先回切。”

    “江二娃肯定是发财了,发大财了。”

    “那是,一百多一包的烟,见人就散见人就散,连闷得儿都有一包。”

    “他找那个婆娘才长得撑抖,跟电视头的明星样,好乖……哎哟哎哟,你个瓜婆娘扯老子耳朵咋子?”

    “老娘耳朵都跟你扯脱你信不信?”

    “哈哈哈~川川,你娃愣是比闷得儿还哈(傻)。”

    村长发了话,村民们都乐呵呵的让开条路,说笑着目送农用三轮远去。却没想到有人口无遮拦,被自家的堂客给收拾了一顿。

    今儿个毕竟还是大年三十,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团年饭,所以说笑一阵过后,也就各自散去了。

    不过经大家口口相传,江一鸣今天的豪爽,势必会流传很久,很久……

    当然,大年三十,除了忙活着弄年夜饭外,大多数年轻人,都有的是青春可以挥霍,区区这一天半天的,那根本就不叫事儿。

    更何况江一鸣从大城市回来,带着那么多好吃的新鲜玩意儿,所以仍有一部分年轻人,跟着三轮,和江一鸣有说有笑。

    农用三轮继续往前开,乡村的房子,都是为了方便各家各户耕田种地,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建立在山间田边,并没有集体修在一处。

    每一家,都可以说是独门独户,邻里间大多间隔很开。

    等快到家的时候,已经有人提前跑过去,给江家婶子,也就是江一鸣他妈,蔡淑芬通报了好消息。

    “江家婶子!你二娃子在外面发大财了,带了个好撑抖婆娘回来。”

    “是不是哦?”蔡淑芬正在院里陪着亲戚打牌,闻言后正好摸到一张二条,乐道:“*卡二条。”

    “耶~嫂子,狗娃子愣是旺你唷?”

    “说不定是儿媳妇旺。”

    蔡淑芬乐歪了嘴,把麻将牌一扣,就站到院门口举目远眺。

    江子强也喊了声暂停,好几年没见二哥,甚是想念啊,还记得小时候被二哥带着抓黄鳝逮麻雀的日子,那叫一个嗨皮。

    直接从院里跑出去,马上就看见一大堆人围着装满行李的农用三轮。

    “哥!”

    “哎兄弟。这是我弟。”江一鸣介绍道:“这是我师兄,叫虎哥。”

    “虎哥。”江子强见唐虎是个大光头,满脸横肉还身材魁梧,心里也有些怕怕的,不过既然是二哥的师兄,那怕怕的就变成了一丝敬畏。

    江一鸣正愁不知道自家兄弟叫什么名字,既然撞上来了,那正好,“跟虎哥介绍一下各人塞?”

    “呃,虎哥,我叫江子强。”

    嘿,这不就知道了么?江一鸣又一指沈橙橙,“这是你嫂子。”

    “嫂子。”江子强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了,不过心里倒是有些奇怪,因为眼前这个嫂子,和他曾经收到的照片,不太一样啊。

    不过他也没多想,大城市嘛,分分合合多正常的事情。

    二哥能干啊,上一个女朋友就那么漂亮,这个也不逞多让。

    说着话儿继续往前,江一鸣一路都生怕出什么纰漏,所以一路过来都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之前得知自己已经好几年没回家,还真是松了口气。

    正所谓少小离家老大回,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呃,这诗咋背来着?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万一叫错人走错路什么的,就可以以此为借口了嘛。

    所以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刚才江子强跑来的地方……哪儿就是……家?

    三轮又开得近了些,江子强还冲院里喊着,院里也有条土狗跑了出来,摇着尾巴汪汪汪的打着招呼。

    但……这所谓的院子,倒不如说是个院坝,因为没有围墙嘛。

    青石条的台阶,连通着通往院坝的非唯一道路,其余地方没得围墙,虽然无路,但完全可以跳上跳下……

    在看院坝里的三个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