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一五六章:杀鸡儆猴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已是一周之后。

    王朔进了剧组,上一次打来电话,还是三天之前,言语激动的很,说跟着真正的大导演,学到了很多东西。

    叶知秋也有了消息,这小子跑得挺远,居然去了东欧。

    不过不是花着江一鸣给的跑路费,一路游山玩水。而是爬火车搭便车,一路乞讨过去的……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的,刚出国界没两天,居然就让人把钱偷了……

    不过也罢,好在他还知道打电话回来,不然还不知道要当多久的流浪汉。

    算算时间,程序也应该走完了,估计就这一两天,他就能回来。

    而9.10特大外围案,也在前日落下帷幕,主犯洪家鼎被判死刑,已于昨日被枪决,名下一切产业充公,可谓是大快人心。

    这两天各方面的媒体都在报道这事,网友们又把拳赛的话题翻出来议论,很是让江一鸣和唐虎又露了把脸。

    至于苏海,他到时没有拜入八极门,而是拿着新的身份远渡重洋,江一鸣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另外,八极门已经覆盖了整个东海,东海十五个区,外加周边的县市,根据大小和人口,都安排了一到两家八极门分馆入驻。

    再加上武协旗下的各地师傅加盟,目前每日销售的药浴,已经突破了六万大关。

    光这一项,每天就能给八极门带来近千万的毛利,如果不是还有系统任务悬在头顶,江一鸣早就宣布退休了。

    这天上午,八极门三楼办公室。

    江一鸣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形象,一个星期了,齐市长终于安排了时间,一会要去见东海市的倪市长,这关乎这八极共享单车的推行,容不得不慎重。

    笃笃笃~敲门声响。

    “进。”

    韩伟夹着个文件夹开门进来,“小师叔,逮到代理商违规了。”

    “按规矩办呗。”江一鸣抬高头,拉平领口上的一点皱褶,“出头鸟既然逮着了,那就得手起刀落,不然怎么镇得住那些老家伙?”

    “可……出头鸟有点多。”

    “嗯?”

    韩伟打开文件夹,“这些都是请私家侦探拍的照片和证据,可以说入了武协的,全都有违规操作。而且你猜得没错,八卦掌李师傅还真是他们推出来的出头鸟,现在是每家匀出一点药浴,凑够李师傅的数量。”

    “这么团结?一家守规矩的都没有?”

    韩伟摇头,“他们抱团了,估计打着法不责众的心思。”

    “哼,药浴有的是人抢着入场,全踢了我也不怕。”

    “真全踢了?”韩伟愕然。

    “当然不是。”江一鸣把手横在办公桌上,将照片及证据从中分开,“点指兵兵,点到谁就是谁运气不好……就办这几个。”

    太儿戏了吧?韩伟巨汗,“对了,其中孟师傅匀出去的药浴最大,似乎是因为他代理级别最高的缘故,要不要办他?”

    “不用,都是八极传人嘛,祖师爷的面子怎么也得给一次。”江一鸣看到办公桌上孟师傅拳馆的照片,直接是抱了一件药浴上车。

    哼,自保?也不看我同不同意。

    “我知道了。”韩伟把运气不好的几张照片收起来,直接就在八极门管理人员的企鹅群里面发消息。

    “由于有代理商违规操作,现通告一则消息:即日起,暂停吴氏螳螂拳,陈氏太极拳,张家沟形意拳……的药浴供应。”

    企鹅群,是武协师傅们加盟后建立的,平日里群里聊天交流的人并不多,死气沉沉的。

    但今天,作为群管理的韩伟一则消息通告发出,顿时就掀起了波澜。

    “居然有人违规?是不是傻啊?”

    “有钱都不会赚。”

    “代理合约上能暂停药浴供应的就一条,药浴不能外卖。他娘的,这玩意供不应求,放在拳馆还能吸纳更多会员,他们都咋想的?”

    “我估计是弄出去化验了,想自己掌握配方呗。”

    “那就更傻了,专营权在八极门,八极门不授权,他们掌握配方有个毛用?”

    “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贪心不足呗,好在我这人自足常乐。”

    韩伟看了会消息,笑道:“嘿,都是东海附近的代理商在议论,那些老东西估计不怎么会玩企鹅。”

    “不见得,他们不会,他们的徒弟也会嘛。”江一鸣想了想道:“估计是在商量对策,你就说念他们初犯,暂停一个月的药浴供应。”

    “好。”韩伟这就又发了条消息上去。

    “我犯什么了?”

    “凭什么暂停我的药浴供应?”

    “是啊,你们八极门也太霸道了,你说违规我就违规了?”

    “就是,我们怎么违规了?违什么规了?”

    “要不要发证据?”韩伟询问道。

    “先不发,扮好人劝劝,然后再踢一个跳得最高的出局。”江一鸣想了想道:“单独劝,给他们点假象。”

    “好勒。”韩伟马上操作起来,编了条消息,挨个复制。

    “几位师傅,为什么暂停你们的药浴供应,我想你们心里应该清楚。没在群里明说,还仅仅只是暂停,已经留了余地。”

    “有证据拿出来,别血口喷人。”

    “卖你的药浴还得挂你的招牌,我不就晚挂了几天吗?这就断掉药浴供应,太霸道了。”

    韩伟见状笑道:“小师叔,这家伙还避重就轻。”

    “就他俩回消息?”

    “嗯,不过避重就轻这个是把消息发在群里的。”

    “那就算他倒霉了,把他的证据发上去,踢他出局,言语霸气点。”

    韩伟咬牙哼哼了两声,这就把私家侦探拍的照片,以及证据发到群里,然后道:“八极门没有求你卖药浴,既然给脸不要,行!现在我就取消你的代理商资格!”

    “你敢!”

    群消息:吴氏螳螂拳已被管理员踢出八极门管理群。

    “你这是单方面撕毁合约!是违法的!”

    “小师叔,还有人叫嚣。”

    “踢。”

    韩伟又把一份照片和证据发上去,“陈师傅,看清楚这些证据,在看清楚咱们代理合约上的内容,别在这倚老卖老!”

    “你……”

    “我现在也通知你一声,取消你的代理商资格!”

    “小辈你敢!我要找江一鸣告你!”

    群消息:陈氏太极拳已被管理踢出八极管理群。

    “踢得好!特么的公然违规,证据都摆出来了还敢嚣张,对这种人就不能惯着。”

    韩伟又发了条消息:“张师傅,卫师傅,你们可认暂停药浴供应的惩罚?”

    群里无人回应。

    私信的倒有两条,一个直接认罚,而另一个则威胁说,所有人都在违规,凭什么就罚他们几个?

    韩伟把消息拿给江一鸣看,江一鸣笑道:“也没我想象中抱得紧嘛,剩下的你看着办,我得去见倪市长了。对了,一会把证据铺开,拍一张发给刘会长,免得说我不给他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