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二二一章:诱供
    这天下午,东海市第八刑侦支队。

    “马波!铁证如山,别以为不说话就行!”办案警官拍着桌子,把桌上一张张从手机里导出来的照片拿起来,“这些都是照片都是从你手机上恢复的,涉及多大金额还用我告诉你吗?”

    “恶意损坏,有计划有预谋,这已经涉及刑事责任。为了一点钱,被关进去好几年,值得吗?”陆小舞唱着白脸,温和的劝说道:“我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你要能戴罪立功……”

    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说得口干舌燥,可马波还是一声不吭。

    要钱没有,要关就关。

    门开,一名干警走了进来,凑到陆小舞耳边说了句。

    陆小舞偏头看向门口,叫上另一位警官,离开了审讯室。

    “刘队,这不合规矩?”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刘志刚道:“之前搬倒洪家鼎,也是江教官劝说的。非常人行非常事,办案不能太死板。”

    “可他把录像都关了!”

    “他又不是警察,录像才不和规矩呢。”

    “……”好赖话都让你说了。

    审讯室的门再一次被打开,马波头也没抬,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但等他听见江一鸣的声音后,却是激动万分。

    “嗨泰山,好久不见。”

    “江一鸣!”马波双目瞪圆,浑身紧绷,双手握拳扯得铁链哗啦作响。

    “不要这么凶嘛,我俩之间又没什么深仇大恨,更何况你打得过我吗?不过你这种表现,倒是确定了我的猜测。”江一鸣直接靠坐在审讯的桌子上,这样离马波更近一些,也能居高临下形成一种压迫的姿态。

    马波怒吼连连,拼命挣扎,晃动得铁链乱响,固定在地上的铁椅也哐哐动摇。

    “马波!老实一点!”陆小舞冲进来,见呵斥不到马波,边对江一鸣说:“要不你先出去?他现在情绪……”

    “情绪不稳定?装的。”江一鸣呵呵笑道:“他要真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也不会等到现在,对吗泰山?”

    马波闷吼一声,平静一下。

    江一鸣把陆小舞推出去,回坐到桌上继续。

    “不过我有一点想不通,是什么让你如此愚忠?一个卖国求荣的主,是怎么培养出你这样的死忠?”

    “聊聊嘛,录像都关了,你怕什么了?更何况你冲我而来,我就站在你跟前,你不想说两句?”

    “我不光想说两句,还想咬死你!”马波扯动铁链力道不小,连固定在地上的铁椅,都仿佛在摇晃。

    “哎,这就对了嘛,这才对得起你泰山的绰号。你什么时候见过泰山玩阴招的?”

    马波再怎么发狂也不能挣脱束缚,只能怒吼道:“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也玩不过你,但恶心恶心你总是可以的。”

    “怨念这么深?说起来你和苏海到挺像,之前他也是一声不吭的。我既然能说服他,肯定也能说服你……对了,他出去后有和你联系过吗?”

    马波愕然,一怔道:“你说什么?海哥出去?去了哪里?”

    “原来你是给海哥报仇?”江一鸣笑道:“我就说嘛,洪家鼎卖国求荣,不仁不义,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死忠。”

    “你告诉我海哥去哪了?他没死?”

    “他当然没死,作为污点证人,戴罪立功,现在已经换了个新身份,恐怕正在那个海滩上晒着太阳。他能有你这么个好兄弟,这辈子也算值了。”

    马波无声的嘀咕了两句,仰头道:“我不信,他如果没事,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死脑筋。

    江一鸣摇头道:“没消息才是好消息嘛泰山。你既然在关注消息,就应该知道洪家鼎一伙,死刑的死刑,坐牢的坐牢,唯独没有苏海的消息,难道还不够明显?”

    “说到底,他这些年跟着洪家鼎,也干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借这次机会重获新生,自然要和过去一刀两断。”

    马波摇头喃喃自语,“我不信,那你告诉我他去了哪里?我要看见他活着。”

    “其实你已经信了,只是不愿意接受他将过去的一切都放下而已……哎,你对他不会有什么歪心思吧?”

    “去尼玛的。”马波无语道::“我这条命是他的……”

    “别解释,解释就等于掩饰,虽然我国同性恋不合法,但我这个人是很开通的嘛。虽然不支持,但也不鄙视。”

    马波激动道:“老子跟你拼了!”

    “开个玩笑嘛,都说大块头有大智慧,你很缺乏幽默细胞哎。”江一鸣走进了些,“其实海哥现在这样很好,不用背负过去的罪恶。怎么样?他已经走出泥沼,你还想继续往里陷?”

    马波沉默了一会,“他真没事?”

    “你真不是gay?”

    “……”

    “好啦不逗你了,各种信息摆在眼前,都证明他没事。你若还是不信我也没办法,毕竟他出了国,那就等同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谁知道他会在哪里?”

    江一鸣推心置腹的说:“要不这样,我帮你留意着?不过你得先配合我,不然真关进去了,那可就是好几年,因为一个误会蹲苦狱,你亏不亏啊?”

    “更何况不蹲苦狱,你在外面得知海哥的消息也能快一些。到时候我要骗你,你报复起来也更方便嘛。”

    这一大圈子绕的,马波倒是觉得有些道理。

    不过……

    “你不告我?”

    “我告你做什么?你能赔多少钱出来?”江一鸣笑道:“你要的是报仇,可现在证明报仇就是个误会,所以你要的应该是无罪,戴罪立功是你唯一的选择。我要的是独占东海市场,需要你供出幕后金主。警察叔叔要的是破案率,你协助办案的话,很快就能结案,三赢嘛。”

    马波思索着。

    江一鸣又道:“你对洪家鼎怎么看?尤其是操纵拳赛,让唐虎输给南棒拳手的事。”

    马波扯了扯嘴角,露出不耻的表情,但或许因为过去时跟着洪家鼎混饭吃,所以并没有说洪家鼎的坏话。

    江一鸣明白了,“那你还考虑什么?我推出八极共享单车,是为了保护环境,提高民众的素质,缓解交通压力,方便大家出行。可你背后的三家金主入场……”

    “三家?”马波愕然道:“只有两个……”

    “是三家。”江一鸣肯定的说:“他们是奔着赚钱而来。且不说以后如何,就现在,他们就在扰乱东海的秩序,把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文明出行,搞得一塌糊涂。你以前是流氓,但永远都是龙国人,不希望龙国越来越好吗?”

    马波抬头,“好,我说。”

    “哎~”江一鸣抬手制止,比划着三根手指道:“不仅仅是要说,还要配合。你这样……”

    单项玻璃后面,陆小舞再也忍不住了,“刘队,他这不光是诱供,还是……刘队?刘队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