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二二二章:有人自首
    “江一鸣!你不是警察,你诱供,还教唆……”

    “对啊,我不是警察,何谈诱供呢?”江一鸣打断道:“更何况我什么时候诱供了?你可是警察,没有证据不能胡说哟。”

    “我都亲眼看见了。”

    “陆警官,工作在辛苦也要注意休息,不然老得很快的,你看你老眼昏花……咦刘队!””

    “刘队,你看……”陆小舞回头,身后却哪里有刘志刚的身影?她意识到被耍,在转回来时,江一鸣已经擦身而过。

    “陆警官,审讯是你的工作,我就帮忙劝劝,不备案应该不算的呵?”

    “什么人嘛,一丘之貉。”陆小舞正义感爆棚,却无奈抓不到江一鸣的把柄,只能愤愤然的跺脚。

    江一鸣跑开后,直接上楼,去了支队长刘志刚的办公室。

    “刘队。”江一鸣敲了敲门进去,刘志刚刚好挂断电话,“我谈好了,直接一条内线打进去,应该要不了几天就能破案,放人吧?”

    “直接放?这个马波,以前可是洪家鼎的人,放走了在想抓可就不容易了。”

    “他能为了帮苏海报仇,就处心积虑的针对我,可见其是个重义守信的汉子,我信得过。”江一鸣一脸严肃的说:“放出去让人跟着嘛,要不老实,在抓回来就是了。”

    “……”你不是信得过么你?刘志刚无语道:“既然已经谈好了,他也属于戴罪立功,不如直接派干警监督着?”

    “也行,刘队就是刘队,考虑问题比我周全多了。”江一鸣小捧了个,“时间也不早,要不拘留一晚上,明天开始行动?”

    到底谁指挥谁啊这是?刘志刚继续无语,不过看时间还真不早了。这个点就算把马波放出去,他也不好约背后的金主见面。

    只不过,这种事人家当老板的会亲自做?江教官你会不会把问题考虑得太简单了点?

    ……

    简单吗?当然不是。

    江一鸣离开第八刑侦队,就给任非凡去了个电话,要他有空的时候,约一下另外三家共享单车公司的投资人。

    让人搞破坏这种事,当老板的肯定不会亲自出马,甚至稍微聪明点,都不会用公司里面的人。

    要抓其余三家共享单车公司,和破坏单车之间的证据,很麻烦。

    但要抓其余三家共享单车公司,和破坏单车之间的联系,却很简单。

    不过要想一次就把对手给打残,那就必须把两者都握在手里,然后再直接掐死源头,一劳永逸。

    次日上午,突击审讯了一宿的陆小舞,并未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当然,也并未得到她不想要的答案。

    她不觉到有些好奇,难道马波又反水了?所以才没按江一鸣的要求来说?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刘志刚只给了她一宿的时间,她自己没把握住,能怪谁?

    现在她必须按照指示,把手机等随身物品交还给马波,并带队和马波一起,去抓破坏单车的证据。

    而与此同时,东海市公安局,局长李建平正和江一鸣坐在同一张沙发上。

    “到底我们是警察还是你是警察?”

    “当然是你们,我这属于警民合作对吧?”

    “有你这么合作的么?”

    “哎哟陆局,我不就把话说得直白了点嘛,一天几十万的损失不是开玩笑的,我这不也是捉急嘛?再说这事要在往上捅一下,给您来个限期破案,不比现在更麻烦?”

    “那你也不能口无遮拦吧?你这属于什么性质?”

    江一鸣死皮赖脸的转移话题道:“陆局,突然之间,我灵思如泉涌,脑子里瞬间就蹦出来一首歌。”

    陆建平:“……”你他喵的这个话题转得太生硬了好吧?

    “你听一下给点意见啊?”江一鸣清清嗓子,“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处显身手,显身手~为了……”

    “你走。”陆建平也是醉了,捂着额头挥手道。

    ……

    “经过两日的监听调查。”陆小舞在侦破会议上,指着贴在黑板上的一张照片说道:“这个人叫李亮,绰号黄牛,无业。平日专靠倒卖黄牛票生活,这次蓄意破坏单车的案子,他的身份是中间人。”

    “通过他,我们发现了孙毅和卢章天。”陆小舞手指下移,在另外两张照片上停留了一下。“孙毅,优步单车运营副主任。卢章天,便捷单车市场部经理。”

    “证据呢?能盯死吗?”刘志刚夹烟的手指点着桌面问道。

    “他们很小心,直接拒绝了和马波的见面要求。所有事宜都通过李亮转达,已经同意了马波提价的要求,所以后续的工作很被动。”

    刘志刚扒拉着因用脑过度而稀疏的寸发,“李亮能不能作为突破口?”

    “理论上可以,但比较冒险。如果……”

    陆小舞话没说完,敲门声响起,一名干警开门进来道:“报告,有人自首,但指名要见陆警官。”

    刘志刚不悦皱眉,然后想到什么,抬头道:“谁自首?”

    “好像叫李亮。”

    “……”

    陆小舞得到指示,离开会议室来到审讯室,铁椅上已经坐得端端正正的那位,不是李亮是谁?

    嘶~陆小舞就不明……不,她明白,但她想不到江一鸣居然如此胆大妄为。更想到马波会这么听话。

    砰!

    坚硬的文件夹落在桌面上发出一声巨响,陆小舞很郁闷,这个案子虽然进展顺利,但她就是很郁闷。

    “少跟我嬉皮笑脸的?说说你的问题。”

    “是是是。”李亮咧嘴笑道:“陆警官,我举报,录音了吗?”

    “说你的事,少关心别的。”陆小舞不爽的训斥道。

    “这段时间八极共享单车被人蓄意损坏,是优步单车和便捷单车让我找人做的。”

    “从头说起,每一个细节都要说到。”

    “那是10月底的事,那天我在茶馆和人下棋,有个叫孙毅的人来找我……”李亮事无巨细,详细交代了整整半个小时。

    陆小舞写完最后一个字,“所以你见有利可图,就主动请缨,去找了便捷单车也给你买单?”

    “是。”

    “那你为什么不找小蜜蜂单车?”

    李亮贱笑道:“我这人不贪,有点赚就够了。不过小蜜蜂单车有没有找别人,我就不知道了。”

    哼,你还不贪?分明就是人家小蜜蜂单车的人不愿意用这种阴招。

    陆小舞道:“那你又是怎么良心发现的呢?”

    “因为我这几天上网,还有在路上。都发现因为我的行为,让东海市大众好不容易被八极共享单车提高起来的素质,又落了回去,良心不安啊,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

    陆小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