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二零九章:又邀歌
    “还愣着?到底想不想拜师?”江一鸣说笑着,掏出手机看了下来电,心里琢磨了下接听起来,“喂余总,又请我吃饭?”

    “是啊,山城老鸭汤,你的家乡菜,赏不赏脸?”

    “那得看是不是鸿门宴,不会有找我投资吧?”

    “怎么会?”余东来哈哈笑道:“再说投资是有钱分的,我有信心赚钱的投资,才会找你,送钱上门你都不要?”

    “光有信心可不够,得有保证才行嘛。”

    ……有保证的谁愿意拿出来分享?余东来无语,把眼前一份电影预算方案丢到旁边,继续说:“不是找你投资,是有好事找你。”

    “什么好事?”

    “喂,你就不能给生活留点神秘感?反正不会让你掏钱,你堂堂战神还怕我把你吃了?”

    “……行,一会你把地址发给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江一鸣还真不好拒绝。毕竟王朔还在余东来手下吃饭,更何况以后要拍电影,还需要余东来这个行内人引路。

    挂了电话,一直被冷落的欣儿终于不满爆发,叉腰嘟嘴道:“你又不陪欣儿。”

    “怎么会?”江一鸣捏着欣儿鼻子,“天大地大,我们欣儿最大。我们一会去吃老鸭汤,没吃过吧?”

    “没有。”欣儿咽着口水,“有肯德鸭好吃吗?”

    “比肯德鸭好吃多了。”

    欣儿:“哇~”

    唐虎:“不要哇,叔叔是去应酬,你跟着去添什么乱?不准去。”

    欣儿小嘴一扁。

    “你爸不同意那就没办法了,不过要赢在人生的起点线上,交际应酬就应该从娃娃……咳,我的意思是说,该教欣儿识字了。”

    江一鸣说着,见唐虎两眼一瞪,赶忙机智的硬拗了过去,顺便还打下了教欣儿识字,为以后找欣儿刷任务的基础。

    ……

    半小时后,江一鸣乘车来到山城老鸭汤门口。

    刚进门,就闻见一股浓郁的香味,尤其是酸菜味道,刺激着江一鸣的味蕾,大肆分泌着唾液。

    咽口唾沫,江一鸣对门迎报出了余东来留下的名字,然后就跟着服务员上了二楼,最后来到一间包厢门口。

    门并没有关,菜也还没上桌,包厢里坐着三人,正在喝茶聊天,看见江一鸣,三人都起身相迎。

    余东来乐呵呵上前,拉着江一鸣道:“哎呀江老弟,来来来我给你……”

    “你不说不让我掏钱的吗?”

    “……都是给你送钱的。”余东来好气道:“这位是数字影业的老板闵少杰。那位是大编剧丁木。”

    “闵总,丁编,两位好。”江一鸣笑着和两人握手,偏头问余东来:“邀歌的吧?”

    “是啊。”

    “你不早说,还得我防你跟防贼似的。”

    “我……”余东来无语道:“我也就找你拉了一次投资,你至于么你?再说又没给你赔了。”

    “主要是回笼资金太慢啊余总,你一部电影从立项到收钱,小半年都过去了。”

    “……这次快了,你当场写歌他们当场给钱,爽快吧?”

    “爽快是爽快,可我现在分分钟几十万上下,两位为了一首歌,能给多少?”江一鸣把话题又丢向新认识的两位。

    不过这么说就夸张了,别说闵少杰和丁木不信,就连余东来都不信。

    分分钟几十万上下?就算你一分钟十万,一小时就是六百万,一天就是一个多亿,不带你这么吹牛的啊!

    所以闵少杰理所当然的,就认为江一鸣是在故意抬高价格,“江老师,买卖不成仁义在嘛,来都来了,先点菜,边吃边谈。”

    “对对对。”余东来作为中间人,赶紧让双方坐下,又叫来服务员,这才问江一鸣道:“你可是蜀地人,你做主,整点有特色的让我尝尝鲜嘛。”

    “行啊。”江一鸣接过菜单浏览着,“酸菜老鸭汤肯定来一个,都作为招牌挂门口了,不点多亏啊?”

    “我们这有大中小三份,请问要哪一种?”

    江一鸣:“有没有特大份?反正不要我埋单,越大越好。”

    服务员:“……”

    菜色上桌,大份的酸菜老鸭汤也放到了炉灶上,火苗轻抵着锅底,没一会就咕嘟咕嘟的沸腾起来。

    是不是老鸭江一鸣不知道,但鸭肉的香味,混合着酸菜的香味散发出来,真叫人食指大动啊。

    先来一碗汤,鲜,香,开胃,爽口,就是味道有些重,这也是大部分饭馆的通病了,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在尝一块子夫妻肺片,夹一颗麻辣兔丁,江一鸣边嚼边点头,“余总你厉害啊,很有家乡的味道。”

    “喜欢就好。为了找这个地儿,我可是把公司上下的人都问遍了。”余东来也尝了几口,然后就专注吃老鸭汤了,“对我来说太辣了这个。”

    闲谈几句,余东来转入正题道:“知道你现在不靠写歌吃饭,但不管你做什么,保持曝光率,也是维持人气的一种方法嘛。”

    “自从孤雁插曲火遍大江南北,业内想找你邀歌的,那可是多了去了。但你全都不接,这不,人家最后找我这来了。”

    余东来先抬高了江一鸣,然后才推荐道:“当然,块金字招牌嘛,肯定都想越擦越亮。闵总这部戏的投资,可比精忠报国来得更大。从编剧到导演,都是业内一流的。现在万事俱备,就差一首歌。”

    “闵总这是要精益求精啊?”江一鸣也顺着捧了一下,“不过余总你知道,我写歌凭的是灵感。毕竟不是科班出身,不是专业的。”

    余东来道:“这年头,专业的基本都不行。你看丁大编剧,他也不是科班出身,但现在却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编剧。”

    话都说到这份上,江一鸣还真不还拒绝。

    但他之所以写歌经典,那全因为是抄的,本来就经典好吧?而且用一首少一首,好钢当然要用在刀刃上。

    更何况抄歌抄歌,歌已经是固定的了,如果碰不到合适的剧情,江一鸣怎么写?写出来不是砸招牌么?

    所以江一鸣依然得端着架子,“还是先看看剧情吧,既然余总都开口了,如果有灵感,这歌我接了。”

    说着,丁木就从背包里把剧本也拿了出来,直接递上道:“这是剧本,故事梗概都在前面。”

    “谢谢,别抱太大希望啊。”

    江一鸣接过去,还是打了个预防针,然后才低头看故事梗概。不看还好,一看乐了,他喵的,好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