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o免费全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宗师 > 第一四二章:他装醉
    演唱会现场,观众们心潮澎湃,太激动了,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掌声经久不息,却没有一个人胡乱出声。

    后台,余珊珊也回过神来,跺着脚就要让秦威把江一鸣给拉回后台。这到底是演唱会还是演奏会?到底是谁的主场?

    “等等!”余东来制止道:“他已经掌控了全场,就这样吧……让果儿继续。”

    秦威一时不知道该听谁的,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余东来厉声道:“照做!”

    秦威这才抓起话筒,把新的指令传达给舞台上的果儿。

    果儿仍处在刚才那首命运的旋律中,作为一个热爱音乐的歌手,她或许比其他人,更加深陷其中。

    她眼中的江一鸣,此时就像太阳一样耀眼,吸引着太阳穴中的行星,影响着太阳系中的一切。

    “下一首,是战神打败南棒巨兽,也是为八极之虎被迫输拳所创的新歌。我相信很多人多会,让我们一起,为我们的祖国唱起来好吗?”

    “好!”

    不管是会与不会的观众,都在齐声应好。

    果儿抿嘴一笑,望着江一鸣点了点头,江一鸣十指落下,琴声响起,乐队那边也紧跟上来。

    “五星龙旗迎风飘扬,胜利的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这歌并不难唱,只要情绪到了,跟着吼出来就行。

    一开始,只是会唱的观众在跟着合声。等到了第二段,所有人都在跟唱。在到了第三段,全场观众,都在歇斯底里。

    身为龙国人,谁会不希望祖国母亲繁荣富强?谁不为自己身为龙国人而自豪?

    一些看了新闻,知道其中原委的观众,唱着唱着都不由握紧了双拳。

    居然有人能为了一己之私,损害龙国的荣誉,这种人真是该死啊。

    而另一些不明真相的观众,相信在今晚过后,也会去了解其中原因。

    后台,余东来也跟着节奏,一下一下的挥动着拳头,心中不由的生出一股歉意。

    要知道,他介绍洪家鼎给江一鸣认识,可是带着私心的。

    最开始,江一鸣找他帮忙,只是想要二档起步。但他却直接送江一鸣上天,只不过代价是,不能下飞机。

    而现在,飞机已经坠毁,江一鸣却还在天上遨游,并且有直冲云霄的架势。

    因此,在江一鸣回国后,余东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请江一鸣吃饭,只不过江一鸣为了扳倒洪家鼎,一直都没有时间。

    想起洪家鼎,余东来莫名升起的歉意消失了,在看江一鸣时,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后生可畏的感觉。

    洪家鼎雄踞东海数十年,居然就这么摧枯拉朽的被江一鸣扳倒了。

    而且在他和洪家鼎撕破脸皮之前,他从来没暴露过他的实力。

    功夫出神入化,词曲双绝,钢琴大师,还有药浴……对,药浴!

    他现在手握专营权,将来注定是富豪排行榜上有名的人物。

    这还不算,他还兼着宁京军区武术总教官的身份。

    专营权,总教官,出神入化的功夫,这仅仅是药浴就能带给他的?

    不!肯定还有别的。

    晚上十一点十分,果儿的首场演唱会,圆满结束。

    因为江一鸣的原故,所有观众,都有种精疲力尽,又亢奋无比的感觉。

    好些人都在懊悔,当时怎么就全情投入,忘记录像了呢?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在网上去吹嘘。

    “果儿首场演唱会,史上最值的演唱会,没有之一。”

    “江一鸣太牛了,论打是战神,谱曲填词样样精通,还是隐藏在人群中的钢琴大师。他的钢琴弹出来,有毒啊。”

    “大爱江一鸣,他的实力开个人独奏会都够了。”

    “能让人身临其境的演奏实力,绝对是大师级。”

    “江一鸣太帅了。”

    某莫名其妙的网友:“我勒个去,你们到底是去的果儿的演唱会,还是江一鸣的演唱会啊?还有,江一鸣是谁啊?”

    “我家鸣鸣都不认识?自己搜战神。”

    “什么叫你家的鸣鸣?明明就是我家的!”

    “他不是打拳的么?还会弹钢琴?”

    “岂止是会弹?简直就是主唱杀手!琴声一起,我自动就把果儿的声音给屏蔽了。”

    “有没有这么夸张?鸣鸣弹钢琴是厉害,但也要分什么曲子。要论震撼,也就命运这一首而已。更何况果儿也不是盖的,人美声甜。”

    “对对对,他俩配合,堪称天籁,尤其是最后又唱了一遍匆匆那年,那画面,太美了。”

    不提网友们如何议论,今晚这场演唱会,必将被人津津乐道一段时间。等凯达传媒公司把演唱会的录像弄出来了,必然还会掀起一股浪潮。

    而与此同时,余东来也终于如愿以偿,在君悦酒楼摆了两桌。

    “江老弟,哥哥在敬你一杯,深藏不露啊。”

    “严重了。”江一鸣举杯道:“别管我今晚喧宾夺主就行。”

    “那的话,就你的实力,到哪都是这个。”余东来竖起大拇指,“更何况从五星龙旗迎风飘扬这首歌开始,你就在提携果儿,她要一飞冲天,你功劳最大。”

    “一时情绪使然抢了果儿的风头,怎么也是要还的嘛。”江一鸣呵呵笑道。

    要还的……

    余东来却听出弦外之音,忙道:“果儿,还不敬战神一杯?”

    果儿这便起身,按着胸口的衣襟,举着酒杯俯身和江一鸣碰了个。

    余东来趁势道:“美女敬酒,老弟你可要干杯喽?”

    “行。”江一鸣仰头把酒喝光,心说今晚余东来似乎有点故意灌酒,那就看看你有什么企图。

    果然,酒桌上基本就这个套路,你不喝还好,一旦开了口子,那你和它干杯,不和我干杯,不给面子了哟?

    果儿刚刚坐下,余东来又举起杯来。

    江一鸣也想看余东来到底打什么注意,索性就来者不拒,连连痛饮。

    “好酒量!”余东来也是久经沙场,这劝酒的套路那是信手拈来,“果儿,在敬江老弟一杯。今晚你两配合完美,怎么着也要喝个交杯。”

    哦哟,还玩上美人计了?

    江一鸣借着微醺,将计就计又和果儿喝了个交杯,然后就装作不胜酒力,坐下时一个踉跄往桌下梭去。

    余东来在旁边早有准备,一把搀住江一鸣,确认江一鸣真的醉了后,就道:“快快,把江老弟扶上去休息。”

    “休息什么?没醉!”

    “是是是,没醉,没醉,我们上去接着喝。”余东来哄道。

    江一鸣在两人搀扶下,跌跌撞撞走去门口,又猛然回头,“猫,我猫呢?”

    “这呢这呢。”余东来赶忙低头去找猫,却见系统喵已经跟了上去,并顺着江一鸣的裤头往上爬,不由笑道:“你这猫还真黏你。”

    “那是。”江一鸣顺手把系统喵捞起来,打着酒嗝道:“本门吉祥物,黄总。”

    “是是。”余东来附和着把江一鸣送出门,等看到江一鸣进了电梯后,才招手把另一人叫了过去,“给她们打电话,不用去了。”

    “是。”

    余东来点了根烟:这小子戒心好重,操之过急反而坏事。