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一四五章:偶遇老同学
    中午。

    在部队里吃了一顿简单的告别饭,江一鸣和三连的情义,在此就算告一段落。

    相处虽然还不到一周,但军营之中的感情,有时候是很难言语的,俗话不是都说了,人生四大铁,其中之一就是一起扛过枪嘛。

    当然,江一鸣和三连之间虽然还没到那个程度,但也不是泛泛之交。

    毕竟江一鸣在这段时间里,很努力在和战士们拉关系,很努力把自己打造成豪爽的江湖儿女形象。

    “各位,今天我们以汤代酒,有机会来八极门,再求一醉。”

    “好!”

    “教官我们敬你。”

    “干了!”江一鸣仰头灌汤……真咸啊,今天掌勺的绝逼来自盐城。

    吃了饭,三连战士把江一鸣送出营地,挥手告别。

    江一鸣也没回头,举起手臂潇洒的挥舞了两下,也不知道这些战士里面,退伍后有多少人会记得来八极门。

    不过也无所谓了,闲棋一手,不来也无所谓,重要的是广泛撒网,只要有战士退伍来八极门,那就可以重点培养,到时候战友传战友,有这份情感牵绊着,总比只用利益控制来得稳当。

    而且部队里面出来的,服从性和纪律性,都是外面的人无法比拟的。

    再加上帮忙解决了退伍军人再就业问题……光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江一鸣哼着小曲进了家水吧,点份饮料问了无线密码,这就坐下来搜索附近的房源,看见比较合适的,就先记录一下,一会过去实地考察。

    翻着翻着,纸巾上记录的地址已经也有四条了,这时,一个突兀又带着惊喜的声音,突然在前方炸响。

    “江一鸣?江一鸣!还真是你!”

    江一鸣抬头,只见前面站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大热天居然还穿着休闲西装……也不怕热出痱子。

    他旁边还有个带着狐媚气质的美女,一身黑色吊带蕾丝的露肩裙子,领口低得让江一鸣仰视都能看到馒头……

    不过这货谁啊?

    见江一鸣一脸茫然,孙林远啧的一声提醒道:“大才子,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当年我俩还一起追过心颖呢!”

    江一鸣两眼一睁,心说人才啊,当着现女友提曾经追过的女人。

    而孙林远见江一鸣的反应,还以为江一鸣想起来了,这就拉着狐媚女人坐下,一副叙旧的模样道。

    “哎,现在在哪发财呢?哟!写这么多地址,不是还没工作吧?你搞写作养不活自己?嗨,你瞧我这记性,被心颖甩……你在瞧我这张嘴,真是该打。”

    孙林远轻轻拍了两下嘴,又道:“我一早就说现在搞文学不行,你不听,心颖也不听。不过现在好了,知道脚踏实地。可你找工作也穿正式点嘛,穿成这样谁敢用你?”

    “我跟你说,要实在没地去,去我那。”孙林远竖着大拇指往自己身后指,一副能和太阳肩并肩的架势,“我现在混的还不错,开了家娱乐公司,你文笔好可以来写剧本嘛。不是跟你吹啊,今年,我们公司就出了三部大电影,你过来肯定有发挥的空间……”

    听他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大堆,江一鸣愣是连个搭腔的机会都没抓住。

    不过江一鸣也听出来了,这货是气不过当年没竞争过江一鸣,今天突然碰到,所以就跑来秀优越,挤兑挤兑江一鸣,顺带秀一下优越感。

    “你开了家娱乐公司?”

    “是啊。”孙林远那鼻孔对着江一鸣,心头大喊:求我啊,求我啊,你倒是求我啊!

    江一鸣会求他才有鬼,出生询问,只不过是有点奇怪而已。如果他真开了家娱乐公司,那肯定离倒闭不远,嗅觉也太差了嘛。

    所以多半是开了家皮包公司,用来哄……比如说现在粘着他的小姑娘。

    见江一鸣问完过后就没了反应,孙林远不爽了,“怎么?拉不下脸来给我打工?这都什么时代了,跟谁过不去,也别跟钱过不去啊。看在咱们同学一场,底薪八千,爽快吧?”

    “孙总。”胡茜现在也看明白了,娇声道:“搞文学的去写剧本,行不行啊?”

    孙林远心里乐翻了天,捏着胡茜的脸颊道:“同(美)学(人)嘛(儿),能(干)帮(得)就(漂)帮(亮),总不能一个机会都不给嘛。”

    “可他不领情呢。”

    “嘿,搞文学的就是这样,一身酸腐味。”孙林远拿了张名片出来,“呐,想通了就给我打电话,别说我不关照老同学。”

    “等等。”江一鸣用一根手指把名片划拉倒跟前,飞快搜索了一下。

    “怎么?想通了?”已经站起来转身的孙林远回头过来,好像已经胜利了一样,居高临下的调侃着他的俘虏道:“不过可惜,我又不想用你了。”

    胡茜掩嘴娇笑。

    “美女,如果我是你,就离他远点。”江一鸣反转手机,点着桌子道:“一家搜索不出结果的娱乐公司,亏你还能笑得这么开心。”

    胡茜一愣,视线不由看向手机,但手机上明明就有结果。

    孙林远也低头看了眼,然后厉声道:“江一鸣,你就就这点能耐?”

    “当然不止,如果你真开了家娱乐公司,就不可能不知道我。”

    江一鸣笑了,他是个做事很谨慎的人,非必要时也不愿意和谁撕破脸。除非有人动了他的蛋糕,而且一旦要撕破脸,那肯定就是往死里踩。

    他刚才再三确认,甚至故意试探,要的当然不是胡茜的反应,而是要孙林远的反应。

    至于孙林远的反应,简直太到位了,就算不是骗子,公司的规模也肯定和皮包公司差不了多少。

    “美女,他叫我的名字好几次,你就没点联想?”

    胡茜本来看见手机上有结果,都认为江一鸣是想恶心一下孙林远,但听江一鸣这么说,她不由思索起来。

    江一鸣,江一鸣,谁啊?

    见胡茜一脸茫然,江一鸣郁闷,心说写歌的就不是人啦?什么世道啊这是。

    孙林远揽着胡茜趾高气昂的说:“装什么蒜?不就在文学杂志上发表了几片酸文么?真以为全天下都要认识你?你要真有本事,心颖也不会把你给甩……”

    话没说完,江一鸣的手机突然来了个电话,胡茜下意识瞄了眼,仍然没有反应。

    余东来你都不认识?凯达传媒的老板你都不认识?要不要这么不学无术啊?真是活该你被人骗。

    江一鸣也是醉了,正在懊恼这次打脸好失败的时候,又一个突兀而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

    “江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