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二五六章:这是钢板
    别带我,别带我。

    所有人质都在默默祈祷着同一个期望,毕竟这年头警匪片,犯罪片不少。最后被劫匪带走的人质,多半是活不下来的。

    劫匪们也环视着,考虑到底带谁更为稳当。

    持枪劫匪最后把目光停在了江一鸣身上,“嘿嘿,那就委屈你一下了。”

    “你不是吧?一直以来我最配合,还给你出谋划策,你居然要带我?”江一鸣惊愕着,满脸的不可置信。

    人质们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因为江一鸣此时的话,暗地里骂了句:该!

    持枪劫匪见江一鸣这么说,更加放心了,“正因为你最配合,所以才带你嘛。放心,只要你继续配合,没事的。”

    江一鸣纠结道:“不要慌,让我在分析一下……”

    “分析你妹!”持枪劫匪用*敲了江一鸣一下,“这儿我说了算!过来!”

    持枪劫匪勒着江一鸣的脖子,枪口顶在江一鸣后腰上,自己躲在江一鸣身后,慢慢挪到门口大喊道:“听着!给我一辆车……”

    “老大你不早说?我有车啊。”江一鸣指了指路边的飞龙牌豪车,“喏。”

    “……”持枪劫匪郁闷,咬牙道:“有钱人啊?怪不得敢帮银行承担损失。”

    “嘿嘿,做人最悲哀的事,就是命没了,钱还没花完。”

    “好,那你就更要配合。”持枪劫匪说罢,又吼了两句:“车我不要了!但我手上有二十个人质!你们不要乱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要什么条件你说!只要能办到,我们尽量满足你。”警方代表拿着喇叭喊完,很奇怪的低声问了句,“被劫持的那个是不是江教官?”

    “还真是。”

    “他怎么被劫持了?”

    “他不是会功夫的吗?”

    “习武在久一枪带走,他自己说的嘛。”

    “少扯没用的,狙击手到位没有?”警方代表低吼着制止议论,“一定要保证人质的安全。”

    持枪劫匪在江一鸣的分析下,要求说简单也简单,说不简单也不简单。他要带着江一鸣走,不允许警察跟着,不然就干掉江一鸣。

    说着,劫匪老二和劫匪老三也各押着一名人质出来,锋利的刀刃就架在人质脖子上,劫匪则把整个身子缩在人质背后。

    警察叔叔见状也是投鼠忌器,而且狙击手没有到位,只能先行退开一条路,做出配合的样子。

    持枪劫匪推着江一鸣往前走,来到飞龙牌豪车前面把门拉开后,“你,开车!”

    “我不会啊?”

    “……你特么的不会还买车?蒙谁呢!”

    “真不会。”江一鸣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我这么有钱,不能请司机啊?”

    ……你说的好有道理,老子竟无言以对……

    持枪劫匪咬牙道:“老二,上!”

    劫匪老二吧人质挡在前面,拉开车门坐进去后,从劫匪老三哪里接过装钱的旅行袋,然后一怔道:“老大,没车钥匙!”

    “钥匙呢!”持枪劫匪用枪狠狠一顶。

    “你慌什么?”江一鸣下意识缩腰,扯着嗓子喊道:“浩然!谢浩然!”

    “老板!”

    “警察叔叔,帮忙在我司机哪儿把车钥匙扔过来呗?”

    持枪劫匪吼道:“快点!不然我就开枪了!”

    “好,我们把钥匙扔过去,你不要激动。”警方代表回应着,马上让人去谢浩然哪里拿钥匙,他隐隐已经有点察觉,江一鸣表现得如此淡定,恐怕并不是因为害怕才被抓做人质的。

    钥匙很快拿过来,但持枪劫匪很谨慎,不许警察靠近,只让把钥匙放地上踢过来。

    原本准备拿着钥匙过来见机行事的警察无奈,只好把钥匙放在地上,一脚踢了过来。

    “老三!”持枪劫匪喊了声。

    劫匪老三押着人质过去,和人质一起蹲下,让人质去捡钥匙,然后再交到他的手上。

    拿到钥匙,劫匪老二发动汽车,劫匪老三先坐进后座,持枪劫匪又让江一鸣进去,最后他在上车,把江一鸣给夹着中间。

    被押出来的两名人质脱险,软到后手脚并用投奔警察叔叔那边去了。

    飞龙牌豪车发动,在警察叔叔让出来的通道上行驶起来。犹豫豪车玻璃都贴了反光膜,警察叔叔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所以只能下令让人开着民用牌照的车在后面尾随,见机行事。

    但这些都没必要了,八极,乃近身贴打的拳法,拳风刚猛。更何况江一鸣还会铁布衫,在狭小的豪车空间里收拾三个劫匪,那还不就跟闹着玩似的?

    豪车里面,持枪劫匪和劫匪老二一左一右,一个用枪顶着江一鸣右腰,一个用刀顶着江一鸣左腰。

    而江一鸣扭腰一个肘击,避开了枪口的同时,把持枪抢匪给打了个满脸开花,昏迷当场。

    劫匪老三一刀扎下去,却像是扎在了石头上面,刀尖顺着力道,唰一下撕开了江一鸣左腰上的衣服。

    江一鸣回拳一击,把劫匪老三也给打晕过去,接着不慌不忙捡起土枪,敲了敲劫匪老二的后脑勺,“喂,现在停车还能算你自首,可以减刑的哟?”

    刚才的一切,也就在短短的一秒多钟里发生完毕,劫匪老二完全没回过神来,等土枪碰到后脑勺,他才从后视镜里,看见他的兄弟满脸是血,不知是死是活。

    嘶~踢铁板上了,一直都是被江一鸣牵着鼻子再走?

    “你考虑清楚,以现在的车速,你想跟我同归于尽是不可能的。而我却能以正当防卫的权利,马上打死你。”

    吱!

    劫匪老二踩下刹车,“算你狠,我认栽。”

    “这就对了,好好改造。你们抢银行也是为了生活,进去后,管饭的。”江一鸣道:“现在打开车门,把刀扔出去,在伸出双手示意你没有危险。对,下车吧,慢一点,这时候被打死你可冤得很。”

    劫匪老而下车后也很懂规矩,估计是个几进宫的老鸟,直接跪倒双手举高,然后五体投地趴在地上。

    后车门也打开,劫匪老大被推了出来,直接软趴趴的倒在地上,江一鸣跨出车门,同样高举双手示意自己无害。

    警察叔叔马上围了上了,给劫匪老二上手铐,探查持枪劫匪的呼吸,还活着,也上手铐。最后拉开另一边的车门,把劫匪老三也抓出来。

    “江教官,你没事吧?”

    “江……教官!”唯一还醒着的劫匪老二这下算是明白了,这不是铁板,是他娘的钢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