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二三八章:宗师有望
    晚上,家里。

    没想通的不仅是江一鸣,还有唐虎。

    经过一整天的超强度训练,初级武练药浴,已经不足以恢复唐虎酸痛的肌肉,浑身都软绵绵的,好似脱力了一般。

    但那股躁动的药力,却还在体内上蹿下跳,不让唐虎有一刻的安宁。

    他强撑着起身,将浴缸里的初级药浴,更换成中级药浴。

    在泡进去,终于开始缓解身体的疲惫。然而药力的渗透,在恢复体能的同时,也间接给躁动的药力推波助澜。

    呼~呼~

    唐虎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青筋,就好似一条条青蟒,蜿蜒在他的身上。

    躁动的热血向一处汇聚,怒蟒猛然抬头,腾腾的水雾中,仿佛透出了一丝红粉的色彩。

    死劲摇头,用力拍打着脸颊,唐虎将这些消磨心智的幻象甩出脑海,全神贯注的修炼起易筋经来。

    有江一鸣醍醐灌顶的传授,唐虎拥有开启宝山的钥匙,也知道门在哪个位置。可要入门,却需要他自己去寻找门锁。

    和唐虎一样,卧室里,江一鸣为了提升大师级铁布衫的经验,钥匙有了,门锁也找到了,可开门的代价很高。

    一天一百刀,在没有因为失血过多挂掉的前提下,需要27年多,才能升到宗师级。

    27年多……这不科学啊。

    江一鸣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也是个喜欢钻空子的主。

    所以他就想啊,要见血,不一定就必须用刀捅嘛,针不行么?

    甚至不一定要见血嘛,针灸不行么?

    当然,这些都还是猜想,包括一刀一经验都是猜想,还没证实过。

    “黄总,你就不能提示一下?老让我自悟自悟,悟错了咋办了?”江一鸣捏着根绣花针,歪头真诚的看着系统喵。

    系统喵打了个哈欠,团成一团根本不予理会。

    江一鸣抽了抽嘴角,捏着绣花针作势要扎,却不想系统喵猛然回头,瞪着铜铃那么大的眼珠子。

    “你想干什么?”

    “呃……试试怎么扎比较顺手。”

    “哼。”系统喵跳下桌面,走到它的猫窝里团起来,“总有刁民想害朕。”

    “……”

    人,一定要靠自己。

    在系统喵那里得不到答案,江一鸣只能回过头来,扎就扎呗,多大点事嘛。

    针尖轻触,没反应。扎进表皮,没反应。

    索性把心一横,扎进去五个毫米,这已经是白天被水果刀扎的深度了,可还是没反应……靠,不会是只能用刀捅吧?

    把绣花针拔出来,摁住针眼位置,因为伤口小,很快就不流血了。

    可要用刀捅……这谁能受得了啊?

    江一鸣想了想,发觉自己还能再做一次实验。

    拿起绣花针,行气一处,左手上隐现一下金属光泽。

    这次倒是看得清楚,不过憋气途中,容不得江一鸣多想,直接一针扎下去。

    “咚喵~铁布衫经验加1。”

    “成功了!”江一鸣大喜,“原来是这样,必须全力防御后,仍被伤……不对啊,让叶知秋全力一击,也是受了伤的,为什么没经验?”

    是因为伤害不够?

    这更不科学,被针扎一下皮外伤而已,被叶知秋全力一击,却是从外到内的冲击,单论伤害明显是后者更高。

    所以判定标准是有没有见血?

    嗯?

    江一鸣想到着突然一怔,因为绣花针还扎在左手上,但并没有流血。

    他把绣花针拔出来,看了下伤口,只是被刺破表皮,并未伤及……原来是这样!

    明白了,但还要验证一下。

    江一鸣丢下绣花针,开门来到厨房,将菜刀从刀架上取了下来。

    行气一处!

    “小江你不要冲动!”

    刚泡完药浴的唐虎围着条浴巾出来,见江一鸣手持菜刀对着手腕比比划划的,不由惊出一身冷汗,赶忙飞扑过去制止。

    “有什么事都先把刀放下再说。”

    “我练铁布衫呢,马上就要成功了。”

    “那是错觉!”

    “……你拿什么顶着我?”江一鸣低头一看,腾的后跳半步,“握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虎哥,不要告诉我这个也是错觉!”

    “你还敢说!还不是你炖的牛鞭汤。”

    “效果这么好了?”江一鸣笑道:“我怎么没事?”

    “你有内功的嘛,消耗药力更快。”

    “哦,所以你还没入门呢?”江一鸣同情的拍了拍唐虎的肩膀,“要不找专业的帮你泄个火?”

    “滚滚滚。”

    “男欢女爱多正常,你害什么羞嘛?虎哥?虎哥!你不会是准备自己解决吧?”

    江一鸣越说唐虎走得越快,说道自己解决的时候,唐虎已经重重的摔上了房门。

    切,老古板。

    江一鸣耸了耸肩,回过头来拿起菜刀继续比划,最开始还是有点怕怕的,先把菜刀刃口放在左手上面。

    行气一处,菜刀一拉。

    刷!

    “咚喵~铁布衫经验加1。”

    嘶~划出这么长条口子才1点经验?亏大发了我。

    因为全力防御,这一刀其实也伤得不深,应该是刚拉破真皮层,所以有些渗血,却并不严重。

    江一鸣处理着伤口若有所思,再次行气一处,挥刀砍向左手。

    在刀刃即将于左手相交的时候,江一鸣低吼一声,凝于左手的气,猛然爆发。

    哚!

    只闻一声砍中硬木的声响,菜刀并未砍进去,反而反弹开来。

    “咚喵~铁布衫经验加5!”

    江一鸣大喜,在看左手上,有一条浅白的印记,正在慢慢变红,但最终并未有鲜血渗出。

    原来是这样。

    压力面积,压力压强。

    江一鸣书读得不多,也不是很懂其中的道理。

    但这不重要,知道这种办法可行就对了嘛。

    就好像拿着手枪能打死人一样,难道还非要去理解手枪的原理不成?

    不过这一刀下去也给砍死血了,能不能再从力道上钻钻空子呢?

    江一鸣举起菜刀,不添加作用力,只用菜刀本身的重量落在手臂上。

    哚!

    “咚喵~铁布衫经验加2。”

    同样是砍中硬木的声响,这次除了一条浅浅的印记,以及有些微微发红外,并未呈现出淤血的情况。

    好啊,这下宗师有望了。

    把菜刀放好,取包初级药浴去浴室,疗伤。

    第二天,江一鸣完成军营的每日训练任务,晚了些时间才回到八极门,肩上背了个挎包,走起路来叮铃当啷的。

    “叶知秋。”

    在门口招呼一声,带着竞技格斗班里的四名学员,直接来到三楼的独立教室里面。

    哗啦~

    拎着挎包一倒,好几把明晃晃西瓜刀落在地上。

    “今天我们……”

    “冷静啊小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