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一四三章:本性难移
    凌晨,君悦酒店客房。

    江一鸣在房里发着酒疯,但等把整个套房都翻遍了,依然没找到他预料之中的监视设备。

    不仅如此,他被送到客房都快半个钟头了,如果余东来有什么幺蛾子,也早该来了。

    难道猜错了?

    难道是我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所以余东来有心讨好……讨好也不知道安排一下,真是有够可以的。

    江一鸣如此想着,要是余东来知道他是这种想法,估计能郁闷得吐血。

    明明就给他安排了,还不止一个,可谁让他装醉被看出来了呢?

    余东来和他一样,都是那种心很脏的主,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容易疑神疑鬼,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既然没有安排,江一鸣靠在床头望着座机,也不知道这君悦酒店,有没有不正规的……

    这时,手机铃声打断了江一鸣的臆想,但等他一看来电显示,臆想瞬间变成邪火,在体内上蹿下跳的。

    “梁医生,这么晚找我,是不是……嗯?”

    “是啊。”梁倩风情万种的说:“不知道战神尝起来,是什么口味。”

    “你在哪?我家!别走!马上回去!”

    ……

    次日,唐虎家。

    “欣儿,别磨磨蹭蹭的,抓紧时间。”唐虎连翻催促着,现在欣儿就读军区幼儿园,距离可不近,昨晚江一鸣被余东来拉去应酬,也不知道回来没有。

    但不管回没回来,估计今天是起不来的。所以送欣儿去学校的任务,又落回了唐虎身上。

    “我要蜀黍送。”欣儿从洗手间里出来,小大人似的抱胸站着,小嘴翘得都能挂酱油瓶子了。

    唐虎哄道:“叔叔有事嘛,昨晚都没回家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万一蜀黍回来了呢?”

    “回来了叔叔也得补觉呀……”唐虎说着也板脸道:“你是多不想爸爸送你?”

    欣儿委屈低头,然后被唐虎牵着出门,在唐虎锁门的时候,她突发奇想,跑到对面砰砰拍门。

    “蜀黍开门,我是欣儿。”

    “咚喵~你有个平凡的任务,请注意查收。”

    江一鸣猛地惊醒,坐起来时吵醒了枕边的梁倩,她眯眼看了眼天色,半梦半醒道:“几点了?”

    “还早。”江一鸣赶紧起来,奔去门口开门,正好瞧见电梯开门,“欣儿!”

    “蜀黍!”欣儿飞奔过去。

    唐虎郁闷道:“到底谁是你爸啊?”

    江一鸣把飞奔过来的欣儿抱起,“早啊虎哥,你不是在吃醋吧?”

    唐虎一脸不爽的过去,伸长脖子往屋里看了眼,“就你啊?”

    “呃……”

    呃就是不止你一个喽。

    唐虎无语摇头,“又祸祸谁啊?”

    “相互之间切磋一下,就算祸祸也是我被祸祸好吧,你认识的。”

    唐虎一怔,“梁医生?”

    “嗯呐。”

    “你俩……既然你俩同病相怜,干脆结婚吧?”唐虎突发奇想。

    “有的姑娘来了,有的姑娘走了,有的姑娘来来走走好多次,但你放心,她们从不停留……你干嘛!”

    江一鸣揉着被撞痛的脑袋。

    唐虎没好气的往欣儿那边瞄了一眼。

    江一鸣委屈道:“我说的这么含蓄,她又听不懂!”

    “欣儿听得懂。”

    唐虎瞪眼:“你看!”

    “那你解释一下?”江一鸣捏着欣儿的鼻子,欣儿不好意思趴在江一鸣肩头,江一鸣看向唐虎,“你看,她就这么一说,懂个毛啊……你还来!”

    “谁让你说脏话?欣儿会学的嘛!”

    欣儿:“学个毛啊。”

    唐虎:“你看你教的!”

    “……”江一鸣转换话题,“这么早你带欣儿去哪?”

    “去幼儿园,现在距离远,得早点出发。”

    “有专车你不坐?”

    “什么专车?”唐虎茫然。

    江一鸣一拍脑门,这段时间都是他在接送欣儿,唐虎好像还真不知道,于是他看了下时间,“一会你就知道了,先进来坐会再走。”

    “哎!”唐虎想到屋里还有人,忙道:“去我那边坐。”

    “……也行。”江一鸣把欣儿放下,“叔叔先洗漱一下。”

    回房,见梁倩还在熟睡,江一鸣留了张纸条,洗漱过后就去了唐虎那边,等时间差不多了,才和唐虎一起下楼。

    到了楼下,挂着军牌的专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只见穿着便衣的战士小跑上前,啪一个敬礼。

    “首长好。”

    江一鸣回礼,欣儿也有学有样的,江一鸣回头看着唐虎扬了下下巴,心说怎么样?**不**?就问你**不**?

    唐虎看得一愣一愣的,然后道:“你才去上任几天,就以权谋私啦?”

    “我……”

    江一鸣无语至极,跟唐虎这种人聊天可真累啊。瞧负责开车的战士,憋得满脸通红,想笑不敢笑的。

    不过他这话倒也有些道理,虽说现在宁京军区武术总教官的身份,也是可以配车的。

    但说到底还是外聘人员,老是坐部队的车出出入入的,的确不太好。

    而且这让不明真相的外人看了,也容易误会,对八极门对部队,都不太好。

    上了车,江一鸣想到这个问题,便觉得是时候给自己也买辆车了,出行方便嘛。

    更何况八极门现在日进斗金的,身为ceo连个代步车都没有,面子上也过不去嘛。

    想到这个,江一鸣又想到弘扬八极拳的任务。

    现在药浴有个专营权,发展速度可以不用刻意压制了。

    但这也只是前期,盘子一旦搞大了,肯定还是会有眼热的人出幺蛾子,毕竟专营权的约束力,只针对于国内。

    所以应该怎么办呢?

    江一鸣咬着嘴唇冥思苦想,品牌效应?好像靠谱,可这又回到怎么推广全民健身的问题上去了,这个问题还没想到办法呢。

    全民健身,而是是全民用八极拳健身……这可不是打广告就能搞定的。

    而且打广告的功利性质太强,容易引起逆反心里。

    有什么办法,是可以站在大众的角度出发,又成功推广八极拳呢?

    江一鸣百思不得其解,想着想着,都已经到军区幼儿园了。

    和唐虎一起把欣儿送进去,江一鸣就说:“虎哥,反正你都出来了,回去的时候顺道看看车。”

    “怎么?”

    “你不都说我以权谋私了么?我知错就改还不行啊?”

    “你我说你有病多长时间了,你咋不改?”

    “呃……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

    “你现在可是战神,别破坏大家心目中的形象嘛。”

    看着唐虎远去的背影,江一鸣无奈的耸了耸肩:你以为我想当战神啊?你以为我为什么推你当掌门,还怂恿你去打拳赛?

    昨晚演唱会就不应该上去抛头露面,公众人物有公众人物的好处,但公众人物也有公众人物的难处。

    嗯,得低调了,找时间输给唐虎一次,转移下公众的注意力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