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二一四章:传世之作
    这天,精忠报国剧组。

    “卡!下一场。”

    “林导,下一场是夜间的戏了。”王朔准备的很充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学习,不光在导演的技巧和经验方面可圈可点,还能随时配合到总导演林文家的需要。

    林文家翻开着下一场的剧本,“那就让大家抓紧时间休息,今天有没有什么要问的?”

    “有。”

    王朔掏出随身的小本本,他的学习热情很高,本身又很会来事儿,刚进剧组没几天,就拜了林文家为师。

    碰见问题先记到小本本上,抓住时机了就向林文家请教。

    而林文家对他这个徒弟也很是满意,勤快嘴甜,学东西举一反三,当助理面面俱到,不时还能丢出些挺有新意的问题。

    不过这一次,王朔翻开小本本后却没问问题,而是一拍脑门,“师傅,问题只能以后再请教,这有正事,我险些忘了。”

    “什么事?”

    “主题曲,凯达传媒公司的已经送过来,你看什么时候听听?”

    “凯达传媒……我还以为他放弃了呢?听听看吧,你把老方,老易他们都叫上。对了,凯达传媒找谁抄的刀?”

    “江一鸣,艺名一鸣惊人,跟我还是大学室友呢。之前孤雁的插曲,就是他写的。”王朔自豪的挺起胸膛,不过也抱着打点感情牌的小心思。

    “哦?”林文家对江一鸣,对一鸣惊人都比较陌生。但孤雁他却是知道的,希望别是昙花一现的主。

    回到休息的房间里面,制片主任方怀英,总编剧易尚坤等人已经到了。

    林文家进去和在座的打着招呼,“凯达传媒送来的歌,大家都听听。”

    “主题曲差不多都定下了,怎么还往着送啊?”

    “凯达传媒也是合作方,有权争取的嘛。”

    “我可不记得凯达传媒在作词作曲方面有什么人才。”

    “商业性质的娱乐公司,心思都在钱眼里面,上行下效,哪还有人愿意花心思去专研?”方怀英说着看了王朔一眼,“也就小王是个例外,你可得跟着林导好好学。”

    “得勒。”王朔道:“不过这次写歌的,是我大学室友,不是凯达传媒公司的人。”

    “哦?”方怀英奇道:“余东来还能让这肥水流了外人田?倒是稀罕。不过小王啊,你的室友,那不是跟你差不多大?”

    “老方,学无前后达者为师,不要用年龄去判断实力嘛。”林文家道:“更何况江一鸣也有成名作,孤雁插曲就是他写的。”

    “江一鸣!”方怀英闻言倒是来了兴趣,“原来是……小王,没想到你和他还是室友呢?”

    “是啊,方主任你也知道他?”

    “知道,他可算一朵奇葩。”方怀英笑道:“歌呢?赶紧放来听听。”

    经方怀英这么一说,屋里的人对江一鸣,倒是都生出了好奇,也好奇江一鸣到底能写出什么样的歌,到底能不能切合精忠报国的剧情,到底能不能比另外几位名家的作品更好。

    王朔把加密的优盘插入笔记本电脑,在连上音响。户外取景嘛,有些东西就不可能弄得太专业。

    点击播放。

    咚咚~

    首先就是两声战鼓的低吼,接着又是两小段军号的呜鸣,而后密集的鼓声,瞬间让众人热血燃烧,仿佛置身于千军万马之中。

    一声低沉而悲壮的长音撕开画布,展现于人前的,又一幅悲壮的历史画卷。

    简简单单一个开场,只是歌曲的一个前奏,却给人两种不同的感触,并且能让后者解释前者。

    为何有置身千军万马的感觉?

    因为。

    外族入侵,狼烟四起,热血男儿,自当戎装卫国!

    尤其是在知道这首歌写给精忠报国这部电视剧的,房内几人,都不由的将情节代入了进去。

    明明都还没开唱,却已经有人鼻头泛酸,快速眨眼不让泪水滑落。

    为何?

    因为长音悲壮,不光解释了为何奔赴疆场,还预示着岳飞的命运。

    人才啊!一个简单的前奏就能如此,不愧是写出孤雁插曲……不,这首歌已经超越了孤雁插曲,仅凭前奏就能甩了八条大马路。

    歌曲放完,屋内几人,心潮澎湃,强烈要求,在来一遍。

    于是,点击播放,鼓声起,战歌回响。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林文家点头道:“寥寥数语,加深了前奏长音的悲壮,点出外族入侵,狼烟四起,侵占我大好山河,荼毒我万千百姓。热血男儿开赴疆场,马革裹尸以拒外敌的决心。”

    “没错,心似黄河水茫茫,这一句又呼应前面,道出了将士们保家卫国的心声。”方怀英接着道:“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更是一笔就带出了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豪壮气势。谁能相抗?好一个谁能相抗!”

    “不过……”易尚坤道:“这一句也暗示着岳飞英年早逝。下一句,狠欲狂,长刀所向。一个狂字用的极好。恨到狂的地步,可见恨之深也!国仇家恨,欲狂的恨远不止此。”

    “之后,多少手足忠魂埋骨他乡,其悲愤与遗恨,响应前句,敌人长刀所向处,同胞们血洒疆场,烈士们骨埋异乡,是何等的惨烈!将士们的爱国热忱是何等的可敬!敌人的侵略是何等的可恨!”

    “在后,何惜百死报家国,彻底揭晓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的暗示。奸臣诬陷,流言中伤,但为了还我河山,收复故土,只好忍叹息,更无语,血泪满眶。”

    林文家摆手道:“莫谈历史对错。”

    易尚坤道:“不是我要谈,是江一鸣在这样写。你在看后面的歌词,马蹄南去人北望。如果说之前的歌词,还只是暗示,那么这一句根本就是明说了。马蹄南去,人却在北望山河,悲剧色彩太浓郁了。”

    “这也是忠于历史嘛。”林文家道:“单从字面意思来看,短短不足百字的歌词,将八百年多年前的那段历史,完全勾勒了出来。老方,你觉得呢?”

    方怀英认可点头,“很有内涵的一首歌,可以从多方面去理解,有争议才有话题性嘛。而且足够引起共鸣,又能发人深省,堪称传世之作。”

    “那就定下了?”

    “我赞成,比梁老的满江红好多了。”

    “我也赞成。”

    “想来梁老几位名家听了,也会赞成用这首歌,来做主题曲。”

    不一定吧?方怀英想:万振奇那家伙可是出了名的小气,输给名气差不多的也就罢了,输给新人……也好,有争议,有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