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二六零章:狗娃子
    次日凌晨六点。

    滴滴滴~滴滴滴~

    闹铃响起的同时,唐虎睁开眼睛,晃了晃趴在怀里的欣儿,“快!起床了。”

    “嗯~”欣儿半梦半醒的砸吧着小嘴,翻过身继续睡。

    “起床了起床了!”唐虎稍微用力摇晃几下,欣儿总算是睁开了眼睛,但一副起床困难症的样子,“让我在睡五分钟。”

    “在睡就赶不上飞机了。”唐虎起来,先自己穿戴整齐,在帮欣儿套着衣裤,“快点,去叫叔叔起床。”

    “哦。”欣儿闭着眼回应,等唐虎给她穿戴整齐,去洗漱的时候,她摇晃了一下,咚的又倒在了床铺上,牵起被单一裹,继续睡觉。

    唐虎挤上牙膏刷刷刷,走出来一看,果然不出所料,只好摇摇头,去到隔壁的标间敲门。

    笃笃笃~笃笃笃~

    “小江?小沈?起来没有啊?”

    明明是三个大人带着个小孩,偏偏给唐虎种他一个大人带着三小孩的感觉,真是操碎了心。

    见敲门没有反应,又开始打电话。

    来电铃声响起,江一鸣牵起被单往头上一蒙,在盖上个枕头,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不少。

    昨晚宴会后,他们就拿上行李,住进了机场酒店。唐虎和欣儿一间房,他和沈橙橙一间房。

    也不知道是不是沈橙橙喝了酒的缘故,昨晚那叫一个精彩。明明订的是标间,她偏偏要和江一鸣挤在一张床上。

    还双眼迷离脸颊红晕,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咿咿哦哦了大半宿。

    江一鸣就很郁闷了啊,他本就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平时看见漂亮的都是主动出击。今儿却要考验定力,那叫一个难受啊。

    愣是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一直撑到凌晨两点多,等沈橙橙睡安稳了,他才掰开八爪鱼似的沈橙橙,跳到另一张床上睡下。

    凌晨两点多到现在,也就睡了三个多小时而已,正困着呢。

    江一鸣舍不得睁眼,沈橙橙倒是醒了。

    喝了酒,缺睡眠,让她感觉铃声尤为的刺耳。

    接听过后,轻轻拍脸并没有什么效果,所以她死劲掐了下大腿,这才清醒了许多。

    “一鸣?一鸣?”沈橙橙起来后,就去摇另一张床上的江一鸣,“快醒醒,该去坐飞机了。”

    江一鸣迷迷糊糊的,只当听见了靡靡之音……男人嘛,你懂的。直接伸手一拉,顿时软玉在怀,那还了得?

    轻车熟路单手解扣,正要提枪上马……

    “嗷……”江一鸣遭遇重创,蜷成一只虾米,不过这一下倒是让他彻底清醒了。

    稍微缓和一下,洗漱过后悲拿上随身的行李出门。

    门外走廊上,唐虎早已等候多时,背上背着背包,怀里抱着欣儿,还有个行李箱靠在墙角。

    “欣儿?”

    “别叫醒她,不然更麻烦。”

    唐虎把欣儿交给沈橙橙抱着,自己拎上行李箱,带头往机场赶去。

    到了机场,取出寄放的行李,用两个行李车推去办理托运。这个托运可不是快递公司的托运,而是放在飞机货舱里面一起走的。

    等到了目的地,还得靠江一鸣他们自己拿走。

    办好托运,时间正好,一行人检票登机,坐下后继续补觉。

    三个多小时后,飞机降落在广都国际机场,江一鸣在飞机上又睡了个回笼觉,下了飞机后倒是精神奕奕。

    虽然环境陌生,但怎么说也是社会大学表演系毕业的嘛。

    “小江,我们怎么走?”取完所以行李,唐虎大包大揽的,整个人都快被行李给淹没了。也就是他这段时间,在中级药浴和药膳的滋补下,才能有这么大的力量。

    “followme。”

    江一鸣骚包甩头,他的情况也和唐虎差不多,背后一包胸前一包,双手不空腋下还夹着两包……

    就他俩这造型,活脱脱的就是一道风景线,等走出机场,在外面等着揽客的司机愣是没一会赶上前的……

    不过也不怕,有钱能使鬼推磨嘛,江一鸣指示牵着欣儿沈橙橙,很快就和一名没有拉客执照的黑车司机达成协议。

    五百块,从机场到高铁。

    到了高铁站,江一鸣也是一早就定好了票的,直接用身份证上去一刷,烫手的车票就新鲜出炉。

    不过携带的行李明显超重太多,所以还得去办一下托运的费用。

    从广都到汉安就没多远了,上了高铁也就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一行人又在下车,跟着江一鸣兜兜转转。

    “小江,这又飞机又高铁又汽车的,到底还有多远?”

    “快了快了。”

    江一鸣含糊其辞,找到汽车客运站后,先把行李都塞上车,该买票买票,该补票补票,在问明了发车时间后,赶紧找个地方把午饭给解决了。

    原本在这种情况,肯定是包车更为方便,但谁让江一鸣自己都不认识路呢?还让爸妈去金山的车站接一下,所以必须坐车站的客车。

    吃完饭,回到车站,四人上车后,除了江一鸣外,其余三人对三线城市,和超一线城市之间的差别,也有了挺深的认识。

    只不过唐虎和沈橙橙都是成年人,没说出来,而欣儿童言无忌就没管那么多,首先就批评了这辆从汉安到金山的客车的卫生。

    整辆车就跟泥泞里捞出来的一样,后挡风玻璃早就被糊的看不透了,前挡风玻璃被雨刮器刷出了两个扇形。

    车上的味道也不怎么好,乱七八糟的气味混合在一起,欣儿的小手就没从鼻子上拿开过。

    好在这辆车也没关窗开空调,上路后烈风一吹,倒也就闻不到什么异味了。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等客车开进金山收费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唐虎等人都好奇看着窗外,江一鸣也很好奇,但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在脑海里反应出网上搜索的数据。

    根据第五次人口普查,金山的总人口还不到七万,常住人口估计连五万都不到。

    再由六个社区,十八个行政村一分……肯定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一会下车要碰见熟人该怎么招呼呢?

    胡思乱想着,客车已经开进了金山镇的车站,四人下车正卸载着行李,就听远远的有个声音再喊。

    “狗娃子!狗娃子!”

    “狗……好像是在喊你?”

    江一鸣也不敢确定,毕竟车上下来的,都是从各地赶回来团圆的,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