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二二零章:无赖(四更)
    听完陆小舞的看法,江一鸣心里倒是要给她赞上一个先,能从简单的笔录上分析出这么多问题,厉害。

    当然,前提是陆建平没有给她透露消息。

    “既然陆警官已经分析出是其余三家共享单车公司做的,不知道有什么解决办法?”

    陆小舞看了下刘志刚,刘志刚鼓励的点了下头,她才道:“我建议江总可以私下约他们谈谈,东海市流动人口近千万,就算打掉这一批,他们要找另一批也很简单。”

    江一鸣摇了摇头,不过陆小舞的这种建议倒是无可厚非。

    毕竟她是警官,出发点是遏止犯罪,稳定治安,和谐发展才是王道嘛。

    但这要让江一鸣来选,却是有点不公平了。

    共享行业是他牵头开创的,东海更是作为八极共享单车的大本营,是全世界共享行业瞩目的焦点。

    如果连大本营都守不住,都要与后来者妥协的话,行业话语权还怎么抓得稳?

    “陆警官的建议很不错,但作为警官,向罪恶低头,是不是有点……刘队长你说呢?”

    “对,小舞,你怎么回事?”刘志刚板脸道:“八极共享单车,作为共享行业的龙头,更是提高东海市民众素质的一道标杆。破坏八极共享单车,就是在破坏标杆,在破坏和谐稳定。这个案子,必须特事特办,必须严肃对待。”

    “是。”陆小舞满怀委屈,刚才请示了,是你让我说的嘛。

    “刘队长,不知道怎么个特办法?”

    “放线钓鱼,先掌握闲散人员,和雇主之间的利益联系。”

    江一鸣也学着往后一缩,笑着握住刘志刚的手道:“今天真是……我喜欢今天。”

    ……

    晚,深夜。

    黑皮打着哈欠,从廉价的出租房里出发,走过污水满地的小巷,躲在电线桩子后面,猫着身子点了根烟。

    深吸一口,烟雾在肺里憋了好几秒钟,让尼古丁充分发挥了效果后,才缓缓吐出一道烟柱,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漆黑的夜色,昏暗的路灯,一双贼溜溜的眼珠,灵动的左右观察着。

    嘿,没人。

    快步走出小巷,黑皮来到一处停放着好几辆八极共享单车的地方,再次四周观察一下,他把香烟叼在嘴里,左手举着手机,右手拿起改刀,飞快将车身上的二维码,给戳得个乱七八糟。

    “五块,十块,十五,二十,噢耶,三十,爽,三十五,四十。”

    戳完收工,黑皮鞠偻的身形,快速离开,一边走,一边不忘删掉聊天记录,以及手机里的照片。

    嘿,那些个傻逼,刮二维码多好,速度快,声音小。虽然一辆才五块钱,但积少成多啊。

    而且刮个二维码,就算被抓住也没事。

    不像那些傻逼,费劲吧啦砸车搞破坏,钱多不了几个,动静还不小,不被抓才叫怪了。

    黑皮哼着小曲自鸣得意,却不知自己正好走进一个警方蹲守的位置。

    看着前方一大排,起码不下二十辆单车,黑皮那个高兴啊,一张老人头到手了。

    他飞快走了过去,四周看看确定安全后,这就抄起改刀开始干活。

    刷刷刷~刷刷刷~五块到……嗯?

    听闻轻快的脚步逼近,黑皮整个人一蹿而起,瞬间就跑出了五六米的距离。追赶的协警叔叔不由大喊。

    “站住!特么的给我站住!”

    站住?傻逼才站住呢。

    黑皮继续狂奔,却不想路旁的大树后面,突然闪身站出来一名协警,伏身就是一个扫堂腿过去。

    黑皮根本闪避不开,被一下扫倒,好似恶狗抢屎一样摔了下去。

    使扫堂腿的协警马上扑上去,一个反剪将其制服。

    “别特么动!还跑?还跑啊!”

    “你们凭什么抓我?”

    “恶意破坏公共,私有财物,不抓你抓谁?”

    “你那只眼睛看见我破坏财物了?别以为警察就能随便冤枉人,我要告你,哎哟~我的牙,我要告你!”

    后面的协警也赶了上来,踹了黑皮一脚道:“少特么在这瞎嚷,证据是吧?刚才我们都拍下来了,先回所里在收拾你。”

    两名协警把黑皮带回派出所,黑皮一个劲的大喊冤枉。

    “闭嘴!是不是冤枉你自己心里清楚。”值班民警从协警手里接过录像一看,不由脸色一变,又呵斥了黑皮两句后,示意其中一名协警跟他出去。

    走到外面,值班民警把录像打开,“你们怎么这么冲动?没拍到事实就敢动手?”

    “不会吧?”协警伸长脖子一看,录像里还真没拍到事实,只能看见黑皮蹲在单车后面,“可,有声音,对!他身上还有作案工具,这没跑吧?”

    “早丢了。”恶意损坏单车已经处理好多次了,值班民警很有经验,刚才接手的时候就搜了身,“你赶紧回去找找,要没有作案工具,被他反咬一口你亏不亏啊?”

    “草,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协警骂了声拔腿就跑,好在回去后找到了作案的改刀,这才松了口气。

    啪!

    改刀大力的拍在桌子上,值班民警指着黑皮的鼻子怒斥,“现在还有什么话说?要不要去验指纹?”

    “嘿嘿,不用,不用。”黑皮嘟着肿肿的嘴皮,一副滚刀肉的表情说:“刚才就跟警官开个玩笑嘛。”

    “谁跟你开玩笑?恶意损坏财物……”

    “赔,我赔嘛,刮花一个二维码才几个钱?”黑皮碰着嘴唇嘶嘶抽着凉气,“至于把我摔这么惨么?”

    “才一个二维码?”

    “只有一个,刚动手就被这位警官抓住了。”

    “那说说吧,为什么要去刮二维码?”

    “报复啊,不怕警官笑话,之前我是蹬三轮的,可自从有了这什么共享单车,我都快揭不开锅了。”

    “揭不开锅不想着找工作,刮二维码有钱拿呀?”

    “警官你可别胡说啊,我刮了二维码,那些人就用不了车,那不就得坐我的三轮么?”

    “不老实就在这待着。”值班民警一拍桌子,转身出屋。

    黑皮转动着眼珠道:“警官,你这可算是非法拘禁啊。”

    老油条啊,没办法,该放还是得放,不过笔录该记得记,罚款该收得收,工作该汇报得汇报。

    如此的景象,还在东海市好些派出所里上演着。

    不管是值班民警,还是巡逻的协警,心里都憋着气,这特么的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不过,快了,根据汇总的情报,以及盯梢干警顺藤摸瓜拍回来的照片,江一鸣终于看到了要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